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城市在燃烧 共产者在煽动

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双城,美国最大的马克思“民主社会主义者”组织(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DSA)的600名同志(成员)一直在积极支持并参与这场街头暴乱。

数日来,美国许多城市发生骚乱。汽车和建筑物被烧,暴民在街头打砸抢商店,甚至明尼阿波利斯第三警区也遭焚毁,警员不得不逃离大楼。更糟的情况或许还在后面。

抗议导火索表面看上去是因为黑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被捕过程中死亡。左派专家认为,系统性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是罪魁祸首。一些左派人士称,正如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Occupy Wall Street)中所发生的那样,抗议活动被意图抹黑的暴力分子所劫持。

另一面,保守派评论人士则认为,这是数周来对封闭症所引发愤怒的宣泄。

依我看,两种说法均属皮相之谈:这完全是一场共产主义分子所煽动的叛乱——不多也不少。

美国社会主义者

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双城,美国最大的马克思“民主社会主义者”组织(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DSA)的600名同志(成员)一直在积极支持并参与这场街头暴乱。

DSA与“安提法”(Antifa)密切合作,(“安提法”起源于上世纪30年代,标榜反法西斯,但却是一个崇尚暴力,反自由社会和资本主义的激进组织)DSA在全国大会上通过一项决议,以组成一个“全国工作组,帮助推动协作和资源分享,来支持“安提法”)。他们直言不讳地表示:“一只脚要踩在机构里,一只脚要踩在街道上。”

5月27日,双城的DSA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呼吁,要求向他们的同志们“供应物资”,当夜稍晚,一个汽车商车展区即被烧毁。“想要帮助湖边第三区的抗议同志吗?” DSA的马克思主义同志在facebook上说,“这是来自当地民众需要的物资清单”,随附的清单包括医疗用品、“防护用的胶合板”、“任何可防范警察的东西”、“网球拍”、“曲棍球棒”,还有对私家车的需求,为骚乱者提供乘车服务。这是在要求私人救护车呢?还是帮助暴乱者逃离现场?

双城DSA的同志们还发推文上表示:“支援工人阶级街头起义!”“请援助TCDSA团结基金,因为未来几周人们需要帮助”这意味着保释金和律师费。

5月28日,DSA全国政治委员会发表了一份颇具煽动性且带有极端偏见的声明,支援暴乱者:

“我们谴责明尼阿波利斯警员当街处决佛洛德,他的被杀,出于一个根深蒂固的暴力模式:他们压迫黑人、反对黑人,搞‘白人至上’”

“来自资本主义种族歧视、警察暴力是常态,他们需要维持统治,但我们需要以战斗来争取一个好一点的世界,警察威胁示威者,他们冲破纠察线,专门对黑人和工人阶级施暴,以保护那些特权阶层。”

“我们和这些愤怒的人群站在一起,倾听他们的街头怒吼,他们被警察、被贫穷、被大公司、被地主阶级、被百万富豪压榨得太久太久了!”

亚特兰大和西雅图DSA同样参与了街头骚乱。

DSA孟菲斯、洛杉矶分支为所谓“弗洛伊德全国起义”募集资金。

工人世界党

支持北朝鲜、俄罗斯、古巴、中共和伊朗的斯大林主义-托洛茨基工人世界党(WWP)在美国约15个城市设有分会。他们全面染指了此次骚乱。

5月28日,WWP的莫妮卡·摩尔黑德(Monica Moorehead)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反对警察暴力和资本主义,反抗没有错”。

“工人世界”向明尼阿波利斯所有抗议者敬礼,目前,该市已成为反对警察的暴力抗议活动中心。

“我们还向洛杉矶、孟菲斯和其它城市的维权人士致敬,他们组织抗议,冒着疫情,走上街头或大篷车,显示出:团结一致为弗洛伊德和因警察暴力的所有受害者伸张正义的决心。”

莫妮卡接着引用了WWP创始人山姆·马西(Sam Marcy)为1992年洛杉矶黑人暴力骚乱的辩护词——在那场骚乱中,有63人死亡:

“当民众奋起反抗,把资产阶级逼到墙角时,后者会放软,运用各种欺骗,利用抗议民众中的少数造反派,去反对守法的大多数。”

