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印度能否跳出中共的“战略陷阱”与印度严重的社会主义因素

—印度疫情严重的背后

作者:
中共利用世卫组织掩盖其对这场大瘟疫应付的责任,并使印度遭受重大损失,但印度对于牵涉到中共的世卫组织改革议题和台湾恢复观察员身份出席世卫大会等都持保守态度。

2020年6月13日,印度阿姆利则,街道上空荡荡。

据印度卫生部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6月25日8时,印度确诊病例已升至473,105例,仅次于美国、巴西俄罗斯,累计死亡14,476例。自1月30日确诊首例病例以来,印度疫情扩散的速度已明显加快:例如,5月28日以150,793例上升为全球第9名,6月13日以320,922例高居全球第4名;又如,确诊病例从零到突破10万例用时109天,但从10万至20万例仅间隔16天,而后仅用10天就突破了30万例。更严重的是,专家警告拐点仍未到来。

印度疫情为何近期快速蔓延?瘟疫为何重创印度?根本原因,大纪元的两篇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和《越亲中共疫情越重防疫有良方》已有透彻论述。

或曰:中印近日不是爆发边境冲突了吗?中印关系不是长期为“历史积怨”因素和“大国抗衡”因素所纠缠吗?中共与印度的关系怎能说好呢?

的确,中共与印度有一段恩怨交织的历史。但是,时至今日,共产主义仍在严重渗透、困扰、毒害着印度;2014年以来莫迪政府虽高举民族主义旗帜,但在诸多重大政策上或与中共妥协或摇摆不定,或想左右逢源,不与中共切割。所以,瘟疫重创印度,其来有自。本文试作论述如下。

共产主义肆虐印度

共产主义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侵扰印度:第一,“尼赫鲁社会主义”设计了印度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第二,印度共产党至今仍是印度的重要政治势力。

先谈“尼赫鲁社会主义”。尼赫鲁是印度独立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印度国大党领袖、印度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理,也是印度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1952~1964)。尼赫鲁提出一种“在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的正统实践之间的中间道路”,在印度建立“民主式的社会主义”。印度宪法规定,印度是主权的、世俗的、社会主义的民主共和国。印度经济体制是以资本主义为基础、以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为主导,建立大量国有企业,仿照前苏联实行五年计划。

尼赫鲁逝世后,其唯一的女儿英吉拉‧甘地曾分别担任两届总理(1984年在最后任期期间遇刺身亡),继续走社会主义道路,而国大党内部的左翼势力和印度共产党也陆续站到了她的身后。这个时期,印度GDP平均增长率约为3.2%,这种速度与人口增长率相当,被戏称为“印度式增长”。

长期积累的种种经济体制弊端以及国际形势的巨变(尤其是苏联解体),终于迫使印度于1991年开始改革,走向自由市场经济。虽然印度自改革以来经济有长足发展,呈现出一种与中共跛足改革大异的“印度模式”,2015年以来经济增长率超过中国,在主要经济国家中名列第一,一些研究认为印度经济发展潜力超过共产中国,但是,印度经济中的“社会主义因素”远未肃清,也难以肃清,改革还有一些大关、难关要过。

再谈印度共产党。1921~1922年间,印度的加尔各答、孟买、拉合尔、马德拉斯和康浦尔等地都出现了马克思主义小组。1925年12月26日召开印度共产主义者第一次全国会议,印度共产党成立。1933年12月加入共产国际。印度共产党的党内斗争频繁激烈。印度独立后,时而提出要采取俄国十月政变的道路,时而提出采取中共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推翻政权,时而与宣称要建立社会主义类型社会的国大党左翼结成统一战线。不过,印度共产党还是参加了历次的国会选举。

20世纪60年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生了大论战,印度共产党分裂,主要有印共(马)和印共(1964年),还出现了一些极左的共产党组织,如印度共产党(马列)等等。

目前,印度的共产党党员总数接近200万,是世界非社会主义国家中最强大的一支共产主义力量。印度的共产党人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影响印度政治

一种是合法斗争。印度的共产党人和其它左翼力量组成左翼阵线,在西孟加拉邦、特里普拉邦和喀拉拉邦都(曾)组成过自己的邦政府。而在西孟加拉邦,从1977年开始,左翼阵线连续执政几十年,是印度执政时间最长的地方政府。甚至,2004年,印共(马)和印共二者及其它左翼力量在国会选举中所获选票之和超过了60张,这个数目虽然还不足以组织政府,但却对欲组成政府的大党联盟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虽然,左翼阵线的影响近年下滑,例如2019年印度大选,左翼阵线仅获6席(较上届下降5席),其中印共(马)3席、印共2席。但是,印度的共产党人仍在积极活动,例如,2020年5月19日,印共发动全国抗议活动,声称反对中央政府反人民、反移民、反贫困的立场,反对莫迪宣布的20万亿卢比一揽子经济计划及随后工会财政部长宣布的五项一揽子计划。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