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首发】特大暴雨 五十八座水库同时溃坝!二十世纪世界级大灾难

—24万人死亡 中共灾后动用一切手段封杀真相

作者:
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引发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两座大型水库及竹沟、田岗等数五十八座中小型水库几乎同时溃坝,遂平、西平、汝南、平兴、新蔡、漯河,临泉七个县城被水淹数米深,在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洪水退去的地方,到处可见人畜的尸体...

缘起

溃堤造成末日般惨烈的灾情

灾情统计

灾情保密和死亡人数

河南“75·8”溃坝原因

同等规模灾情对比

中共官员魏廷铮大言不馋谎话连连

缘起

1951年毛泽东题词:“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之后,建造水库成了毛泽东根治淮河的最主要措施,于是淮河流域上的一大批水库工程开始兴建,1951年4月,石漫滩、板桥和白沙三座水库正式动工;7月石漫滩水库建成,1952年6月板桥水库建成,1953年6月白沙水库建成;三座水库均在洪、汝河上游。

至五十年代末,在淮河上游建造了佛子岭、梅山、磨子潭、响洪甸、南湾、薄山、白沙、板桥和石漫滩共九座大型水库和无数的中小型水库,淮河流域形成了“葡萄串”的水库,这些水库以蓄水为主,当时的河南省水利厅总工程师陈惺当即反对:在平原地区以蓄为主,重蓄轻排,将会造成涝、渍、碱三灾:地表积水过多,会造成涝灾;地下积水过多,易成渍灾;地下水位被人为地维持过高,则利于盐分聚积,易成碱灾。但是陈惺的意见无人理会,后来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溃堤造成末日般惨烈的灾情

1975年8月4日,台风尼娜在福建晋江登陆后减弱为热带风暴。继续前进跨越江西、湖南两省,在常德附近突然转向,越过长江直入中原腹地,造成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引发板桥水库石漫滩水库两座大型水库及竹沟、田岗等数五十八座中小型水库几乎同时溃坝,遂平、西平、汝南、平兴、新蔡、漯河,临泉七个县城被水淹数米深,在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洪水退去的地方,到处可见人畜的尸体:尸体在烈日下腐烂,黑压压的苍蝇甚至压断了洪水中仅存的大树,在洪水曾经肆虐过的地方罩起一层可怕的雾,宛如人间地狱,由于尸体长期浸泡在水中,导致疾病传播,直到8月21日,驻马店地区尚有37万人泡在水中。汝南32万人患病,190人病死,药品不足。新蔡22.8万人发病,占41%,20人死亡。上蔡有73人病死。平舆和店公社14个大队187个生产队4.3万人已在水中12天,水深处2米,浅处1米,老人和孩子都绑在树上。熟食不足,灾民11天没吃盐。孟庄大队东洼生产队,捞一死驴,灾民乱割食。飞机空投食品50-60%落在水里,大李大队灾民抢食水中漂浮的烂南瓜,37人中毒。

灾情统计

河南省有30个县市、1780万亩农田被淹,1200万人受灾,超过24万人遇难,400多万人被洪水围困。倒塌房屋680万间,冲走耕畜30.23万头,猪72万头。驻马店境内京广铁路被冲毁102公里,中断行车18天,影响运输48天,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人民币,是二十世纪世界最大最惨烈的水库溃坝惨剧

灾情保密及死亡人数

对于如此惨烈的灾情,当时中共封锁了这个消息,世界新闻界无人知道,很多中国大陆的民众至今也不知道有这件事情发生。

当年的报纸,只能发现几段关于河南省军民奋勇抵抗洪水灾害,和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慰问河南省军民的报导。

中共灾后动用一切手段封杀真相,对这场人造灾难的隐瞒和掩盖。当年,炮制了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大跃进中将牛皮吹上天的遂平县当时变成了遂平湖,多年后,遭此灭顶之灾的遂平民间试图立碑纪念,未果。

这次水灾的伤亡人数,一直都被中央政府作为国家机密,不对外公布。关于死亡人数各种说法之间出入很大,下面列出部分死亡人数的不同说法。

1980年代后,全国政协委员乔培新、孙越崎、林华、千家驹、王兴让、雷天觉、徐驰和陆钦侃在文章中披露死亡人数为23万。

2005年,遂平县档案局所编的书《砥柱》记载,遂平全县被洪水冲走23万人,淹死18,869人,大部分死难者被冲积到京广线以下地区;“灾后的遂平县腐尸遍野,苍蝇成群,外伤、肠炎、红眼病等发病人数达24万……”。

由孟昭华和彭传荣编写的书《中国灾荒史》中载录,1,029万人遭受毁灭性的水灾,约有10万人“被洪水卷走”。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蔡则怡和赵思雄研究认为死亡近十万人。

