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梁啟智:站在历史中正确的一方

作者:
无论如何,碰撞的过程肯定不会是平稳的。那麼在黎明来到之前,该怎麼办?其实又甚简单:多做实事,少说冷言冷语,互相扶持。特别是在同行路上,有些人总比其他人更快被打击,等不及黎明到临;建立起互相帮助的园地,就是保持信念坚持下去的关键。而在漫长的路上,亦总会有同行者犯错;理解这些错误的处境,不过於苛责的同时能保持开放检讨,方能凝聚更多的同行者。

香港从来处於边缘,在碰撞中成长。从有歷史记载开始,今天被称為香港的华南沿岸一带被中原政权打压的经歷,横跨超过一千年。香港开埠,来自西方列强在东亚的拓展;香港的成长,有赖香港地处冷战和后冷战前沿的位置。这些歷史,都是整个地域甚至是全球性的碰撞。可以说,碰撞才是香港自古以来不可或缺的经歷。

问题的重点,是确保在碰撞中不会站在歷史中错误的一方,并在碰撞的过程中减少损伤,迎接新一天的来临。

香港今天面对的碰撞,和过去一样,很大程度上是全球大趋势的一部分,香港刚好再一次成為风眼点。这碰撞的源头,在於有一方相信世界仍以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运作。这想法有其因由,毕竟香港的存在本身也是西方船坚炮利之下的產物。但在百多年后,如果我们还以為今天的世界和当年的世界本质上一样,以為自己也变得船坚炮利就可以恢复应有的地位,那是严重落后的观点和形势错判,因為这世界早就不玩这一套了。

相反,世人早已发现,相对谁大谁恶谁正确,按契约行事的成本远远更低。以政府和人民的关系為例,政府按契约得到人民的授权,人民才会主动贡献社会和服从规则,不会凡事阳奉阴违,亦可节省武力维稳的开支。同样道理,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如能按契约行事,未来事物的可预期性会大幅增加,交易成本也会大幅减少,双方都会广為得益。这是人类从歷史教训中发展出来的结论,是现代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

很可惜,有些人仍然活在百多前的世界,以百多年前的框架去追求他们眼中的重新掘起和复兴,带著复仇的观念去看世界,因而忽视契约的建立和维繫,无视这已是世界新一套的规则和期望。新一轮的碰撞,由此而起。

在这场碰撞当中,香港人该如何自处?这个时候,信念很重要。我没有水晶球,但我愿意相信人类文明发展有其轨跡。人类文明发展出以契约取代丛林,后面是因為契约本质上比丛林优胜。再者,站丛林一边,就只能倚望自称重新掘起的一方,其实是另一种的自我设限;站契约一边,则全世界相信平等的人都是朋友,天高海阔。这个选择,不难做。

接下来的发展,歷史有否必然,人人答案不一。但没有信念,则一定不能生存下去。

无论如何,碰撞的过程肯定不会是平稳的。那麼在黎明来到之前,该怎麼办?其实又甚简单:多做实事,少说冷言冷语,互相扶持。特别是在同行路上,有些人总比其他人更快被打击,等不及黎明到临;建立起互相帮助的园地,就是保持信念坚持下去的关键。而在漫长的路上,亦总会有同行者犯错;理解这些错误的处境,不过於苛责的同时能保持开放检讨,方能凝聚更多的同行者。

以上,都不是甚麼大道理。能活在大时代,在风眼见证这段人类歷史的重要关口,甚幸。巨变中,能有百万人相互砥礪,是前世修来的福份。怕以后来不及告诉大家,现在提前先说一句:谢谢你,香港人。

写於香港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