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为什么中共国的教育系统无法培养出杰出人才

作者:

钱学森之问

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钱学森的时候,钱老感慨说:“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钱老又发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

“钱学森之问”是关于中共国教育事业发展的一道艰深命题,需要整个教育界乃至社会各界共同破解。今天我不揣冒昧,就来谈谈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所谓民国就是指辛亥革命以后于1912年成立的中华民国,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如果不考虑台湾,中华民国在大陆历时37年,其中大部分时间处于战争状态:1913年有“二次革命”、1916年有“护国战争”、1924年~1928年有“北伐战争”、1930年有“中原大战”、1931年有“9·18事变”、1937年~1945年有“抗日战争”、1946年~1949年有“国共战争”,期间还穿插着无数地方军阀之间为争夺地盘而爆发的混战,如直奉战争、孙中山和陈炯明争夺广东省统治权的战争、共产党国民党井冈山打到延安的“第一次国共内战”等等。就是这么一个乱哄哄的时代,为什么却涌现出了一大批杰出的人才?教育家有严复、蔡元培、晏阳初、张伯苓、陈鹤琴、马相伯;国学家有梁启超胡适梁漱溟、熊十力;文学家有鲁迅、沈从文、张爱玲、矛盾、老舍、巴金;画家有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科学家有李政道、杨振宁、钱学森、童第周、李思光、竺可桢。总之,那个时期可谓大师云集!

有人说是因为那个时候大学教授的工资高,教授们可以安心从事科研。我们先看一下1917年北洋政府教育部颁发的《国立大学职员作用及薪俸规程令》:

级别

正教授

本科教授

预科教授

助教

讲师

外国教员

第一级

400

280

240

120

每小时二元至五元

薪数别以契约定之

第二级

380

260

220

100

第三级

360

240

200

80

第四级

340

220

180

70

第五级

320

200

160

60

第六级

300

180

140

50

与当时作为一个普通员工(北京大学图书管理员)的毛泽东8块钱/月的工资相比,大学教授的工资实在是太高了!可是这种美好的日子只是昙花一现。由于各省政府都截留税款,中央政府基本上没有财政收入,政府支出只能依靠向外国借钱度日,教授们的工资经常被政府拖欠,还引起过几次抗议。所以,说民国大师辈出的原因是因为教授们工资高至少是不够全面的。

民国初肇,由于踢开了满清专制政府这块绊脚石,中共国包括教育、司法在内的各个领域都实行了彻底的改革,剪辫子、放小脚、废科举、办新学、立宪法、引进西方国家的刑法和民法制度,举国呈现出一派除旧布新的进步气象。我们现在实行的政治、法律、社会、经济制度,大部分都是那个时期建立起来的,虽然有些地方做了修修补补(比如经济制度从私有制变成公有制再变回私有制),但整体上没有大的变化。学校教学内容的设计,也完全是按照西方国家的教学内容安排的,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历史、外语等等,样样俱全、无一缺失!可是为什么我们在文化和科技上仍然是一个落后的国家?像中兴通讯这样在中共国算得上一流的科技公司,美国一制裁,说垮就垮了呢?最后为了保住公司八万人不至于失业,2018年7月,不得不向美国缴付10亿美元罚款和4亿美元保证金,30天内撤换全体董事和二级以上管理干部,并且接受美国任命的特派员进驻公司实行监管。有人把这次中美的“芯片战争”与1840年中英的“鸦片战争”相提并论,认为这是一次因为科技落后导致的巨大的国耻!

中共国科技的落后是个事实,不是房地产的繁荣可以掩盖得了的,诺贝尔奖的获奖情况最能反映出一个国家的科技水平。下面这个表是我根据网络资料统计的诺贝尔奖前十名获奖国家的情况,表中数字是奖牌数量,当某一项诺奖为多人共享时,如果共享者属于同一个国家,那么在该国名下只记一次,如果共享者属于不同国家,那么分别在每个国家名下各记一次。这样,我这个表中记录的是各国的获奖次数,会比各国的获奖人数少,总数却比实际颁发的奖牌多。

中共国及前十位诺贝尔奖获奖国家统计表(1901~2018年)

美国

英国

德国

法国

瑞典

瑞士

日本

俄罗斯

荷兰

意大利

中国(人)

350

112

82

59

32

28

22

20

17

14

5

中共国人所获的5个诺贝尔奖中,和平奖占2个,文学奖占2个,自然科学方面的奖只有1个,就是屠呦呦2015年获得的生物医学奖。和平奖和文学奖因为和意识形态联系紧密的原因,除了莫言这个文学奖以外,其他三个奖都不被中共国政府承认,这里我们就不去评说了。总之,诺贝尔奖的获奖数量与中共国庞大的人口基数相比太不相称了!2018年美国人口3.27亿,中共国人口13.9亿,中共国人口是美国的4.25倍,按照人口比例,对应美国350次诺贝尔奖,中共国应该获得1487次诺贝尔奖才相称!如果说美国建国时间有二百多年,中共国只有七十年,不具有可比性的话,那我们拿日本以色列来对比,就完全具有可比性了,因为日本二战以前一次诺贝尔奖都没有获得,所有诺贝尔奖都是1945年以后获得的;犹太人在二战以前处于亡国状态,以色列国是根据1947年联合国181号决议于1948年才建立的,仅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间早一年。2018年日本人口1.27亿,中共国人口是日本的十倍多,日本获得22次诺贝尔奖,如果按比例类比,中共国应该获得240次诺贝尔奖!以色列国土面积和北京差不多,人口只有871万,中共国人口是以色列的159.6倍,到2018年,以色列已经获得10次诺贝尔奖,如果按比例类比,中共国应该获得1596次诺贝尔奖了!这种类比,实在是让我们中共国人深感羞愧!