1975年8月20日,河南省委得出初步统计数字,全省死亡85,600多人,连同外地在灾区死亡的人数在内,最多不超过10万人。

美国说是24万人死亡。

钱正英作序的《中国历史大洪水》记载,超过2.6万人死难。此数字成为后来被沿用的一个官方数字。

民间说法从10万、24万到40万莫衷一是。比较得到认同的说法是超过30万。

由于国际上所指的“板桥水库溃坝事件”,是指1975年8月河南省众多水库发生溃坝所造成人民生命财产损失的大事故,死亡人数不仅应该包括直接被溃坝洪水卷走的人,也应该包括炸堤分洪所造成的死亡人数,陆钦侃等所揭露的23万死亡人数可能是相对保守的准确数字。

河南“75·8”溃坝原因

至今为至,中国政府还没有公开发表过全面的调查报告和系统的事故分析。据说水利部淮河委员会在溃坝事故发生四年后,也就是在1979年曾作过一个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等水库溃坝事故调查报告,没有公开发表,而仍然被当作保密文件锁在保险柜中。

同等规模水灾灾情对比

上古大禹治水,因势利导,既尊重了人的生存愿望,祈望丰收,安居乐业,又尊重了水的特性,人水和睦相处,因而称誉于今。而中共重水库建设,轻河道治理,从神话中大禹治水的“疏导之术”,又退回到了鲧的“堵截”之法,因为可以从从“水库”中无休止地索取。河南“75·8”溃坝事件之所以造成如此巨大的灾难,完全是中共一手造成的人祸,我们来对比一下:

1950年夏,淮河流域发生百年不遇的严重水灾,27个县受灾、受灾人口990万、受灾面积3100万亩、被冲毁和破坏的房屋达80余万间、死亡人数489人。

河南“75·8”溃坝事件造成河南省有30个县市、1200万人受灾、1780万亩农田被淹、超过24万人遇难、400多万人被洪水围困、倒塌房屋680万间。

可以看出,这两次灾害规模几乎相同,但死亡人数和损失却相差巨大,正是中共1950年代修筑一系列水库来治理淮河的决策,及片面重视蓄水,忽视防洪,如板桥水库比规定蓄水量超蓄3200万立方米,且疏于维护,在溃坝前,板桥水库的17个泄洪闸只有5座能开启。淮河流域这“葡萄串”般的水库蓄满水后,在特大暴雨的摧毁下,水库蓄的水溃坝后大大加重了灾情。

造成水库溃坝的原因有许多,有大雨的环境因素,有水库所在地区的地形条件,有水库设计中的错误等等,而最直接的原因是中共对水库管理维护的无能,水库泄洪道的闸门都锈死而不能被开启,完全是人为错误造成的灾难。

由于暴雨大,入库的水流量也大,泄洪道的闸门没打开,泄洪道的排放流量为零,因而水库的水位上升很快。当八月七日,特大暴雨降临后,板桥水库水位超过了警戒水位时,这时才下令去打开水库的泄洪道闸门排放库水。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最紧急的关头,泄洪道的闸门却打不开。泄洪道的闸门因为多年没有开启早就被锈死了,闸门打不开,泄洪道也起不到泄洪的作用。这时已经没有时间再设法把闸门打开,或是用炸药炸毁泄洪道的闸门,以保大坝安全。一切都为时太晚,洪水冲溃了大坝,致使下游十余座水库相续溃坝,附近的城镇遭受灭顶之灾。

最后不得不采取爆破开口分洪的手段,分别在淮河中下游多处采用爆破的手段,炸毁堤坝以分洪,以增加受灾面积来减小溃坝洪水的毁坏力量。由于时间紧迫,许多居民没有事先得到消息,根本来不及逃离,死于爆破分洪的洪水,无数村庄被数十米高的洪水荡平淹没。无数人在睡梦中就被洪水冲出数百里,从河南漂到安徽。

中共官员魏廷铮大言不馋谎话连连

1994年,原水利部长江流域委员会主任、国务院长江三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魏廷铮在马来西亚被国外媒体问及此灾难事件时回答:“不记得具体死亡人数,但不会超过一万人”,他的理由是,因为如果死亡人数超过万人,国际新闻界必然会有报道。

无论魏廷铮是无知还是说谎,都是可怕的;若是无知,作为参与领导、论证、规划、设计、建造的长江三峡大坝的高阶官员和水利工作者,对河南“75·8”溃坝事件这个世界级灾难的前因后果竟无知到如此地步,说明中共根本就无意也不会吸取过往教训;有意或习惯性说谎更是可怕,一开口就习惯于说谎的人,参与领导、论证、规划、设计、建造的过程会保证科学性吗?!长江三峡大坝的安全性也就难以保证。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特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