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士子:上帝的归上帝 撒旦的归撒旦

作者:
“种族主义”在这里已被成功利用来混淆了善与恶、谎言与真实、罪犯与英雄的本质区别。事件中,人们根本不关心弗洛伊德做了什么,而是去关注他的皮肤。

2020年6月1日,美国总统川普在圣约翰教堂前手持圣经,誓言要让美国更加伟大。(Brendan Smialowski/法新社

在弗洛伊德事件中,暴乱者以反抗种族歧视的名义,连日在美国七十几个大城市打砸抢烧。主流媒体报导的都是警察因种族歧视施暴黑人而导致了暴乱。舆论成功将让人们导向到种族主义问题上来。

骚乱中我们看到整个过程的诡异,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局被焚烧、街区被占领、商店被抢劫;美国左翼更是掀起了“下跪风”,上至美国国会议长佩洛西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下至明尼阿波利斯市长弗雷和众多示威者,纷纷为弗洛伊德之死下跪。以示声援。之后竟发展到一个“黑人命也是命(BLM)”组织的成员竟当街叫停一个晨跑的白人女孩跪下认罪,视频中女孩只能老老实实下跪。你若拒绝这样做,你就是个种族主义者!“种族主义”在这里已被成功利用来混淆了善与恶、谎言与真实、罪犯与英雄的本质区别。事件中,人们根本不关心弗洛伊德做了什么,而是去关注他的皮肤。一夜之间有多项犯罪前科、当下又使用假币而被举报的弗洛伊德竟成了人们眼中的英雄。特定的人群走火入魔了。

黑人到底受了什么委屈?众说周知,自从上个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以来,各种资料显示,黑人从教育到福利在美国拥有的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是其他的族裔所无法比拟的。

在骚动的人群中,最活跃的除安提法(Antifa)组织外(安提法组织全名是“美国革命共产主义党”),听这个名字我们就已经知道它的属性了。还有一个就是黑命贵(LBM)组织。美国黑人泰瑞‧斯伍普在四年前发表了一个视频,题目是“我为什么反对‘黑人命也是命’的组织(BLM)”。泰瑞在视频中说:这个组织(黑命贵BLM)“只有在白人杀黑人的时候才抗议”,“而黑人帮派每年杀害数千黑人儿童”,“被害的黑人95%是被黑人杀掉的,只有不到1%是被警察杀掉的”,却从来看不到这个组织出来抗议。而这说明他们根本不在乎黑人的生命,这也是我不支持他们的原因。斯伍普总结说,“黑人命也是命”是一个白人共产主义分子索罗斯(George Soros)成立的组织,和“黑人的命”没啥关系。

那么到底是什么驱使人们不顾事实、不辨是非掀起暴乱?天主教前任驻美国大主教卡洛‧玛丽亚‧维格诺致川普总统信函中一针见血指出:“街头抗议是一种工具,说明某些人达到目的。他们希望看到(他们认定的)某人在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中当选”。31岁的美国黑人女性保守派评论员和政治活动家坎迪斯‧琥珀‧欧文斯‧法默则指出“如果这次死的不是一个黑人,而是一个华裔,美国和欧洲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吗?如果不会,又怎么让人相信现在这些喊着‘黑人命也是命’的人会在乎其他人的生命?”法默又指出:“黑人的命对民主党政客来说从来没有重要过,是黑人的选票对民主党至关重要。如果民主党拿不到黑人选票的85%以上,民主党就会彻底玩完。民主党制定的社会制度就是为了让美国黑人永远依靠福利生活,从而沦为他们永恒的票仓。”

6月1日美国总统川普发表演说后突然走出白宫,步行穿过街道,径直走到前日被示威者纵火破坏的圣约翰公会教堂前,此举震惊了媒体。福克斯新闻现场解说,“这是让人震惊的一幕,总统正在走向教堂,去那里(向被破坏的教堂)致敬。”在教堂前,川普双手持着圣经,之后他又用右手举起圣经宣告:“我们是全世界最棒的国家,我们将会保障她的安全”,“不用多久,我们(国家)就会恢复,并会比以前更加伟大。”特勤人员还未从前日示威者冲击白宫的紧张中透过气来,川普就大无畏地走出来了。面对世界,宣告神的子民对神的承诺!

而与之相对立的则是“共产主义幽灵”在美国游荡而掀起的鬼火。“共产主义幽灵”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它们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的开篇首句中的自称。它们向人类宣告:“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谎言成性的共产党在这个问题上说了实话。这个幽灵披上“自由、平等、公平”画皮,用福利作诱饵,掀动骚乱,催生着人性中贪婪、懒惰、谎言和不劳而获的丑陋一面,使人们为追求私利而丧失了判断能力。这些丧失判断能力的人中没有黑白之分。

如今,共产主义幽灵所操控的势力,其真实面目已浮出了水面。人们既然能看清楚它们了,那意味着大结局近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