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美国对中国之战略报告》七点解读

作者:
5月20日深夜,白宫发布《美国对中国之战略报告》,全面抨击中共的掠夺性经济政策、军事扩张、虚假宣传和侵犯人权等等。如何看待这份战略报告?或认为这是川普的一份「述职报告」;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理解,它的重要性超过了冷战期间遏制策略创始人乔治‧凯南历史上著名的8000字电报(1946年2月22日)的震撼力;或认为这份报告体现出美国的对华策略已经变得更加清晰;各有其道理。

5月20日深夜,白宫发布《美国对中国之战略报告》,全面抨击中共的掠夺性经济政策、军事扩张、虚假宣传和侵犯人权等等。如何看待这份战略报告?或认为这是川普的一份「述职报告」;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理解,它的重要性超过了冷战期间遏制策略创始人乔治‧凯南历史上著名的8000字电报(1946年2月22日)的震撼力;或认为这份报告体现出美国的对华策略已经变得更加清晰;各有其道理。

本文认为,冷战结束以来长期混沌的全球战略格局,川普执政后才开始确定和清晰,并加速成形,此即全球化背景中的美中两极对抗格局。这份战略报告,即是全球战略新格局的一份宣示文件,本文进行七点解读。

一、抛弃幻想:中共政权不会进行和平转型

彭斯副总统曾于2018年和2019年两次发表对华政策演讲,称「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自由国家」的「希望落空了」。

这份报告的主旨与之一脉相承,开篇即说:「自1979年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以来,美国对华政策的主要前提是,希望通过深化接触来促进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开放,使其成为一个建设性的、负责任的全球利益相关方,并建立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40多年后的今天,这种做法显然低估了中国共产党制约中国经济和政治改革范围的意愿。在过去的20年里,改革的步伐放缓、停滞或倒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与世界接触的增多,并没有像美国所希望的那样,使其与以公民为中心的自由开放秩序接轨。中共反而选择了利用自由开放规则的秩序试图重塑有利于自己的国际体系。」

那么,中共政权为什么不能和平转型呢?报告没有提及。其实这也是美国有待深入认识的地方(可参见笔者「疫情危机——美国重新定性中共政权的契机」一文)。

二、「竞争性方针」:「美国的领导力照耀着前进的道路」

中共越来越多地利用经济、政治和军事力量「试图重塑有利于自己的国际体系」,这「损害了美国的重大利益,也损害了世界各国和个人的自主权与尊严。」为此,「政府对中国采取了一种竞争性方针,其基于对中共意图和行动的清醒评估、对美国许多战略优势和不足的再评估、以及对更大双边摩擦的忍耐。」

报告明言,对中共政权采取的竞争性方针有两个目标:「第一,提高我们的机构、联盟和伙伴关系的适应力来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第二,迫使北京停止或减少损害美国重要国家利益及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利益的行动。」

川普执政以来,以贸易战为中心,对中共开展了全方位的反击战,就是对「竞争性方针」的具体诠释。正是美国反击中共的坚定性,使美国成为全球战略新格局的最重要推动力,美国的全球领导力于兹可见。

我们可以拿欧盟来多做比较。2019年3月12日,欧盟委员会发布了向欧洲议会、欧洲理事会提交的《欧盟-中国:战略展望》文件。该文件指出,中国(中共)的发展给欧洲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已经失衡,中国不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将与中国(中共)的关系首次细化定位为:「与欧盟密切协调目标的合作伙伴,欧盟寻求利益平衡的磋商伙伴,追求技术领先的经济竞争者,以及推广替代治理模式的体制对手。」总的来说,对中共的认知还是存有模糊,行动上犹豫、摇摆、矛盾,难以痛下决心,追随美国但对中共仍依依难舍。

三、战略性区分:中共不等于中国

在报告发表当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再次猛烈抨击中共政权,还罕见使用了「共产中国」的措辞。他说,「先谈谈基本事实。自从1949年以来,中国一直被一个残暴的威权政权、一个共产党政权所统治。几十年来,我们曾经认为,通过贸易、科学交流和外交接触、让他们以发展中国家身分加入世贸组织,会让这个政权变得更像我们。这并没有发生。」但是,「我们大大低估了北京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对自由国家的敌对程度。全世界正在看清这一事实。」

的确,美国与共产政权有着天然的对立。当初,美国与(苏俄苏联建交用了16年,中美建交更用了30年。

但是,中共不等于中国。彭斯的第一次对华政策演讲中,对美国独立战争之后的中美关系有个简略回顾,说「甚至残酷的朝鲜战争都没能磨灭我们恢复人民之间长期纽带的共同愿望」。

所以,我们看到,报告说:「美国对中国人民有着深厚而持久的尊重,与中国人民有着长期的联系。我们不谋求遏制中国的发展,也不希望脱离中国人民。」

川普政府将中共与中国相区分,具有战略性意义,有着巨大的政策含义。

四、中国未来:「只能由中国人民自己决定」

如果说,中共对跟川普政府交涉,含有「以拖待变」的策略,想换个总统再来谈;那么,川普政府对于中共,则是「以压促变」,希望中共内部的积极因素能起到应有的作用。但是,中国的未来,最终取决于中国人民自己。

