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观点:习近平是中国破败史观的最后一搏

作者:

中国上亿的脑子、心灵,都还留在“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落后治乱史观。

欧战前几年,德国工业和军事实力,与日俱增,挡在帝国野心面前的,是英国的海军,英德之间因为文化和种族类似而曾有的过往亲善,逐渐因为欧陆政治势力转移,而变成敌对。但英国和德国的部份政治人物,仍积极寻求拆除导火线的方式。邱吉尔和德国大使曾有一段有意义的谈话,邱吉尔提醒大使,德国硬要占领法国的亚尔萨斯等地,会留下冲突的火种,大使说欧洲各国都想把德国像动物一样圈住,邱吉尔说,有德奥义同盟,谁能圈住德国?英国有长时间的孤立,也没有因此激动。大使说,孤悬海外的岛国,不太一样,“如果你曾经很常被铁蹄踏过、掠夺过和反对过,挡在你和侵略者之间的,只有你战士的胸膛,这种紧张的心态会噬夺你的心灵。”

惧怕被征服的德国变成征服者

但惧怕被征服的德国,就在几年内,变成征服者,被动的防卫语言,就在几年内,变成德皇威廉二世的狂语,“在陆地和海洋,维持并强化防卫德国人民的力量,是我永远的责任。德国人绝不缺乏能拿起武器的年轻人。”这些能拿起武器的年轻人,因此转化为侵略者的铁蹄,令欧洲人闻风丧胆的战争机器。时任海军部长的邱吉尔,看着德意志帝国的野心,针对德皇的发言,说出“英国的海军,对我们来说是必需品,而德国海军则是奢侈品。我们的海军,事关英国的存亡,海军对我们是生死攸关,对他们则是扩张。”“英国有十足的海员预备兵力......这个岛不曾,也永远不会缺乏训练有素且艰毅的海员。”也就是德国有能战的年青人,大英帝国也有。能抑制德国野心的,只有英国这个岛国了。

英国和德国至此进入军备竞赛,一直到欧战开打。

历史的前进,经常是由人类不可抗力的巨大潮流所推动。欧战、二战,归根究底,都还来自德国的霸权心理,没有得到正常解决的管道。这个霸权心理,要等到美国卸除德国的武装,以北约组织,名为保护,实为监看后,德国才能彻底民主化,才能变成开放社会,对人类社会才不再有军事威胁。历史的大势,强大到非死几百万人无法解决。

现在存在美中之间的冲突,在实质上,和英德之间的对抗,没有差别。中华帝国的陆地霸权,也在几百年间,没有得到满足,邓小平的“永不称霸”说,只能在中国势力狭小的时候,拿时间换空间的时候使用,中国实力增大的时候,中国人就不可能不称霸,这是中土大地有人口、有土地、有历史文化,所必然发生的结果。这个中国称霸的历史潮流,也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一部份。华夏兴,则天下一统,天下一统,则对外称霸。反之,华夏不兴,则天下大乱。

中国注定要与美国对干

中国历史的潮流,却碰上人类历史的另一个潮流,中国注定要和主导这个“自由、民主”潮流的美国对干,而中国依附的这个中国称霸观,应该是大潮流里的小逆流,势起的很快,也会消亡的很快。

二战前的德国、日本,或是现在的中国,侵略他人仰赖的正当性,是一万多年来,人类社会发展的自然结果,先行发展出农耕文明的社会,因为能制造食物、壮大人口,所以在发明书写文字、建立国家组织后,靠着“枪砲、病菌与钢铁”征战“落后文明”,抢夺资源,并消灭落后文明。这个经济的势,造成文明大小、人种强弱的差别,在帝国主义殖民时代达到高峰。一直到今天,先达到先进文明的民族后代,仍然享有发展的优势。

德国要“呼吸空间”,中国是“中土之国”,这些都是生物性的大,所自然要求的威,所自然达成的霸。

但就在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最巅峰的时候,人类文明出现了新断点,由宗教改革和启蒙思想带来的“自由”观,及因对自由的渴望而改变政府组织为“民主共和”的政治革命,把人类推到一个新文明阶段,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奴隶他人、掠夺他人的观点。在经济资源有限,人类还靠天吃饭的时候,赤裸的武力是决定生存的重要关键。但人在自由后,产生的经济动力,把零和的资源抢夺,变成李嘉图式的交易互惠,“饼可以做大”。自此以后,人类的富裕,不用来自奴役他人,人口,不再是要吃饭的一张嘴,而是能够生产的一双手,能够创造的一个脑袋。

