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不得了!深圳超市付现金要登记 泡沫爆裂前兆货币政策走钢丝 国民财富或一夜之间变共产

中国粮食缺口1.3亿吨? 中国市场空前疲软复苏无望 被逼西窜?大疆无人机大裁员 躲国安法 中资迁离香港 巨头吉利和恒大利润腰斩

中国汽车巨头吉利和房企巨无霸恒大,上半年净利润都近乎腰斩!全球最大无人机制造商大疆正大规模裁员。多位经济分析人士认为,中共经济复苏的说辞“被夸大了”。实体经济不济,最近中共频频在货币政策上做文章。已将数字货币试点扩大到28个省市,深圳更是有超市要求顾客使用电子支付,使用现金就需要登记个人信息。有评论分析,中共央行货币政策忽松忽紧,这种操作是泡沫爆裂的前兆。

中共智库周一发布报告称,5年后中国可能出现1.3亿吨的粮食缺口!

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仅外企,现在连中企也开始撤离香港了。TikTok的竞争对手,中国科技企业BIGO Technology,把伺服器从香港迁至新加坡

中国5年后恐现1.3亿吨粮食缺口

中共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星期一发布《中国农村发展报告》,说2025年中国可能出现1.3亿吨的粮食缺口,其中水稻、玉米、小麦等3大主粮约占2500万吨。

中央社综合新华网、人民网报导,该报告说,目前中国农村发展中仍面临诸多矛盾和问题,例如农民“种粮积极性下降”、持续增收难度加大、农村高龄化日趋严重、农村民生短板突出、村庄分化日益加剧等,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这项报告预测,到2025年,中国全境城镇化率将65.5%。保守估计,新增加的农村转移城镇人口将超过8000万人。因此,全国从事农业人员比重将下降到约20%。然而,全国乡村60岁以上人口比重将上升到25.3%,约为1.24亿人。

近来,海外媒体注意到习近平有关节约粮食的谈话,并关注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

报道说,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言人付凌晖14日表示,中国的农业基础不断夯实,粮食生产能力和稳定性“有充足条件和基础”。

中共货币政策走钢丝显现泡沫爆裂前兆

周一,中共央行对本月到期中期借贷便利(MLF)超额续做,向市场注入7,000亿元流动性,规模之大令市场大感意外。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8月将面临近3.5万亿元人民币的资金缺口,包括MLF、逆回购和和同业存单到期,以及地方政府专项债等发行的冲击。

由于实物出口明显下滑,中共对金融市场的重视超过以往,目的是吸纳更多资金流入,平衡国际收支账本,稳定人民币汇率

周日,中共证监会原主席肖钢接受证券时报专访时表示,中央强调,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枢纽地位,从某种意义上来理解,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资本市场。

维稳股市,也可能是防范风险,中国股市还未跌多少,中共央行随即迅速加码货币政策。

8月14日,中共央行以逆回购操作方式向市场投放1,500亿元资金,中国股市开始明显上涨。

中国著名经济达人“凭栏欲言”表示,这说明中国股市典型的水牛市特点。

尽管货币宽松可以推涨股市,但同时伴随着汇率压力。

“凭栏欲言”说,从2015年开始,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逐渐累计,2015-2018年,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中国对外收支连续4年累计逆差达到了7,096亿美元。

人民币贬值将引导资金外流,造成中国资产价格下滑,因此,在中国存在一个稳汇率还是稳资产价格(包括房地产价格)的悖论。

2019年,通过加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人民币汇率压力暂时得到缓解,对外收支由逆差变为顺差245亿美元,但这种加大开放所导致的资金流入是一次性配置到位的。

2020年,贬值压力重新袭来。2020年1-5月,对外收支累计逆差194亿美元。2020年6月初开始至今,或受到汇率压力的影响,人民币货币政策收紧,随后6月份吸引236亿美元热钱流入。1-6月累计,中国国际收支总顺差20亿美元,人民币汇率压力暂时消失。

“凭栏欲言”判断,目前中共货币政策松紧难以平衡:一旦收紧货币政策,股市等资产价格会迅速失去支撑,施压货币政策放宽;然而,如果放宽货币政策,国际收支会迅速陷入逆差施压汇率,施压货币政策收紧。

中共央行在这两点之间几乎找不到平衡点,只能以频繁的政策调整试图延缓泡沫爆破。

“凭栏欲言”提醒,中共央行的这种操作是泡沫爆裂的前兆,此前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已经警告:要做好泡沫破灭的准备!

中共扩大数字货币试点,国民财富或在一夜之间变“公产”

中共周五发布通知,将数字货币试点扩大到28个省市,周一,深圳已有超级市场要求顾客尽量使用电子支付,以现钞付账者需要登记个人信息。

自由亚洲电台》今天17日报道,据来自山西的商人董永琪透露,深圳超市开始限制民众使用现钞。例如,在深圳的永辉超市要求顾客,尽量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如果使用现金,必须登记个人姓名及银行账号。

董永琪表示,数字货币对于中国百姓来说肯定是弊大于利,个人利益与隐私都受到侵害。所以数字货币就是为回到票据时代,回到计划经济作准备。

中共官方宣传强调,使用数字货币对民众而言“差别不大”,显然是敦促民众接受这一观念。

董永琪表示,中国的数字货币与西方民主国家的有本质上的区别,自由国家的数字货币是区块链的性质,是去中心化的,但中共的数字货币是由中共央行负责。

金融学者司令认为,中共政府倘若全面推行数字货币,“交易将完全置于政府的监控之下,有利于政府收入增长。如果数字货币大力推行,有可能是21世纪的公私合营,也就说国民财富,如果政府失去信用,他完全可以一夜之间变成公有制。”

