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全世界都在围观它给自己棺材钉上最后一根钉子

cowcfj:一个正常人,但凡看过国安法条文都会觉得它问题很大,包括爱国的中国人。但中国人的思考方法,不是去针对这个有问题的法律提出问题,而是反向思考出这是香港人自己招致的恶果:你们当初要不是怎样怎样,现在就不会怎样怎样。但正是因为反抗过,香港人才不会后悔。

jllliiiccco:最后一批被捕者上大巴的时候,围观的人群里,有个少女举起一迭白纸,警察的电筒强光不时扫过她的脸,也不闪躲。我好奇问,这白纸有什么用呢?她说,过去都会在现场举标语,通常都是到场后随便派随便拿那种,今天是国安法第一天,她不知道要举什么才不会犯法。然后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苏联冷笑话:红场上,有个人在派传单,军官到场把人逮捕,却发现传单都只是白纸。军官想了想,对那个人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写什么?“我突然想看看,看起来荒谬的笑话,是不是已经成真了。”少女说。

meilong15:收拾完香港,下一步该收拾西方国家了,一个澳大利亚人不是刚刚被以间谍的罪名抓起来吗?当中共足够强大的时候,任何人在他们眼里都一样的,西方人一样可以像维吾尔人一样被中共处置的。以前他们什么时候敢公然抓捕西方国家的民众?现在美国人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他们都敢公然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并嘲笑英国再也不是昔日的大不列颠日不落帝国。新西兰政府一直保持沉默,就足以说明如今的西方国家今不如昔。(图为6月28日香港终审法院正义女神雕像)

LifetimeUSCN:另类反抗。有香港黄丝小店门口贴上标语,且刻意用简体字:“没有共产党没有新香港”、“党就是民主的代表”。店家解释,这是苦中作乐。

cowcfj:一个正常人,但凡看过国安法条文都会觉得它问题很大,包括爱国的中国人。但中国人的思考方法,不是去针对这个有问题的法律提出问题,而是反向思考出这是香港人自己招致的恶果:你们当初要不是怎样怎样,现在就不会怎样怎样。但正是因为反抗过,香港人才不会后悔。

VOAChinese: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7月1日对记者表示,港版国家安全法的实施是“对基本法的破坏”,“当中国行为恶劣时,必须有后果,否则21世纪会越发不稳定,越发不兴盛,越发危险。”

LifetimeUSCN:香港民主派头脑是清醒的,面对这次立法会改选,民主派像去年区议会选举那样大翻盘难度极大。但是,不能因此淡化这次改选,民主派有一个号召非常悲壮,对选民有感召力:出来投票,增加中共对香港输入专制的成本!

boanwang:当香港传媒大亨黎智英12岁来到香港时,这个城市对他来说就像天堂,充满了希望和自由。他来到香港时一贫如洗,但多年来,他从一名制衣厂工人,成为了以创办广受欢迎的《苹果日报》和直言不讳的民主活动家而闻名的富商。但这种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暗淡,随着国安法的颁布,黎智英说他曾经认识的香港已经死了:“恶法是香港回归中国的‘一国两制’框架棺材上的最后一根钉子”。

胖虎鲸:问一下,当年360大战QQ时,深圳警察去北京周鸿祎,周鸿祎抱头鼠窜去了香港。这件事是真是假?@interwolf:完了,现在跑去香港也没用了。

yjpc06:好莱坞影星李察基尔向美国参议院作证,中国对信息和娱乐等行业的审查制度构成了非关税贸易壁垒。李察基尔,好莱坞的异类,美国真正有良知的影星。过去三十年,凡是风生水起的好莱坞影星、华尔街银行家,或多或少都从中共市场获益。而这种获益,是靠出卖美国、西方利益获得的。都是可耻的蛀虫!

ZhaoMingObserve:人家孩子开了几句关于维尼大帝的玩笑,很小很小的一件事情,绝大部分人从来都没听说过,即使偶尔路过看到了也是一笑了之,没人会记住什么,但经国保视频一威胁,小孩子一上美国之音,事情搞大了,越境言论管控执法,忤逆人伦,挑拨父母与子女关系。父亲是教习思想的,女儿是反维尼大帝的,绝配。

RFA:加拿大华裔女商人孙茜因信仰和修炼法轮功,被判八年徒刑。前辩护律师谢燕益告诉记者,孙茜聘请律师的权利遭剥夺,开庭程序是由官派律师完成:孙茜是无罪的。她被剥夺辩护权、被迫表示放弃国籍、放弃财产、放弃上诉权。这显然是有悖于常理的。孙茜的家属陆续聘请的十三名律师先后受司法局和国保压力而退出案件。谢燕益也因此被吊销律师证。

校长梁山:打架时抬头一看,都是人家的帮手,自己这边连拉架都没有。混成这样,也是蛮拼的!

LifetimeUSCN:习近平回到了毛泽东的朋友圈。

InquilineX:这是常见的“正能量”操作了,在社科类译本中更是常见,凡是提到authoritarian regime时,经常看到“朝鲜等国”,“俄罗斯等国”,看到这个“等”字,基本就明白原文是什么情况。

Annieabc1:7.1加拿大国庆节,和我爸妈在湖边,蓝天如水宁静安逸,眼前是天鹅游水,耳边鸟儿唱歌,空气是一如既往清新自然。多村是有近6百万人口城市,有梦想有改变有多样性,每人有同的感受,但我们都叫它是家。父母从来没想过他们的后半生在地球另一端落户,我问他们后悔不?我爸的话是,感恩都来不及。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