经过深入思考,我认为造成中共国科技落后有两个重要的因素不应该忽略:一是社会责任感,二是科学思维方法。

回顾大师们走过的历程,我发现他们的青春期正处于国家危难的历史紧要关头,革命思潮席卷中共国大地,除旧布新、救亡图存的精神深深地激励着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使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具有了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们需要为国家寻找出路,传统文化显然无能为力,因为,如果传统文化可以使中共国富强,那么中共国就应该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就不是我们去学习西方,而是西方来学习我们了。出路只有一个,那就是向西方发达国家学习。因此,有志向的青年纷纷出国留学。严复留学英国、蔡元培留学德国法国、胡适留学美国、竺可桢留学美国、严济慈留学法国、钱三强留学法国、鲁迅留学日本、徐悲鸿留学法国。除了梁启超没有留学经历外,这些民国大师都有留学经历。那个时候的年轻人出国留学,是真正认识到了中共国的落后,出国留学是打心眼里想向西方国家学习的。

相反,现在的年轻人出国留学,普遍抱有一种暴发户心理,内心并不觉得我们比西方国家落后,我们中共国的高楼大厦比美国多、高速公路比美国新、高铁比美国发达,晚上坐在上海外滩昆明滇池边上吃饭、喝茶,看那五彩缤纷的夜景,真的分不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很多人因此就洋洋得意了,就认为中共国已经超越美国了,骄傲和轻狂的心态溢于言表。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篇令人喷饭的毕业论文——《论安阳师范学院强于哈佛大学》。论文作者完全置客观事实于不顾(如教授数量、世界核心刊物发表原创论文数量、论文观点被其他作者引用数量、诺贝尔奖获奖人数等等),通篇都以主观臆断作为论据进行所谓的“论证”,是一种典型的违反科学思维方法的感性思维作品。据说论文答辩时全体审核老师眼里噙着激动的泪水起立鼓掌!无独有偶,清华大学胡鞍钢教授在十年前就到处鼓吹中共国在经济上、军事上、综合国力上已经全面超越了美国的观点。既然如此,中共国人当然没有必要再向西方国家学习了,中共国人出国不应该叫留学,而应该叫做“传经送宝”才对!出国留学在这些人看来不过是去享受人生,或者混一张外国文凭以便回来找个好单位罢了,完全没有了民国时期年轻人那种救亡图存的社会责任感。由于有了这种暴发户心理,中共国人的脑子就像装满水的瓶子,再也容纳不下任何新的思想。我接触过不少海归,从他们嘴里经常听到的是“在国外我最讨厌别人说我们中共国不好!”这样的话。这和民国时期出国留学的年轻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民国时期的年轻人是认识到自己国家的缺点才出国留学的,所以他们能学到别人的优点,今天的年轻人根本不承认自己国家还有缺点,出国留学还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读书学习的起点就是要有要敏感的心灵,要有问题意识,要带着问题去读书,要本着解决问题这个目的去读书,否则读书的时候就调动不了思维,这就是孔子批评的“学而不思”状态。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就背离了读书学习的目的,人的思想也就不可能通过读书学习获得提高了。我想,这就是今天虽然每年有十几万年轻人出国留学,却没有一个人成为大师的重要原因了!今天中共国的年轻人忘记了,钢筋水泥是别人发明的,铺马路的沥青是别人发明的,灯泡是别人发明的,汽车、火车、电脑、手机、网络全部都是别人发明的!清华大学张维迎教授在一次学生毕业典礼上说,人类至今产生了1600多项重要的发明,其中只有六项是中共国人发明的,而且这六项发明还是公元1500年以前发明的,在此之后中共国人一项重要的发明都没有了。他说,世界如果没有中共国,人类同样会生活在今天的物质文明之中,但是如果没有美国和英国,人类今天还会停留在点蜡烛、坐马车的落后状态。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对人类来说居然如此无足轻重,对稍微有点自尊心的人来说都应该感到无地自容!如果这种暴发户心态不改变,中共国就会变成东亚的沙特阿拉伯。我在网上输入“沙特阿拉伯”和“诺贝尔奖”这两个词,想了解一下沙特在诺贝尔奖方面的获奖情况,搜索结果只有“18名诺贝尔奖得主吁沙特学术界谴责政府鞭笞博主”这么一条报道,还是2015年1月10日的旧闻。报道称,一个名叫巴达维的博主因在博客上“侮辱伊斯兰教”被判连续20周每周一次鞭刑和10年监禁,每次鞭刑为50下,他在本月初受到了第一周的50下鞭刑。虽然沙特阿拉伯人均收入在2018年高达2.34万美元,有汽车、飞机、电脑和高楼大厦,可是它在文化和科技上仍然是一个侏儒。在沙特人眼里,因为他们有万能的真主关照,所以他们的国家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国家,而且十全十美,没有任何缺点需要改进。所以,沙特人不可能有问题意识,他们的心灵早已麻木,这样的民族怎么可能获得诺贝尔奖!又怎么可能为人类做出贡献!如果中共国是一个小国,在文化和科技上做个欧美国家的跟屁虫也就算了,问题是我们是一个有着强烈民族自尊心的人口大国,我们绝不应该堕落到沙特阿拉伯那样的地步!要使中共国不堕落到沙特阿拉伯的地步,我们的教育就必须培养孩子的问题意识,有了问题意识孩子才可能有社会责任感。所以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文莱说,教育的目的在于培养学生“自由的精神、公民的责任、远大的志向。”他所说的公民的责任、远大的志向就是社会责任感。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议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30/1483190.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