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全球1/5人面临新冠重症风险 美专家呼吁“外科式”精准防控

英国的一项研究发现,全球大约每5个人中就会有1人在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后,因基础疾病而增加导致重症的风险。 美国医学专家说,研究虽没有突破性意义,但期望这项基于188个国家数据的模型分析结果,能促使美国在今后的疫情防控中,引进更多“外科式”和“精准”的防控手段。

美国纽约州一个急诊室的情景

英国的一项研究发现,全球大约每5个人中就会有1人在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后,因基础疾病而增加导致重症的风险。

美国医学专家说,研究虽没有突破性意义,但期望这项基于188个国家数据的模型分析结果,能促使美国在今后的疫情防控中,引进更多“外科式”和“精准”的防控手段。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爆发以来,在短短6个月时间里导致全球至少8百万人确诊患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疾病(Covid-19),造成至少43万多人死亡,其中美国的病亡人数至少11万多人。有统计数字显示,美国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疾病死亡的人,大部分发生在养老院和长期看护设施中,至少占总死亡人数的42%,而这个人群一般都患有至少一种基础疾病。

国际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6月15日刊登的一份最新研究发现,全球有大约17亿人(约占全球人口的22%)至少患有一种基础疾病,如糖尿病和影响心脏肺部的疾病,而这个人群是最脆弱的高危人群。这一估计数字,排除了没有基础健康状况的健康老年人,这个群体也因其年龄而面临更高风险。

医学专家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份研究所依据的理论并不是新鲜事,但是希望《柳叶刀》发表的这份基于188个国家数据的模型分析,能够提醒美国在目前的疫情防控和重启经济中,采取更有针对性和精准的措施。

“认识到老年人对于传染病原体的脆弱性、免疫抑制或免疫功能低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普林斯顿大学科学与全球安全研究员劳拉·卡恩(Laura H. Kahn)医生说。卡恩医生表示,虽然因为现代医学的进步使得许多免疫功能低下的人能够活得更久,但是他们获得感染并将其传播给他人的风险则增加了。

这项模型研究在其前言中也承认:“我们的估计是不确定的,只侧重于基础疾病,而不是其它风险因素:如种族、社会经济资源缺乏和肥胖等;但为考虑随着全球大流行病的发展,可能需要保护或接种疫苗的人数提供了一个起点。”

游客戴着口罩在埃菲尔铁塔前留影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高级研究员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 Adalja)对美国之音说,随着美国应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和重启经济和社会活动的推进,为高危人群提供指导非常重要。建议持续特别关注这些人群所接触到的其他人,并且努力限制他们自身接触到病毒的可能性。

“此外,由于在长期护理设施和疗养院中聚集了如此多的危险因素,因此加强这些机构免受疫情影响的措施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能保护好疗养院设施,将会大大减轻医院和卫生部门的负担,”阿达利亚医生说。

普林斯顿大学的卡恩医生建议,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SARS-CoV-2)似乎主要通过空气传播。因此,戴口罩是非常重要的。所有照顾他人或在公共场合帮助减少病毒传播时,都应该戴口罩。“在疗养院或辅助生活设施工作的人,应定期接受病毒感染迹象检测”。

流行病专家、乔治城大学医学院教授刘成龙说,众所周知老年人和患有慢性疾病的人群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死亡高发人群,而养老院和长期护理机构恰恰是这些人群的聚集场所。

“除了严格执行现有的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勤洗手外,还需要针对他们自身的特殊情况加强管理,如保证对这些病人基础疾病的治疗和管理,维持餐饮营养,严格养老院探视制度,加强护理人员的感染筛查,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等措施,”刘成龙医生说。

非盈利智库“平等机会研究基金会”(FREOPP)的一项研究说,截止5月22日,美国“疗养院及辅助生活设施中所发生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感染死亡病例数字,占美国整体死亡人数的42%”。美国共有510万人居住在养老院或者居家护理设施,占美国人口总数的1.6%。然而,这些设施中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死亡人数,占美国全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死亡病例的将近一半。

《柳叶刀》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学院教授安德鲁·克拉克(Andrew Clark)在研究发布前对媒体表示:“希望我们的估计将为制定措施,保护那些患严重疾病风险增加的人提供有用的起点。这可能包括建议患基础疾病的人采取适合其风险水平的社会分离措施,或未来优先考虑他们接种疫苗。”

目前,美国各州都已不同程度地重启了经济活动,加之最近因警察暴力致死非洲裔美国人而引发的全国范围大型抗议示威活动,美国一些地方的疫情出现恶化的势头。美国之音采访的专家们一致表示,对全球疫情形势仍不能掉以轻心,美国疫情更是没走出困境。

普林斯顿大学的卡恩医生认为,由于新冠病毒已经存在于人群中,而且对大多数人来说,只会造成轻微症状,甚至毫无症状。因此,目前还没有哪个国家已经走出困境,当然美国也不例外;因为近来一些州的病例和住院病例越来越多。“拒绝戴口罩或遵守社交疏远准则的人越多,遏制病毒和病毒传播所需要的时间就越长,”她说。

乔治城大学医学院教授刘成龙说:“美国还远没有走出困境,复工之后很多州疫情相继出现反弹。有些州疫情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控制,还有一些州如佛罗里达已经出现了第二波爆发。”刘成龙认为,美国要避免国家层级出现第二波爆发,因此进一步加强复工后的防控显得极其重要。

刘成龙说:“即使感染率在各州得到控制,甚至下降,如果各州之间缺乏协调一致的措施,各种外源性输入的病例仍然可能导致局部疫情的爆发。”

北京市民在广安体育中心外排队接受新冠病毒检测。(2020年6月15日)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阿达利亚医生对美国之音说,北京最近对病毒重新抬头所采取的行动表明,病毒并没有消失,重启经济后的社会交往将导致新的病例产生。这在美国也得到了验证,许多个州都发生了病例的激增。

“第二波疫情来临已不是悬念,而是不可避免的。希望美国未来能够在管控病毒方面,引进更多外科式和更精准的手段,而不是地毯式的全面经济关闭,”阿达利亚医生说。

与此同时,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等一些学者的模型研究显示,到10月1日,美国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疾病而死亡的人数可能会超过20万人。目前美国有至少18个州的新增病例仍然呈上升趋势。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