“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观点,区分了压迫者的暴力和民众反抗暴力的暴力。这种区分本身就是一个长足之进,从而远离资产阶级对非暴力的赞美。”

革命共产党

毛派革命共产党在利用弗洛伊德之死鼓吹“一场真正的革命运动”。他们发布6号公报,题目是“警察谋杀、谋杀再谋杀,对那些厌恶这种疯狂的人们,起来,来一场真正的革命”。

“假如你厌倦了观看一个又一个警察谋杀视频,你需要参加一场真正的革命,以打造一个时机,去率领万众摧垮旧体制,在北美建立一个新社会主义共和国!”

社会主义解放党

信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社会主义解放党(PSL)亲中共、伊朗、朝鲜、古巴委内瑞拉和俄罗斯,该党2004年成立于美国,在大约30个国家设有分会。他们试图利用佛洛德的死,将这一暴乱称为“绝对关键时期”,以实现其共产主义理想:

“只要这种种族主义国家存在一天,警察将永远是白人至上和资本主义的打手。”

“在这个绝对关键的时刻,我们坚定决心去建设一个用于阶级斗争的组织,去迎战种族主义国家及其统治阶级……在深度的危机中,种族主义者杀害了弗洛伊德、艾哈迈德·阿贝里(Ahmaud Arbery)、布雷翁娜·泰勒(Breonna Taylor)、肖恩·里德(Sean Reed),所以,此次反抗斗争一定要继续并强化!”

漫漫夏日长

尽管共产主义者参与此次暴乱铁证如山,却没有几个记者愿意报导真相。

其中有一人例外,他是研究极左组织“安提法”(Antifa)的专家安迪·恩戈(Andy Ngo):

5月29日,恩戈发推文如下:

“我们正在目睹极端左派几十年来一直在进行的全面叛乱中的一瞥。几小时内,全国各地的“安提法”(Antifa)组织动员起来,以接应BLM(“黑人也是人”组织)暴乱者。他们说:兔子急了也咬人,起义大旗迅速竖起。”

“媒体、政客、公众小看了极左分子的培训能力。每一处扰乱都有一个目的。火焰烧毁了经济。暴乱分子盖过了警察甚至军队。如果延续下去将破坏社会秩序。”

马克思“民主社会主义者”组织(DSA)现在有66,000人分布在几乎全美各地。还有其它共产党组织如美国共产党(CPUSA)、解放之路(Liberation Road)、社会主义选择(Socialist Alternative)、工人世界党(Workers World Party)、社会主义自由党(Party for Socialism and Liberation)、社会主义团结党(Socialist Unity Party)、革命共产党(Revolutionary Communist Party)及其盟友“黑人也是人”党(BLM)、反法西斯党,它们能在短时间内动员数以万计的好战分子。

在2014年弗格森(Ferguson)骚乱期间,亲中共的解放之路党(原名:Freedom Road Socialist)及其盟友称,他们带来了近万名活动分子进入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以增援暴乱分子。

虽然没有共产党仍然会偶尔发生种族冲突,然而,20世纪60年代所有重大种族骚乱,都有共产主义武装的身影在里面。他们在里面煽风点火助阵闹大事端。

除非强力反击,否则目前的骚乱和抗议活动将持续整个夏天,直到大选。其中有两个目标:阻碍美国经济复苏,阻击川普连任。事实上,这些暴乱与种族无关,与政权更迭和革命无关。

除非采取果断行动,否则美国人将度过一个漫长而炙热的夏天。共产革命可能会来到你的身边。

作者简介:

Trevor Loudon是新西兰的作家,电影制片人和公共演讲者。30多年来,他研究了激进左派,马克思主义和恐怖主义运动及其对主流政治的隐性影响。他以《内心的敌人:美国国会的共产党员,社会主义者和进步主义者》(Enemies Within: Communists, Socialists and Progressives in the U.S. Congress)以及类似主题的纪录片《内心的敌人》(Enemies Within)而闻名。

Trevor Loudon即将出版的书是《白宫红人:2020年竞选美国总统共产党员,社会主义者和安全风险》(White House Reds: Communists, Socialists& Security Risks Running for U.S. President,2020)。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Trevor Loudon撰文/林达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