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何桂蓝:是你们每一个人的一票起了作用 中共被逼撕下最後一点伪装

作者:
“革命是求生,而不是求死。反抗,就是求生。那些觉得揽炒是消极的人,只是未意识到香港已经差到甚麽地步。建制派说,立了国安法香港就会平静。但如果那安静是建基於六百几人被告暴动,那不是平静吧……揽炒消极还是积极,取决於你看到的香港是不是真实的香港。‌‌”

收到被DQ的消息,说实话,团队固然有所失落,但也不无兴奋的声音。面对虚拟的自由、虚拟的议会政治多年,一直苦无突破的香港民主运动走到今日,我们终於见到中共被逼到一个地步,不得不撕下最後一点伪装,暴露香港从来就没有‌‌“正常‌‌”议会政治的事实。

的确,从往绩看来,‌‌“立场姐姐‌‌”是其中一个最没有理据被DQ的人物;然而今日被DQ,我并不惊讶,甚至觉得这是对民主运动,更为有利的结果。十分感谢26,802位投票给我的选民,以及初选投票的61万人,但请相信,你们的一票,并没有因为政权的专横而被浪费。觉得失望的朋友,请容我解说如下:

对香港而言最坏的情况,就是选举‌‌“如常‌‌”进行。个别候选人被DQ,社会快速消化,然後选举一切如常。初选61万人毋惧《国安法》投票的结果,令北京看得清楚,《国安法》已不足以恫吓港人、完全消除35+的可能性;而DQ风险较高的候选人成为出线主流,亦令北京无法再透过DQ少数人就让选举继续进行。

逼到中共走到这一步的,不仅仅是甚麽外国势力,而正正是每一位仍未放弃、仍然传承着运动精神的香港人。运动精神是甚麽?揽炒啊。反抗,是求生的唯一出路。

自2016年夏天首宗DQ出现,香港人早已失去在正常选举中投票的权利,今日一幕,更是将选举最後一点神圣完全杀死。香港社会已再无理由回避事实:这一次大规模DQ,完全将选举作为‌‌“以神圣一票选出民意代表‌‌”的机制无效化,也将鸟笼式选举吸纳、消弭政治运动能量的功能完全扼杀。

议会仍是一条战线,但相信在所有香港人眼中,‌‌“选票‌‌”与‌‌“民意授权‌‌”,在今日香港这个威权政体下的意义与价值,已经完成转换:从‌‌“票选贤与能‌‌”去‌‌“代表‌‌”人民,变成作为抗衡政权操控的政治行动。

感到悲愤、失望、气馁,是很正常。但来到这一步,香港人,是时候抛开民主运动有‌‌“时间表‌‌”、有既到计划与路径、有‌‌“路线图‌‌”的观念:议会之路,从来就不可能将我们带到民主化的终点。

从2019年起,我们就身陷巨大的不确定当中,但正正是这样的不确定性,打开了香港突破中国死局的缺口。没错,香港此去是迎向光明,还是坠落深渊?这一个问题,没有任何当下在政治场域中的人能够回答。但纵观历史上的民主运动,史书上的记载,当然是有着惯性与轨迹,但身在其中、承受政权压逼而匍匐前行的反抗者,在投身抗争的时候,又怎会明确见到成功的方法?还不是以理念为先,面对压迫仍然一往无前,直到成功突如其来的一日。

Endgame是一个漫长过程,终点未知。

或者会,在见证成功之前,率先迎来自身的毁灭。昨日,四名学生因言论被以‌‌“国安法‌‌”拘捕,至今仍在警署被扣留——2019年的伤痕,从未治愈,也从未有一刻被忘记。专制治下,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非‌‌“代价‌‌”,而是对运动的推进。

五月,华府反击国安法、宣布香港不再享有自治地位那一夜,写下的这段说话,仍然适用:过往一年,香港人凭藉如水的灵活与柔韧,一次又一次创造出新的抗争形式。小小的香港,竟能奇迹地突破现实的大国地缘政治框架;进入国际视野的,不是香港的经济地位,而是无面目、和勇不分、担起‌‌“时代革命‌‌”旗帜的抗争者——正是一个又一个香港人的决志与觉悟,汇水成浪,开启了本不可能的新路径。

就是我们这一代,就在此刻;所谓‌‌“时代革命‌‌”,分野不在年龄,而是我们共同面对的宿命。香港的命运,就由活於这个时代的香港人的意志去开创,绝不要将责任再推卸至再下一代。只要知道仍有香港人未放弃,我们彼此,都要并肩走下去。

各位仍未放弃的香港人,我们同呼吸,共命运,一息尚存,力战不降。

***

‌‌“革命是求生,而不是求死。反抗,就是求生。那些觉得揽炒是消极的人,只是未意识到香港已经差到甚麽地步。建制派说,立了国安法香港就会平静。但如果那安静是建基於六百几人被告暴动,那不是平静吧……揽炒消极还是积极,取决於你看到的香港是不是真实的香港。‌‌”

‌‌“所以我不是没有未来,而是为了看到未来,我要打破现在的局面。‌‌”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31/1483522.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