“自由”让人类文明出现新断点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观,就是来自于零和的竞争,就算有千万亩农田,没有新科技的投入,也就只能生产这么多的米,就只足够这么多人吃饭,因此人多就乱、天灾也乱,因为资源稀缺,没饭吃就要吵,就会乱。乱就要打杀,就要分崩离析,要等到一统天下,人民才又有几天好日子过。

但现在的人类社会不用再面临这种饥荒和丰衣足食交错的荒谬日子,因为人类的文明,发展出了经济自由、政治民主的社会,不用比武力,也不会怕饿死。但历史的弧线发展固然如此,并不是每一个社会都在这个发展轨迹上。如果和平的世界里,仍有幻想靠着武力称霸、掠夺他人的军事力量存在,自我阉割的所谓先进文明,并没办法确保先进的自由民主社会能够永续存在。这是美中冲突背后的人类困境,也是自利人性的发展结果,没有警察维护秩序的社会,歹徒必然横生,治安必然破坏。

对现代的中国人来说,中国历史的小势和人类文明的大势,就在身边发生了巨大冲突。中国的先发文明,在帝国主义时代反而变成落后文化,除了霸权旁落、领土人口受威胁外,连民族生存都出现困难,“百年羞辱”让自傲的华夏文化继承人,变成世界的落后民族,因此“复兴民族荣光”是中国的一大任务,也是承继历史大势所必然的结果。但中国复兴的过程里,世界已经拐了个弯,美国建立了新的世界秩序,帝国主义的争霸,变了个模样。日本和德国可以在经济舞台和美国大小声,但又不会有战争发生。放在这种新的,经济竞争的图像里,中国的追求军事霸权,变成了时代错误。而更错误的是,中国之所以能够复兴,竟在于加入了美国的这个新秩序,取得了经济成就。现在居然想用这个经济实力,重打二次世界大战

岳飞穿越了时空,见识到了机关枪,却忙不迭地拿着机关枪,要回宋朝打金兵。这就是共产党的荒谬称霸了。

但不管北京政府多荒谬,中国的确拥有了军事实力,也足够把地球炸翻好几遍,如果世界不用武力把中国打回现代,让其加入自由民主的大潮流,中国终将会是祸害。但美国及世界可能把中国的称霸野心,真正的压制吗?可以,因为中国只有在表面上加入了世界的新秩序,骨子里,仍然是被帝国主义征服的落后文明。

中国成与败都来自于大一统

Jared Diamond在“枪砲、病菌及钢铁”一书的最后,轻描澹写了中国为什么败给欧洲文明。一样拥有欧亚大陆的先天食物生产优势,中国还比欧洲更早有科技文明,但最后帝国主义起源于欧洲,中国则变成被宰割的对象。Diamond说,郑和到非洲的时间,比欧洲人还早,但中国的大一统,让所有的远洋探险变成不可能。只要皇帝一开口,事有可为,但也只要皇帝一挥手,事也会变得不可为。亿万人口只有一个声音,如果这个声音是瞒顸、落后、守旧的,这个大一统帝国,就会是落后退步的。而欧洲从来没有大一统,历史上最大的神圣罗马帝国,都没有统治过一半的欧洲土地。因为欧洲的分裂,欧洲得以在彼此竞争中,推进文明、发展科技。哥伦布就是欧洲的郑和,但郑和的传人在中国没有未来,因为中国皇帝不要出海,但哥伦布却可以在欧洲各国,不断寻求金援,最后找到了西班牙国王,而开启了大航海时代。

郑和和哥伦布的对比,只是中国之所以落后于欧洲的一个例子,还有成千上万的中国和西方的发展差距,都可以归因于中国的大一统。可以说,中国的成与败,都来自于这个大一统。到今天,中国虽然身体在二十一世纪,和世人一样共享科技文明,但中国上亿的脑子、心灵,都还留在“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落后治乱史观。习近平是中国破败史观的最后一搏,现在这个破败史观,挟着军事堀起,要和民主自由大潮对抗,来势凶勐。但习近平所仰赖的帝国实力,还是那个三宝太监下西洋的中国,还是那个全中国亿万人民只有一个声音的中国,没有个人自由,没有创意生产,没有思想交流,亿万人筑的人墙,看似强大,但在更高的文明面前,还是将如摧枯拉朽,一败涂地。唯有落后的治乱史观给完全摧毁,中国才有加入新世界,取得再造的可能。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