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石山:港版国安法 美英三大核弹级反弹

—港版国安法萧若元:七一实施可能大石山:北京举棋未定

作者:

6月11日。

大家好!我今天请了一个嘉宾上来,大家知道我请嘉宾上来都喜欢跟他比试一下广东话。但今天就不敢了,因为今天请来的是萧生,(香港资深传媒工作者、时事评论员,前电视、电影编剧、主持人)萧若元先生。

萧若元:因为我是广东人,但你不是,对吗?

石山:对,我不是。前几天我们做的节目有人很关心留言说萧生去哪里了?萧生不见了!可以讲一下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萧若元:根据YouTube讲是出了行政错误,我的所有片子都不见了,我很害怕,因为这是我很多年的心血。

石山:两万多条对吧!

萧若元:对!后来YouTube说是行政错误,所以说要修复,一般需要五天,最后有很多人去投诉,YouTube就把它列为环球紧急事故。所以一天就修复出来了。

石山:那恭喜你了,逃过一劫。但香港现在面临另外一个劫,你在台湾就逃过这个劫,但在香港的人好像正在面临另外一劫。

萧若元:对,我真的想提醒你们,你们真的要小心!根据我的判断大约26日、27日左右,人大就会开个特别会议通过,人大常委会,如果通过了就会执行。

石山:你觉得,应该大有可能性就会在7月1日开始执行了?

萧若元:对对对,7月1日。

石山:因为香港保安局长李家超香港警队将成立新部门执行国安法,由邓炳强领导。你觉得,真的在香港执行国安法的话,哪些人是最危险的?

萧若元:首先他针对四条,我相信如果这么快不会有追诉力的,不会有追诉力。首先,要开刀的就是如果7月1日有人出来游行的人,打着港独旗帜的一定会以“分裂国家法”入罪。第二,他看你们的言论,如果抓到那些投汽油弹的,或者制造汽油弹和相关的人士,会以“恐怖分子”法律告他们。那7月1日之后,比如讲个例子,袁爸爸,袁弓夷去了华盛顿后回来就很危险了,如果他过了7月1日回来就很危险,就会属于“勾结外国势力罪”。还有就是你们如果7月1日之后批评共产党,或者叫人退党,这种就叫“颠覆国家政权”。一般来讲,我想一般像举标语的那些会马上抓起来,或者刑法(判得)会相当重。如果是颠覆国家政权刑法通常在10年以下左右,但分裂国家罪可以判终身监禁。

石山:但现在有另一种说法,说北京已经软下来了,因为美国、英国反应很强力,所以北京就先看看再说,会不会是这样呢?

萧若元:我可以告诉你,要嘛26、27日通过,要嘛永远都不通过,没有看看再说的讲法。因为越看外国的反对势力就越大。一拖就让人知道你软弱,就是这样。他是想先做出来,先把它变成事实,然后再讨论。他觉得你们为了利益不会制裁他很久的,这就是北京的看法。

石山:你觉得这次如果真的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做了,美国人或者英国人会采取什么行动?会不会像中共想的,这只是暂时的?美英制裁的强度有多大,你觉得?

萧若元:这是他们(中共)想不到那么强的,习近平还活在两年前的世界里,他看不到这两年的改变。那时候就是这样的,中美关系会因为利益的问题永远都不会真的成对立。但他不知道现在已经改变了,现在真的会成对立。变成对立包括了几样:第一,可以告诉你的绝对就是,开门让你们(香港)绝大部分人能走出去,这个五眼联盟。加上日本、台湾也是,一起联合的。可以收香港四五百万人。

第二,一定保留不了香港集资的力量的。北京最重要的是它正继续在香港集资,正在上市,这是血管。美国就是不容许再输血给它,一定要切断它的血管。既然能切纽约上市,一定要连香港这条血管也要切断。他们一向都有忌讳,不敢切中国外股在美国上市,是因为切断了就要回香港上市,而香港不能切断,因为要顾忌到香港人的利益和香港美籍的利益。现在这些都不顾了,现在就是这样。所以中共的决定(强推国安法)就是赌博这个。中国(中共)不明白是(美国会把纽约、香港)两道门一起关的。

