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杭州欲实施永久性“健康码” 遭强烈反对

中国杭州市计划把手机应用程式“健康码”,应用于随时监控市民的健康状况。该消息一经披露,立即遭到大陆网民、律师的强烈反对。在反对浪潮下,杭州官方宣称这只是一个设想。

杭州欲实现“一码知健”

5月22日,中共杭州市卫健委召开“杭州健康码常态化应用工作部署会”,卫健委主任孙雍容称,未来杭州健康码将实现“一码知健”,即通过收集个人的电子病历、健康体检、生活方式管理的相关数据,在关联健康指标和健康码颜色的基础上,探索建立个人健康指数排行榜。

在官方提供的示意图中,个人的评分通过不同的颜色呈现,当个人的评分很低时,会显示为紫色或红色,而评分越高则会越绿,满分为100分。

影响评分的因素包括运动、饮酒、吸烟和睡眠等。例如,饮酒200毫升导致健康评分下降1.5分,吸烟5支导致健康评分下降3分。相比之下,如果步行达到15,000步,评分则会大幅度上升5分。

同时,个人的健康评分也可以通过大数据,对楼道、社区、企业等健康群体进行评分。这些评分将与不同的楼道、社区和企业进行对比和排名。

“一码知健”遭网民强烈反对

本来,中共在疫情期间推出的手机应用程式“健康码”,是用来跟踪或追踪潜在肺炎患者的活动轨迹,所以杭州当局想推行“健康码”的扩展版“一码知健”一经披露,便在社交媒体引发轩然大波。

微博上发起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近7,000名网友中,有6,020人选择不支持该计划,占投票总数的86.5%。

很多民众担心该程式将危害个人隐私,并导致潜在的歧视。也有不少民众质疑,杭州当局可能藉推行“一码知健”之名,行全面监控市民之实。

大陆律师也质疑“一码知健”

同时,大陆许多律师也对杭州当局的此举示质疑。

中国律师斯伟江对BBC中文说,杭州市的举措超出了防疫的界线,也没有法律依据。如果真正实施,将严重侵犯个人隐私。

斯伟江表示,从法理角度看,对于公民健康数据的收集是特殊时期的做法,当局没有任何理由将其“永久化”,生活的完全透明化只会让公民“没有尊严”。

“政府要保护公民基本的生命权、保护食品安全,而其它的个人生活是公民个人的事,这个边界永远不应该被打破,”斯伟江说。

陆媒《南方都市报》采访了数位大陆律师,他们也多对杭州当局做法表示质疑。

北京清律律师事务所主任熊定中表示:“渐变色健康码的功能融合在国家强制性防疫产品里面,比较容易引起恐慌。”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新锐表示,渐变色健康码如果收集民众睡眠、运动信息等完全与疫情无关的数据,“这种设计思路完全与隐私合规设计相反,是过度收集信息的设计思路”。

熊定中指,“如果借着原来的健康码的强制性要求民众使用渐变色健康码,则涉嫌违法。”

律师指“健康码”信息应销毁

今年“两会”期间,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当局在疫情期间采集的个人信息应设立“退出机制”。该提案呼吁对已经收集的数据制定清晰的规则,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信息泄露和滥用的风险。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暨法学院副教授吴沈括对《南方都市报》也表示,在疫情消失之后,当局应当及时删除“健康码”的信息或者功能转化,在转化的过程当中,要充分尊重个人的自主选择。

但熊定中认为,在个人信息滥用过度的当下,把重新授权寄托在App的弹窗授权等操作上,“很难保证用户真的有选择权”。所以他更主张一刀切,把所有基于防疫而收集的数据,“最后都应该销毁”。

在外界广泛质疑声中,杭州卫健委相关工作人员对《南方都市报》记者表示,关于“一码知健”的设计,目前“还仅仅是一个设想”。

责任编辑: 楚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