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内循环太惨 习近平出新战略? 中共政治局会议释危机信号 5G大跃进:运营商交不起电费

中共宣称99%外资续投 网喷 川普:抖音可能会遭到美国封杀 中国消费类企业利润大减15% 要“内外双循环”打持久战 习近平十四五战略思路初显 中共刺激经济使巨债雪上加霜

7月30日,中共政治局召开年中会议,提出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看待中国面临的问题,同时定调下半年经济,研议“十四五规划”等,而经济内循环的说法则变成了大循环。美媒文章指,中共振兴经济的措施与西方背道而驰,中共投资拉动经济的做法弊端已经显现。有学者指出,中国百姓消费不振的原因是中共瞎折腾造成的。中国5G建设中“大跃进”也再次表明中共不按市场规律做事。因5G设备利用率太低,中国联通洛阳分公司最近要求,关闭5G基站降低耗电量,引来网友嘲讽。周五川普总统表示要对抖音动刀,同时传微软正在洽购抖音美国业务。

中共改口称“内外双循环”打持久战,十四五战略思路初显?

中共中央喉舌《新华社》说,中共政治局7月30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决定10月召开十九届五中全会,议程是研究关于制定“十四五规划”及“2035远景目标”的建议等。

面对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的国内外环境,政治局会议提出,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看待面临的中长期问题,因此给出的“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指导方针,而非单纯局限在下半年的经济工作。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中共提出经济内循环,但反应极差。普遍认为,经济内循环是死路一条,可以倒退回40年前。所以,这没几天,中共就改词了,不叫经济内循环了。换了个词,叫“国内国际双循环”。其实是换汤不换药。

至于中长期的路径选择,政治局会议是这样讲的,即“要坚持结构调整的战略方向,更多依靠科技创新”;会议还提出要“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这里首次提出“跨周期”、而非通常所讲的“逆周期”。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丁爽对路透社表示,会议还强调了双循环,提到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这都是中期的目标,着眼点都比较长。

他指出,这一方面是因为国内经济有结构性问题,另一方面国外面临的形势包括中美博弈等,这些都是比较持久的问题。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路透社表示,中共这次比较正式提出了内外双循环的说法,国内主要是供给侧改革为主体,以消费和投资来带动,加入国际大循环,这是改革的方向。

由于中共的瞎折腾,中国的消费一直没有提振上去。

独立智库天钧政经指出,中共近年来不断高喊拉动内需、刺激消费,但收效甚微。因为中共历次运动都是以伤害百姓利益、掠夺百姓财富收场的,导致百姓提心吊胆不敢花钱去消费,并因此中国储蓄率世界第一。

中国消费类企业,上半年利润大减15%

日本经济新闻》7月31日报道,以在上海和深圳上市、截至7月28日已披露业绩预期的企业为对象,进行的统计显示,中国消费类1600家上市企业,在2020年1~6月净利润同比减少15%左右。

其中阿里巴巴集团出资的家电连锁企业苏宁易购,1~6月出现2.4亿元的最终亏损,涉足家具业务的居然之家,也出现5成以上的最终利润下降。

中共制造的这场全球危机重创世界经济,世界各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通过各种方式振兴经济,但中共和西方的做法完全不同。

中共振兴经济的措施与西方背道而驰

纽约时报》7月30日报道,中共通过建设以摆脱经济衰退的计划,与大多数西方政府的政策形成了鲜明对比。西方经济学家通常建议将资金直接转移到消费者手上,而不是修建更多铁路和高速路。

北京大学的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指出,“把钱给消费者,比把三分之二的钱花在钢铁、石油和其他东西上更有效率。”

今年春天,中国许多地方政府尝试通过发行每张价值数美元的餐饮和其他消费的优惠券来重启消费支出。但中共中央政府随后否决了这一想法,转而推动各省市投资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最近的建筑热潮规模巨大,徐工集团获取不少利益。中国有37个城市正在建设总计150条新地铁线路,该公司正在为其中一半的城市制造所需的设备。

中共的基建投资令大型国企徐工集团生意兴隆,但中国广大地区和徐州其他一些地区却依然在挣扎求生。

过去,徐州一座覆盖两个街区的建材市场里挤满了购物者和修理工,尘土飞杨,有许多专营油漆、碗柜和五金商品的小店。但是目前,除了商贩,这里空无一人。砂浆销售员单克虎说,唯一的顾客就是想低价囤积商品的投机者。

徐州的食品批发市场也有类似的担忧,这一开放式的钢棚市场有如迷宫,足有一个街区长。餐馆用品商贩曹芳说,餐馆基本上已经不再购买炊具和盘子了。

在另一个商贩的摊位上,有一半的香蕉已经熟得卖不出去了。

中共基建投资拉动经济,使中国巨额债务雪上加霜

中共重投资轻消费的拉动模式,弊端已经显现。

纽约时报上述报道还提到,地方政府大量举债来支付建设费用,使中国的巨额债务雪上加霜。偏远地区的建设项目更是难以产生足够的经济回报来偿还债务。在小型城镇建成的数十个新高铁站,最终很少见到付费的乘客。在一些站点,每天只有不到三次列车停靠。

还有一些中国经济学家说,中国不需要更多破纪录的大型项目,而应该从一些规模不大的项目中受益,比如在靠近居民住宅的地方修建更好的排污管道。这些基础设施项目可以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但不会给负责监督这些项目的地方官员带来多少荣耀或政治回报。

中共政治局会议“安全”成关键词释放危机信号

中共此次政治局会议在原来推动经济须“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基础上,新增“更为安全”的表述。

贵州大学经济学院退休教授杨绍政自由亚洲表示,中国经济本身长期存在着不安全的因素,不仅现在不安全,从中共建政以来一直不安全,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大问题,比如,粮食放生产卫星,导致大饥荒,数千万人被饿死。中国经济不安全,原因在于中共对经济的全面干预和控制。

北京独立学者查建国认为,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两次提到“安全”,其涉及的问题是有区别的,第一个安全是指国内政治体制的安全和国外防止战争的安全,第二个安全是指安全发展,指在发展过程中要避免出现危机,金融危机,经济断崖式下降。

面对美国等西方国家从经济、金融、政治、外交和军事的全面封堵和围剿,中共意识到生存的巨大危机。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