石山:因为以前大家是朋友啊,你做错了什么就算了吧,改下,让一下就算了。但现在就不同了,现在就是完全对抗那种,关系像敌人一样,当然乘着(这个机会)拿它的命,要拿到尽。

萧若元:就是乘着这个机会,就是这个川普要赢那个选举,一定要很严厉对付中国(中共)才行,因为就好像同中国打一场战争这样,战争就不会换统帅的。

石山:是,没错,没错。战时总统。

萧若元:战时总统。这个一定做到那个气氛紧张,就是这样。

石山:是呀。不过其实那个股市或者资本市场对香港普通人来讲,影响有,但不是那么大,最大那个是联系汇率,港币和美金,你觉得那里会不会出问题?

萧若元:大陆现在就是倾了全力在托着香港的股市。那这个去做空的人Kyle Bass那些,就是有人接完盘,有人和他对赌的。和他对赌的人就是卖了香港股票,来到对冲的,这个对冲基金的赌法。

就是如果香港股票没事,他们就是赚钱;如果香港股票出了事,联系汇率出了事,就是要他们赔钱,就是用这样东西是对冲的,这样东西是杀完给持有基金的人。

炒港币有赢,就好像买一个保险摆在这里,那些人就买了这个保险。

石山:但美国政府会不会用什么方法来对付这个联系汇率这个制度呢?

萧若元:就是这样的。我们看回原来1984年那个时候,联系汇率就是英港局和联邦储备局交换了一封信,联邦储备局说理解。因为香港人民生的问题做这个联系汇率,那他可以理解亦都可以不理解。因为你钩到我这里其实就影响了我的货币。我是有权不被你钩。他有权不给你钩的。这个是,我说不承认这些你就没有了,这个问题就是这样。

石山:其实他有很多方法的,就是银行那些美元结算那些机制,起码可以提。

萧若元:中美贸易战是一年多前提出,美国有个杀手锏叫SWIFT(银行结算系统)。就是全世界85%的港币交换都是经过SWIFT这个系统,而美国掌握了这个默契,在布鲁塞尔;那这个就是如果大银码就叫CHIP(clearing house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又是美国掌握了这个。

美国有三个选项,一个就是使用SWIFT和CHIP,一个就是对整体高科技的封杀。就是半导体的全面封杀,美国的技术都不卖给你(中共),那这个就要连结上日本,最要紧是日本,如果日本站在美国那边,你基本就是没有了;和英国,英国就拿着AKM,英国有几间的。这三个国家合起来,你就没有了。

石山:就是(中共)没半导体了。

萧若元:没半导体。没半导体就是高铁都开不出的,核电厂都维修不到。手机又回到诺基亚时代。

石山:是呀。我知道大陆那些核电厂,最关键那些芯片都是美国的,因为其它地方生产不了。

萧若元:因为那个Control Panel,我看过了,全部是Westinghouse(西屋公司)的。所以就用美国的芯片,这个是第二个核心选项。第三个核心选项就是关你(中共)的互联网,就是全部大陆IP都不准进,踢出来,和拆你的防火墙

石山:这个就讲了很久了。美国国会很多人出来讲要拆了它的防火墙什么的,但是一直都没什么动作,现在会不会真的?

萧若元:如果翻了脸,这个是最便宜的。因为拆它的防火墙,中国每年维护那个防火墙要使用100亿美金左右,但是拆只需要30亿美金,三四个月。已经评估过技术上切实可行。

石山:就是拆。

萧若元:中国(中共)没牌打的,真是没牌打。

石山:这一次如果真是在香港做这件事,你觉得美国会用三个杀手锏,有用的会有多少个?

