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 让我们从政治局开始 没收他们海外藏匿的资产”

—制裁自上而下从中共高官开始 中共党员都参与了国内外犯罪

从最基本的层面上讲,改变中共政权的方式就是简单的以眼还眼。既然如巴尔所言,中共的方针是破坏直至摧毁美国的经济和民主制度,那么很明显,我们的对华政策应该如法炮制,集中摧毁中共,包括解体它用来控制中国、掠夺民众的政治和经济结构。 在我看来,实现这个目标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是对越来越多的中共官员及其直系家庭成员实施制裁,同时鼓励我们的盟友进行效仿。拒绝向中共高级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提供签证,同时没收他们在美国拥有的财产,这是对他们对中国民众和全世界所犯罪行的一个合适的惩罚。

中共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国家最高决策机构(从左到右):韩正、王沪甯、栗战书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总理李克强、汪洋、赵乐际,于2017年10月25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记者。

7月16日威廉·巴尔做了演讲,为了听到它我已经等待了25年。

美国司法部长直截了当地宣布:中国共产党图谋“推翻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为在全世界推行专制铺路。美国应对这场挑战的方式将决定美国及其信奉自由民主的盟国能否继续决定自己的命运,决定中共及其专制附庸国能否控制未来。”

巴尔使用了一些任何美国官员都未曾使用过的强硬语言,把中共对美国的进攻描述成“一场经济闪电战——一场气势汹汹的、统筹协调的、政府整体参与的战役,企图控制全球经济的制高点,超越美国,成为独霸世界的超级大国。中国(中共)的掠夺性经济政策正在得逞。2010年中国的制造业产量超过了美国。如今中国已经成了全世界‘专制政权的兵工厂’”。

巴尔进一步暗示,我们与中共的较量并不局限于经济和贸易,而是关系到美国自身的生死存亡。

“中共已经发起了统筹协调的战役,贯穿了中共政权和中国社会的所有触角,利用美国制度的开放性达到消灭美国制度的目的。”

他在演讲结尾时重申,“中共的威胁不仅威胁到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而且威胁到了我们的生命本身以及生计”。他敦促美国人“站在一起,抵制中共的腐败专制统治”。

巴尔的演讲所描述的中共威胁几十年来一直与我们生活在一起。在川普当政以前,由于畏惧、贪婪,或者纯粹的无知,几乎没有哪个有影响力的美国人公开承认过它。我们当中承认它的人,比如说彼得·纳瓦罗、章家敦和我本人都曾被视为恐惧贩子而被置之不理。

事实上,时至今日,中共一直对美国生活的每一方面都怀有难以形容的敌意。他们不只是拒绝了自由市场和民主制度,而是在积极努力破坏它、消灭它。我们知道——因为他们已经这样说过——他们是自由民主制度,从人权、公民社会到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方方面面的死敌。

尽管巴尔把美国所面临的致命威胁讲得或许比迄今为止任何官员讲得都清楚,他还是小心地把我们的敌人确定为中共而不是其压迫的民众:“中共使用铁腕,统治着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企图利用中国人民的巨大力量、创造力和才智来颠覆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让全世界对极权统治俯首贴耳。”

司法部长甚至暗示,将来有一天中共将不再统治中国。他告诉美国人他们应该“重新评估他们与中国的关系,只要中国继续被中共统治着”。

努力改变中共政权

如今我相信,正在统治中国的红色王朝迟早有一天会走到终点,美国需要积极地朝着那个方向努力。泛泛地讨论如何促进中国的人权和民主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强有力的计划,具体针对中共的弱点,促使它走向灭亡。

从最基本的层面上讲,改变中共政权的方式就是简单的以眼还眼。既然如巴尔所言,中共的方针是破坏直至摧毁美国的经济和民主制度,那么很明显,我们的对华政策应该如法炮制,集中摧毁中共,包括解体它用来控制中国、掠夺民众的政治和经济结构。

在我看来,实现这个目标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是对越来越多的中共官员及其直系家庭成员实施制裁,同时鼓励我们的盟友进行效仿。拒绝向中共高级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提供签证,同时没收他们在美国拥有的财产,这是对他们对中国民众和全世界所犯罪行的一个合适的惩罚。

通过把数额巨大的腐败案件曝光,这种制裁会在中共不同阶层之间制造怨恨和分裂,在中共与中国民众之间制造矛盾。

众所周知,这个名为“中共”的犯罪集团的很多成员都从事可以称之为“国际洗钱”的活动。多年来,成千上万的中共官员在自己政治上失势之前,或者在中共自身倒台之前,把他们的一些不义之财转移离岸,作为一种“保险”。

