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爱国”? 一张机票击碎对中共的幻想

小粉红

“小我融入大我,我为祖国献青春”,是中共鼓励年轻人无私奉献时常说的一句话,诸如此类的比方还有“小家与大家”,“大河不干小河满”等等,教育人们有大家,才有小家,当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要以国家利益为重。

这些话很有迷惑性,我们从小就接受这样的集体主义、爱国主义教育,但是爱国真是教育出来的吗?

一张机票击碎对中共的幻想

我们看一个人,不能看他怎么说的,而是看他怎么做的。国疫情在国外爆发后,加拿大等很多国家积极安排包机接本国人民回国,中共嘴上说传欢迎留学生回国,但实际上以防止境外疫情输入为由而大幅减少入境航班。3月26日,中国民航局出台政策,每个航空公司只能保留一条境外航线,而且每周只能开一班,境外航空亦如此,这个“五个一”政策受到留学生家庭的猛烈抨击。

中国在海外的留学生有几百万,仅签证快到期还滞留在美国的就有数万人,这么少的航班简直是杯水车薪。在留学生和家长们的强烈要求下,中共只开了几班包机,就大肆宣传了很长世间欢迎留学生回国,而剩下的几百万人几乎被拒之门外,花六七万元都买不到公务舱机票,就更别提经济舱了,而从美国回香港的票价只需要两万。就连疫情仍然严重的印度也不拒绝留学生回国,美国飞印度的机票只有2500美元。

相比之下,中国政府的态度让留学生们难以接受,留学生们在中国民航网的微博评论上留言:“哪个国家不让本国公民回国?难道让我们就地直接申请难民吗?”“看同一地区到香港和 大陆的票价,心脏病都要看出来了,到底谁姓资,谁姓社???!!!”

一位留学生说:“去年香港闹港独的时候,留学生在海外给祖国加油打气,不顾风险与国外港独分子对峙,那时我们举着无形红旗多么自豪!可是怎能想到不让留学生回国,能要点脸吗?!键盘侠还埋怨说留学生上完学都是留在国外的。经过这次,多少留学生寒心了呢?”

这样的评论有上千条,最终民航局关闭了微博评论,网友说,看不到就以为我们的诉求不存在了吗?疫情是面照妖镜,一张机票就击碎了留学生对中共的幻想,让人看清中共到底是怎么对待国民的。

爱国主义不是喊出来的

再让我们来看看德国是怎么做的。在德国国内疫情打爆发、医疗资源紧张的情况下,德国政府利用五周时间、出动1000多架次航班,完成了约24万人的空中撤侨行动,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德国公民以及持有外国护照的德国永久居民接回德国。

德国政府没有考虑撤侨带来疫情输入的压力,而是在疫情笼罩的危难时刻,在国民最需要国家关怀呵护的时刻,履行政府保护本国公民的基本义务,让他们享受到安全与救治,而不是像中共那样把持有中国护照的国民拒之门外、撒手不管。

在德国街道上看不到任何一条爱国主义的标语口号,学校里从未接受过爱国主义教育,因为爱国主义不是培养出来的。政府的这一做法,就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就是最好的国家凝聚力,因为人民信任你,会发自内心的爱国,以祖国为自豪。

无私奉献就是让人绝对服从

中国古代讲: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而中共则以维护中共政权为第一要义。中共一向混淆中国与中共,它所说的爱国就是爱党,并非爱中华。所说的“小我融入大我”,就是让人无私奉献,当小我与大我发生利益冲突时,要放弃小我,无条件地服从大我,就是听共产党的话。

按照中共的逻辑,留学生们要牺牲小我,考虑国家,不要“千里投毒”,以此来逃避政府应该保护公民的责任,而对中共政策不满的留学生则被视为不爱国,甚至受到惩罚,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1987年乒球世锦赛上,中共党组织决定让何智丽输给队友管建华,以增加夺金概率。何未听从,以3:0战胜管建华,并最终夺冠。组织十分震怒,决定对其进行处罚,后经更大领导发话才得免,第二年奥运会仍将其除名。何智丽无奈远嫁东瀛,1994年亚运会代表日本战胜邓亚萍而夺冠,却被国人骂为汉奸。

何智丽作为优秀的乒乓球运动员,没有决定输赢的权利,她这个“小我”要服从组织决定,组织才是“大我”。输赢是小事,但不服从组织决定可是大事,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一定要将不听话的何智丽开除。

“小我服从大我”,就是想共产党之想、言共产党之言。党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的前途”,人们就要想,“离开了共产党,谁能领导我们的国家”;党说“反党就是反华”,人们就要混淆谁是党谁是中华;党说“无神论”,人们就不要相信神,不知道自己有信神的权利,这样共产党的邪恶伎俩得逞了。

可见,“小我服从大我”,只是中共让人绝对服从的一种说辞,而我们不能成为它的牺牲品。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