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隐退224天 费玉清又红了:我有很多房产 却得不到一个女人

作者:

费玉清65年的人生,接连经历了父母的离世、封麦退场。

万贯家财与万人崇拜加身,什么都得到了,什么也都放下了,只是那个人,他终究是无法释然。

截至今天,距离费玉清在去年11月宣布退出歌坛,已经过去了224天。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最近,小哥的《一剪梅》,一夜之间红遍欧美。

挪威第一。

芬兰第二。瑞典第二。

如此火山喷发式的热度,对于华语歌坛,是史无前例的。在国外的某知名音乐平台上,许多人以《一剪梅》作为蓝本,演绎成包括嘻哈、摇滚、情景剧等多个不同版本。甚至有人评论:“费玉清可能是比迈克尔·杰克逊、莫扎特、‘灵魂歌后’艾瑞莎·弗兰克林更牛的歌手。”现如今,费玉清俨然成为外网“流量担当”。

而这一切都源于《一剪梅》中的一句歌词:雪花飘飘/北风啸啸这句歌词,起初由中国网红“蛋哥”演绎。欧美网友一番操作猛如虎,坚定地得出结论,这句歌词的意思是:The snow falls and the wind blows.(翻译:下起了大雪,吹起了大风。)长期受困于丧文化的欧美青年闻之,仿佛瞬间找到了远方的“精神战友”。“月底没流量了,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天啊,我男神有女朋友了,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

外国网友制作的表情包

神奇的互联网时代,可以让一个人红得不费吹灰之力,也不由分说地曲解了歌者的衷情。《一剪梅》创作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最早是台湾中视电视剧《边城梦回》的主题曲。但是因为一场大水,许多资料毁于一旦。一年之后,1984年12月,《一剪梅》作为电视剧同名主题曲被广为传唱,费玉清也随之走入国人视野。

三十余年光阴流逝,当年的《一剪梅》经久不息,已经成为费玉清身上“标签式”的存在。三十余年后的2015年,电影《夏洛特烦恼》成为票房黑马,将一手“怀旧牌”打出王炸,一曲《一剪梅》重出江湖,被影片赋予了新的含义。

一首歌曲,搭起两种文化的桥梁,勾起两个时代的对话,也同样标记着演唱者的人生节点。在《一剪梅》之前,费玉清唱初恋、唱梦驼铃、唱白云长天,也唱故乡的一抔黄土,在此之后,他的歌里多了许多相思和叹惋。

那一年,她从他的生命中路过,从此,他的人生就只剩下思念。

几年前,费玉清的一位友人到日本旅行,偶然间遇到了他。寒暄中,费玉清淡淡地说:“只是每年都会来走一走。”回台后,友人向费的助理询问,助理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小哥(费玉清的昵称)都会在日本呆上一周,在某一个地方等一位女士。”“三十多年,从未间断。”

上世纪七十年,中国台湾娱乐圈还是“秀场时代”。大到大饭店,小到歌舞厅,到了晚上找来艺人唱歌跳舞或主持,观众买票入座,吃喝观赏,花点小钱开心几个钟头,不论寒冬炎夏都是好节目。

1977年的某一晚,台北第一大饭店迎来了当时炙手可热的“金嗓歌王”费玉清。虽然出道不过短短几年,但他早已俘获了一众女学生的芳心,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

年轻时的费玉清

彼时,正在台北留学的日本女孩安井千惠慕名而来。秀场在饭店的二层,嘈杂、拥挤,一个异国女孩漫不经心地吃着茶点,等待着海报上的那个男孩。光束点亮,男声入耳,聚光灯下,立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只是不动声色地吟唱,却拉开了一双人半生的羁绊。

很多年后,女孩还是能回忆起初见时的场景:“一听到他的歌声,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安井千惠

演出结束后,安井千惠大胆闯进后台,向费玉清提出合影。往后四十余年,女孩搬了很多次家,也遇到了很多人,但一直珍藏着这张照片,即使褪了色,仍然依稀可见——那一晚,两人笑靥如花。

费玉清与安井千惠

秀场一别,却不是永远。1978年,费玉清前往日本演出,再次偶遇了一年前冒冒失失闯入后台的女孩。冥冥之中的缘分,让二人坠入爱河。但一个“缘”字,写满悲欢,成就了很多情谊,也拉扯了太多相思。

1980年,人们惊喜地发现,在各大颁奖典礼上,歌星费玉清身边多了一个娇俏的女孩。他不多做解释,紧紧握住的两只手,已经说明了一切。

左起:费玉清、歌手凤飞飞、安井千惠

1981年,时年26岁的费玉清与安井千惠举办了盛大的订婚仪式,将心之所属,告诸公众。眼看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奈何人生如萍,聚散无常。

订婚后不久,安井千惠的父亲请费玉清到日本一叙。安井家是当地有名的商贾世家,不屑费玉清的艺术事业,故而要求其退出娱乐圈,入赘日本,子随母姓。

七尺男儿不愿委身异国,更不愿放弃歌唱事业,思前想后他对安井说:“你要跟我,就留下来,我不会去日本的。你要走,我就送你离开。”父命难违,安井千惠最终选择解除婚约。

费玉清与安井千惠

往事只能回味,谈及从前,费玉清的记忆里永远有一棵柿子树。他到安井家做客是在秋天,院子里的柿子树结满红彤彤的果实,点亮了霜天。费玉清接过安井递来的两个柿子,柿子多汁,他吃得狼狈,她笑得灿烂。来时欢喜,去时悲。

离开的那天,瘦小的安井提着一个大袋子给费玉清送行,费玉清打开袋子,发现她把一树的柿子都摘了下来。他走了几步回头望,发现她站在路边兀自垂泪。从那以后,费玉清心里的柿子树再也没有开花结果。

后来,安井嫁作他人妇,时不时会漂洋过海赴台北看他的歌会,费玉清总是微笑与她的孩子合影留念,他称她为故人,他知道他们再也无法回头。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最人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娱乐评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