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乔纳森·曼索普(Jonathan Manthorpe,文达锋)估算,有大约1万亿美元“被中共高官及其下属偷偷转移出中国”,为的是把他们的资产藏匿在“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或者欧洲各国的可靠的海外避风港”。我相信这个数位远远低于实际数位。

这些资金由家庭成员看护着,他们的任务是照料家庭的海外“投资”,为官员们自己营建一个安全的避风港,以便他们在必要时逃离那个国家。

我敢说,中共政治局的25位委员中的任何一位都有一名家庭成员在美国或者在另一个西方国家。甚至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自己的女儿就从哈佛大学毕业,据一些人说,眼下正在攻读研究生学位。

无数的其他中共各级政府的官员也是一样。前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每天都在谴责美国,但是与此同时,他有一个孩子正在美国上学。如果美国取消这些家庭成员的签证,没收他们的资产,这对中共的打击几乎是所有美国采取的其它行动都无法达到的。

好消息是,对中共官员的制裁已经开始,这一次是针对侵犯新疆维吾尔人人权的行为。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会同美国财政部于7月9日宣布限制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以及另外两名中共官员进入美国。第四名官员也受到了制裁。对陈的制裁具有特殊的意义,因为作为政治局25名委员之一,他是中共最高级别官员之一。

不出预料,中共进行了报复,对相同数量的美国人进行了制裁。这个新的“四人帮”包括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新泽西共和党人)、参议员泰德·科鲁兹(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人)、参议员马克·卢比奥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人)以及美国宗教自由巡回大使山姆·布朗巴克。(奇怪的是,四人都是共和党人,没有任何一名民主党人受到制裁。)

当然,中共的制裁行动仅仅是象征性的,因为“四人帮”并没有兴趣去中国旅游,更没有兴趣到中国投资。但是美国的制裁行动是实实在在的,因为一些受到制裁的中共官员可能真在美国有家和银行账户,由家庭成员负责照料。特别是对政治局委员陈的制裁一定会震慑其他24名委员,他们现在明白了,他们在美国的财产以及他们进入美国的权利再也得不到保证了。

也许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外交部女发言人在制裁了所谓的“四人帮”之后看上去急于暗示双方相互制裁目前已经告一段落。

她用哀伤的语调说,“我们不打算实施更多的制裁,希望美国方面也不打算。

我们应该这样回应:我们的制裁才刚开始

但是我想建议那些制定对华政策的人不要浪费任何人的时间去制裁低级别的或者中等级别的官员。

中共病毒瘟疫的始作俑者和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杀戮的始作俑者是同一伙人。他们不是华为等中资公司的老总,或者新疆的省级官员。确切地说,他们是政治局委员,最重要的是习本人。中国的权力集中在极少数人手里,这些人应该最先受到制裁。

所以,让我们从政治局开始,没收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在海外藏匿的资产

还有什么方式比没收——以大张旗鼓的方式——他们在美国的不义之财能更好地向中国民众展示中共的高级官员如何抢劫他们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还有什么方式比拒绝他们的赴美签证能更好地展示他们的腐败犯罪行为是不被文明世界所接受的?

当我们公开曝光政治局委员们的不光彩之后,我们就转向全体中央委员和人大代表,然后制裁每一名中共党员。这些行动,如果有序实施,将在中共内部各阶层产生巨大骚动,扩大中国民众与他们的政治主人之间原本已经巨大的裂痕。

中共领导人当然明白,如果美国以这种方式清除他们的统治合法性,他们将面临的危险会有多大。这就是为什么制裁中共党员的想法刚在美国决策圈内讨论,《环球时报》就惊慌失措地大谈中共如何如何是中国社会的“心脏和神经系统”。

它宣称“反对全体中共党员无疑就是反对全体中国人”。

中共喉舌的另一篇文章则狂吼,“美国对中共党员实施旅行禁令是‘多疑症’”。作者写道:“中共来自中国人民,是无法与中国人民分割开的”。

啊!是的,是可以分割开的。

中共最大的恐惧就是我们的政策。

原文Sanction the Leader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Then Work Downward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史蒂文·W·莫舍尔(Steven W. Mosher,毛思迪)是人口研究学会会长,著有《亚洲的霸凌者:为什么中国梦是对世界秩序的新威胁?》(Bully of Asia: Why China’s Dream is the New Threat to World Order.)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even W. Mosher撰文/秋生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9/1482824.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