新闻 > 大陆 > 正文

翼装飞行女生殒命:捧杀、活法和有钱人的世界

1

5月18日,在张家界天门山失联女翼装飞行员——女大学生刘安,相关搜救人员称找到时,女飞行员已无生命体征。

▲网传翼装飞行女大学生殒命现场

在刘安的社交平台可以看到,她是一名95后女生,热爱极限运动。她曾公开表示“我为自己而活,我不后悔我的选择,我会坚持我选择的路。”

▲女大学生刘安生前照片

时至今日,女飞行员的母亲因为悲痛,并未对此事发声。

下面是刘安最后一跳的视频:

2

搜寻工作尘埃落定,但网上激起的舆论旋涡发酵正浓。

为翼装飞行而死亡,值不值得?

相信每个看过这个新闻的人,心头都会闪过这个疑问。

据说,女孩这次是商业拍摄。

之前看过一个视频,是退休个翼装飞行爱好者说的一句话:

“玩翼装,只要不是为了名和利而飞,你会飞的很安全”

高空往平地飞和在山间飞行完全是两个概念,山间一个乱流翼装根本没法控制,翼装飞山间一个乱流人就没了。(也只是相对来说,本身这项运动风险就大,只是说高空飞平地相对好点,不是说就没风险了)

所以随着了解的不断深入,越来越有人质疑:

她死的不酷也不传奇,有被“捧杀”的嫌疑!

关于这次事故,几位圈内人接受采访都表示,她的500多跳经验中,其中300高空跳伞和200多高空翼装飞行跳,基本都是在迪拜跳的

迪拜有哪些特点呢:

天气极好,沙漠视野开阔,万里无云

有专业的俱乐部管理

专业的气象监控

专业的教练配同

一天甚至可以跳六次以上

是刷等级考证书的好地方

备注说明一下:证书等级是按跳的次数来算的,不限地点

这里的问题就是,你在同一个环境里很安全的跳500次,或者50000次能增长多少经验呢?

举个例子,相当于你玩游戏只刷最初级的那个副本,虽然次数刷上去了,等级升了,但实际上打其它副本BOSS的应变能力和经验几乎没有。

所以她跟国内外在不同地点上万次跳飞的顶尖高手们相比,她不但跳的次数很少,跳的环境单一,尤其在陌生环境飞行应变的经验和心理承受的能力更少,很显然她没有驾驭天门山翼装飞行的能力,更别说这次的飞机山间跳飞,山间极其危险,乱流气旋多,飞行中一旦偏离方向撞到任何东西都很难生还。

尤其是商业拍摄行为讲究成本和效率,有时候甚至会不考虑天气因素,冒险一跳,已经死在天门山的翼装飞行大佬就有两位了。

她这个履历去参加商业拍摄真的很有问题。

为什么找她来拍摄而不找其它的顶尖高手?

其实不难想到,一个年轻的女性更容易营销炒作,进而产生话题,比如呼应一下“后浪”。

说这话的那位圈内人(不便透露姓名)1200多跳都认为自己是初学者,跟她伴飞的摄影师都有2500+跳的经验。

某些自媒体公众号吹捧她是圈内女神也是很扯淡,过度吹捧很误导业余的极限运动爱好者。

她在这次事件之前已经被网民们吹捧成业内大神女神了,各种恭维的话羡慕的评论可能影响了她对自己实际能力的判断。

这类圈子对美女都是很宽容的,因为女性太少。

所以,年轻漂亮就是正义,人人都会花样夸你,赞你,捧你,可惜,这些夸赞不能替代真正的专业能力。

她从2016年玩滑雪开始,几乎一年换一个运动,滑雪、潜水、帆船、冲浪、跳伞、翼装飞行,一个接一个的玩,她可能追求刺激的阈值越来越高,羡慕她为她点赞的人也越来越多,玩的也越来越危险,其实这里面每一项运动,都需要至少认真的练个三五年以上,才能称得上专业人士。

总结来说,她的运动生涯走的都很顺,然而这次山间飞行危险性太大,超出自己的实际能力水平,不幸遇难。

所以,玩极限运动要认清自己的能力,摆正心态,避免不良商人和媒体因为利益需要的过度吹捧;保持冷静,不让虚荣心影响自己的判断;飞行前认真做好准备和防护措施。

翼装飞行的死亡率已经从最初的30%以上降低到千分之几了,她也许可以不死的。

3

回过头来,我们在来聊聊,年轻人是否值得,或者被鼓励去参加极限运动。

这是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但我在这里想旗帜鲜明的亮明观点:

我不建议任何年轻的朋友再去参加这项活动。

以下是一位过来人的心路历程,看完相信会有启发:

我曾经也热衷过你们所说的“翼装飞行”,曾在南非飞过,也和国内的俱乐部打过交道。

这项活动说起来圈子非常非常小,而且前期投入成本非常高。

不像大家想象中的,像蹦极一样,只要穿上翼装,就可以去试一试。

在真正第一次飞行之前,每个人都要经历成无数次的训练,而且没一次训练,都要花费不菲。

但这些不重要……

带我进入这个圈子的,是一个白人老哥。

他一开始跟我说,

参与这项活动,你一定要衡量好,确定你能承担那些风险。

然后,他又跟了一句。

“不过你一旦飞起来了,你会用不一样的眼光重新看待生命和死亡。”

那时真的感觉,我找到了生命的价值。

人类伟大的探索精神、在生与死的临界点不断徘徊……

可是我错了。

从2015年起,我再也没参与过这项活动,回到了校园,本本分分完成我自己的学业。

有人说:刘安作为女大学生,是成年人了,她明白自己的风险,她知道自己会面临死亡,她是在追求自己爱的事物的过程中死去的。

但我也坚决反对这种论调。

因为只有真正在迎接死亡的那一刻,你才会知道死亡在天平上的砝码,有多沉重。

重到一切都换不回来。

不幸的是,我那次,也是降落伞打不开,错过了最佳的开伞高度。

不过,幸运的是,

降落伞最终还是打开了。

最后,只是一个腿骨折,劫后余生的舒畅,让我直接放弃了这项活动,甚至成为了最坚定的反对者。

死亡真正来了,才是真的后悔。

我只是希望各位选择所爱之时,起码找一个保险一点的、有回头路的。

在意外之前,起码,你能喊一声“我真的后悔了,让我活下去吧!”

每个人内心都有英雄主义的情节,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是英雄。

起码,在书桌前,都还忍不住玩两分钟手机的,真的不是。

4

最后,跳开这件事,想谈一谈有钱人的世界。

所谓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我要说的可能非常违背一些人的常识,那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其实真的有些枯燥无聊,至少是比你想象的要枯燥无聊的。

因为在你收入很低的状态下提高收入,你的生活质量改变是非常明显的,比如你可以白饭换肉,可以鸽子笼换别墅,可以电驴子换小汽车,这都是能够带给人剧烈快感的事情。

但是之后呢?

当你的收入和财产非常高了之后,你发现合法的娱乐其实还是就那些。

吃吃喝喝?

最贵的东西也没有就好吃到哪里去。

生活享受?

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加钱也没啥变化。

玩女人?

兄弟,就算你浑身是铁又能捻几根钉呢。

这些基本的享乐能带给有钱人的享乐实在太过苍白。

有钱人发现他们的钱根本买不来更多的快乐,他们只能想别的办法去获得快乐。

有的境界比较高的人会走到马斯洛需求曲线的最顶层,在知识的海洋中追求探索的快乐。

这种人是真·人上人

但数量少得可怜。

很多人继续在自己的事业里耕耘,钱对他们只是数字,不是为了花钱享乐,而是一种自我实现的满足。

粗浅的比喻,你可以想想马云马化腾,支撑他们继续努力的绝对不是花钱享乐的快感。

更多的人就是在低级的满足中徘徊,洒洒钱,让一堆人簇拥着,享受当皇帝的感觉。

还有很多人为了享受普通人享受不到的快感走上了歪路,开始碰一些不该碰的东西,最后家破人亡。

但是最后还有一种人,他们也想去享受普通人享受不到的快感,但是心里有底线,不会去碰那些不该碰的东西。

那实现起来就只有一种方式,就是极限运动。

极限运动之所以能带给人快感,其实恰恰是因为它的死亡率高。

要是单纯为了那点肾上腺素,蹦极就可以,可是那有什么意思?

死亡率约等于零,蹦过几次之后你在心理上就不把它当回事了。

而翼装飞行不一样,它的死亡率极高,这是客观存在的。

因此只要你幸存下来,你就会有一种极强的劫后余生快感,这是任何快感都比拟不了的。

除了翼装飞行外,许多有钱人还普遍喜爱比如无保护攀岩、高山滑雪、超低空跳伞、无动力帆船等等等等。

其中很多项目本身远没有蹦极刺激,但是死亡率甚至比翼装飞行还要高。

他们图的其实就是这个死亡率,死亡率越高,活下来之后的快感越强烈,这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永远得不到的快感(也不想得到)。

不过在我看来,只要愿赌服输,足额支付救援费用,同时如果发生了风险不要怪社会,不要骂政府,自己承担,那其实这种追求刺激的方式,也不应该反对,也不应该过多干涉。

一个人一个活法,不应该管太多。

不过要是给社会添了麻烦就不对了。

但是话说回来,马克思不是说过:

人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

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无牵无挂的人呢?

如何在自我追求和责任担当之间平衡,恐怕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了。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读思汇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