报告对此说了三点。第一,「美国的政策并非以试图改变中国国内治理模式为前提,也不是对中国的例外主义和受害者说法做出让步。」

第二,「中国是否最终会与自由开放的秩序原则接轨,只能由中国人民自己决定。」

第三,「美国欢迎中国通过持续和坦诚的接触,以有利于世界和平、稳定和繁荣的方式扩大合作,努力实现共同目标。我们的方针并不排斥中国。美国随时准备欢迎中国的积极贡献。」

五、中美关系主轴:「两个体系之间的长期战略竞争」

报告说,「今天的中国对美国国家利益构成了诸多挑战。」并具体论述了如下三类:1.经济挑战;2.我们的价值观所面临的挑战;3.安全挑战。

对此,「在回归原则性现实主义的指导下,美国以此来回应中共的直接挑战:承认我们正处于战略竞争中,并适当保护我们的利益。」

报告在其「实施」部分,根据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概述了川普政府前三年所采取的重大举措,即:1.保护美国人民、家园和美国生活方式;2.促进美国的繁荣;3.通过实力维护和平;4.提升美国的影响力。

目前的中美关系,在川普政府的规划中,还只是开了局,刚走进了中场,大量的格斗即将展开。例如,中共正在召开的「两会」要出台的「香港版国安立法」,扼杀「一国两制」,川普称将强硬回应;又如,这次大瘟疫重创美国和世界,美国将带领世界向中共追责、索赔;等等。

当前的中共有些「第二苏联」的姿势,川普政府的「竞争性方针」中有三个关键词:第一,这是「两个体系之间」的竞争;第二,这是长期的竞争;第三,这是战略竞争。

六、全球化背景下中美「竞争」:两个特点

现在的中美毕竟不同于美苏关系。中美建交40年来,尤其冷战结束以来,全球化迅猛发展,世界日益变成地球村,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美两国的交汇程度也远远超过冷战期间的美苏状态,这些都决定着中美不可能立​​即硬脱钩,中美不大可能重演美苏间的那种「冷战」,要打也是「新(型)冷战」。

对全球化背景中展开的中美「竞争」的特点,报告讲了两条。第一,「竞争必然包括与中国的交往,但我们的交往是有选择性的、以结果为导向的,每一项都是为了促进我们的国家利益。我们与中国的接触是为了谈判和履行承诺,以确保公平和互惠;澄清北京的意图以避免误解;解决争端以防止争端升级。美国致力于与中国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以减少风险,管控危机。我们期望中方也能保持这些渠道的畅通与高响应度。」

「美国仍致力于与中国保持建设性的、注重成果的关系。美国与中国进行防务接触和交流,沟通战略意图;预防和管控危机;减少可能升级为冲突的误判和误解的风险;在共同关心的领域开展合作。美国军方与解放军进行接触,以建立有效的危机沟通机制,包括在非计划情况下高响应度的缓和渠道。」

第二,「竞争不一定会导致对抗或冲突。」「即使在我们与中国竞争的同时,我们也欢迎中国在同我们利益一致的地方进行合作。」「美国期望与中国进行公平竞争,使我们的国家、企业和个人都能享有安全和繁荣。」

七、特别注重:揭露中共的歪理邪说

中共炮制的庞大的党文化体系,不仅毒害中国人,也向世界散毒,混淆视听,蛊惑人心。中共的嚣张「三战」——舆论战(信息战)、法律战、心理战,都是以党文化为基础的。这场大瘟疫中,中共甩锅美国,美国是深受其害的。美国对中共的歪理邪说是高度警惕的。

报告中明确指出:「美国反对中共企图在以下两者间建立虚假的等同关系:法制与法治、反恐与压迫、代议制与专制、市场竞争与国家主导的重商主义。美国将继续挑战北京的宣传和错误叙述,这些说法歪曲了事实,并企图贬低美国的价值观和理想。」

「同样,美国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迁就北京削弱自由、开放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行动。我们将继续驳斥中共关于美国处于战略撤退或将推卸我们的国际安全承诺的说法。美国将与我们强大的盟友和志同道合的伙伴网络合作,在我们自己的治理机构内、在世界各地以及在国际组织中抵制对我们共同规范和价值观的攻击。」

综上所述,《美国对中国之战略报告》的意义是重大的,其信息量也是巨大的,其发布的时机——在美国疫情严重的时刻,在美国总统竞选的关键时刻——也是颇有选择的。

5月6日,蓬佩奥说,「与一个共产党政权没有真正的双赢,除非你得到川普(特朗普)总统说过的公平条件和川普(特朗普)总统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做到的对等。」这也算是《美国对中国之战略报告》的一个注脚吧。

美国对中共政权的立场和思路已经说得明明白白,就看习近平的选择了。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