司令认为,中共央行作为数字货币中心,民众的货币交易受到监控及追朔。同时防范资本外逃,换汇及金屋藏钱。

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表示,科技应该是造福人类的,但在中共手中完全变了样,成为加强中共对民众监控的工具了,变成中共暴力权力机构之外的重要统治手段。人脸识别技术、身份证防伪技术等等莫不如此。

杨旭说,中共现在内外交困,各种问题是按住葫芦浮起了瓢,已到了中共这种发展模式的极限。重回计划经济、一切归零,并非不可能,在中共眼中维护其政权稳定,可以穷极所有手段,百姓的利益如同炮灰。

杨旭表示,中共这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让国民财富一夜之间归零,可谓易如反掌。

市场空前疲软,中国经济复苏被高估

江系港媒《南华早报》报道,与去年同期相比,2020年前七个月的国内零售业数据均显示负增长,这显示国内市场需求持续疲软。

财务风险评估公司科法斯(Coface)亚太区经济学家卡洛斯(Carlos Casanova)说,北京关于经济复苏的说辞“被夸大了”,他认为,中方并不能完全不受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实现其宣称的经济发展数字。

中国政策科学协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目前中国消费者的需求仍然不足,“每个人都担心就业,收入下降,所以每个人都不敢花很多钱”,他称,中国经济复苏并不足够强劲。

野村证券(Nomura)首席中国分析师卢婷说,业界对下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过于乐观,七月的中共政治局会议证实,中国经济距离抗疫引发的经济衰退仍然很远,难以取消对经济调控与刺激政策的依赖。

经济学人智库分析师佩杰里特(Imogen Page-Jarrett)表示,目前中国“国内需求仍然疲软,经济活动的主要驱动力是国家主导的投资以及工业产品和商品的库存。”

为躲避国安法,又一中国科技企业把服务器迁离香港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公司面临美国总统川普施压。规模较字节跳动小的对手BIGO Technology,如今试图强调本身运作独立于中国母公司欢聚集团,并把伺服器从香港迁至新加坡。

Bigo的短影音平台Likee和直播应用程式Bigo Live,是字节跳动旗下热门短影音平台TikTok的竞争对手。

美国当局虽未点名Bigo,但公司高层告诉路透社,Bigo希望不会被砲火波及。负责政府关系的Bigo副总裁麦克‧王(Mike Ong,音译)在新加坡Bigo总部受访时说:「香港局势存在某些疑虑。…安全起见,我们已决意,确定要把它们(伺服器)迁到新加坡。」

欢聚时代公司首席执行官李学凌是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只要一个公司是中国人拥有,这个中国人就受中共的法律控制,要负责配合中共提供情报。所以,搬家到新加坡当然有帮助避嫌,但还是会在中共控制之下。

疫情重创吉利汽车:净利下滑43%,出口销量下跌49%

陆媒《界面新闻》报道,根据吉利汽车8月17日发布的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2020年上半年,公司整体营收368.20亿元,同比下跌23%;集团净利润为23.20亿元,同比下跌43%。

吉利汽车将2020年销量目标从141万辆下调约6%至132万辆。目前,吉利汽车年度销量目标完成率仅为四成。

欠债超万亿,中国恒大上半年利润预计下降46%

8月16日晚间,中国恒大发布盈利预警,截至6月末,公司核心业务净利润和净利润均有所下降。其中,核心净利润预期约193亿元,同比下降约37%;净利润预期约147亿元,同比下降约46%。

中国恒大以欠债而闻名,据恒大官方数据,2019年上半年公司总资产为2.09万亿元,总负债金额为1.75万亿元,为同时期房企负债金额第一,资产负债率达到83.55%。据悉,恒大集团每年单单是利息成本就达到至少100个亿。

被逼“长征”?传无人机大疆大幅裁撤营销团队

全球最大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因国家安全与资讯安全因素,已遭美国内政部下令全面停飞。受其影响,大疆正在大幅削减全球销售和市场营销团队。

《自由财经》8月17日报导,大约20多名现任和最近离职的大疆员工透露,员工数量约达1.4万人的大疆正计划大幅裁员,目前深圳总部的公司销售和市场营销团队从180人削减至60人,一度高达40到50人的全球影片制作团队也大幅缩减至约3人,在韩国的6人营销团队已被裁撤。

一位大疆前高级职员称,大疆创办人汪滔将公司裁员比喻为:中国共产党在1934年以牺牲数千人生命得以逃命的“长征”历史经验,从侧面证实了大疆面临的国际上的危机。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大疆创办人汪滔的说法显示他的思路还是中共的哪一天,和任正非说的杀出一条血路有相似之处。长征其实是被围剿不得不流窜,也不是只死了几千人。即使按中共的说法,中央红军(后改称红一方面军),长征前约八万八千长征到达陕北只七八千,损失近八万。 红二方面军出发前计有一万四千余,到达陕北后计有一万一千余,损失三千余。 红四方面军的牺牲最为惨烈,出发前号称十万之众(实际上只八万),长征后再经西路军之败的损失,锐减至一万四千余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18/1490837.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