萧若元:我真是不敢讲,因为这三个都是核弹级的。最容易的用的呢,就是对部分银行,整理一些银行看一下先看怎样,尤其是,如果中国(中共)一去制裁iPhone,它就一定全面奉陪到底,隔壁手机全部死完。

石山:是呀。

萧若元:如果(中共)一整汇丰银行,就一定是整回你们(中共)的银行,这个是一定这样做的。

石山:蓬佩奥昨天批评那个汇丰,说你有没有搞错你这样。那汇丰很难做的。现在香港的银行,如果要赚钱要靠这边,如果它不听话……

萧若元:我昨天在YouTube都讲,汇丰其实没办法做下去的,唯一做的方法就是分拆了中国业务出来做恒生银行,就是卖了给汇丰的股东。这边在香港上市你就听大陆讲,那边就听美国、英国讲。

石山:就是分开两间。

萧若元:要分开两块才行。因为你(汇丰)六成的利润来自中港,但是那个监管来自美国。这美国在纽约抓住你的外汇转换那些,这个是取命的。

石山:是呀,虽然你收到水在那里,但水龙头在别人那里。

萧若元:同时英国政府有些议员说撤销它的纳税的协定。现在在香港赚钱是不用在英国纳税,是基于一个协议。现在一撤销这个决定呢,就又要纳回英国税,这个又是致命的。

石山:那就惨啦。这边赚的钱就要交税给英国。

刚才你说到核弹级的制裁措施,我觉得北京其实是估计到的。它已经全部摊在那里,我觉得它们会比较小心。因为我观察,中国的新华社、《人民日报》那些(中共喉舌),它们做什么之前一定有一个很大幅度的宣传的,但它对美国可能制裁或者英国的反应,这一个星期以来什么都没有说,广州报都放软了。所以我觉得习近平或者北京的最高层那些现在有一些犹豫,它要衡量损害是有多大。所以我觉得会推迟这个国安法,即大陆的国安法,它希望香港害怕的时候自己立一个23条出来,其他人没有的制裁了,因为是香港人自己搞的一国两制,没有变化,自己搞23条,我觉得它们想这样走。

萧若元:这个是做不到的,要立23条是做不到的。因为香港人不愿意。泛民党什么都没有意思,他们控制不了香港人,香港人不愿意。

但是北京是……这些很难说的,历史上重大事件经常都在严重误判的。

石山:没错。眼一闭,一拍桌,不管你那么多,做啦!

萧若元:(中共认为)做了没事的,当年的论点就是这样的,八九(六四)他们说制裁,结果还不是放松了,挺一两年就行了。习近平就是这样想的,他那套理论就是中国的经济那么大,14亿人,你们都很想来做生意,还有我们挺一挺,要收紧控制,全国意志一致。就是中国是一个大海,风吹不翻这个大海的嘛,我们还在这里的。习近平他这么想的。

石山:我之前听过一个录音,之前国信办的主任叫鲁炜,现在他下了台。那时候未下台之前他有一个讲话,很短的。吃饭的时候别人帮录下来,取回来给我们听到。他说我们中国不怕的,什么关闭我们的互联网,因为你关了之后,你们变成什么局域网,你是小数,我这么多人14亿人,我才是变成互联网,是主体嘛,你关了我,你不就变成少数,是吗?他大概是这个意思的。所以那个时候真的,他完全是不怕的,那个讲话他觉得无所谓的。你关了我,你封了我,等于是你自己边缘化你自己,不用理会你的,自信心爆棚。

萧若元:是呀,是呀。

石山:可能说不准他现在都是这样想的,你觉得北京?

萧若元:现在都是这样想的。如果习近平这件事搞得这么高调,他一退真是没有办法交代的。这次他用人大通过了,即全世界知道了,就是完全下不了台。

石山:是呀,是呀。所以中联办就说,骆惠宁就说决定了的一定要做,什么什么宣布了的一定要执行。如果不做的威信就没有了。其实这个对于中联办或者港澳办来讲,但对于习近平来讲,对于北京来讲都是有这个压力的,就是党内的反对声音都会好大。可能现在很难讲的,看不清楚。但我觉得它们会衡量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这件事。

萧若元:而且现在它们一退,要退到给香港双普选的了,局势才能稳定。美国会要求它这样的了。

石山:没错。而且明摆着同美国人已经开始开战了,现在没有得退了,收回来自己安全了才讲啦。反正到了月底就知道了……

萧若元:是呀,我都替你们担心的,你们是(中共)首要的目标之一。

石山:不过我们是首要目标已经很久了,差不多20年了。

萧若元:是呀,他们奈何你们不了,他们牙痒痒已经很久了。

石山:好,我们会小心的。你也多保重呀,萧生。

萧若元:好的,好的。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