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水淹大佛那年出大事如今要翻版?央视不报:民众悲惨才开始“河流和路一样高”重庆创纪录

水漫佛脚 中共任百姓“自生自灭”吗?

三峡遇建坝以来最大洪水,水库对长江上游雪上加霜。德国水利专家王维洛的推断已经应验:重庆被淹成这样,三峡大坝是祸首!“河流和路一样高”,重庆水位高达191.62米创纪录。网传众多视频显露:水灾下民众的悲惨日子,才刚刚开始。水漫乐山大佛佛脚,中共完全是在任由洪灾“自生自灭”吗?水淹乐山大佛,71年前也曾发生,那年大陆出了惊天动地大事。如今,会有这样的大事发生吗?

三峡遇建坝以来最大洪水 水库对上游雪上加霜

图:长江第五号洪水经过重庆主城区,重庆遭遇二十年来最大洪水。

由于长江5号洪水与嘉陵江2号洪水双重夹击下,重庆寸滩水位于8月20日上午8点15分达到191.62米,流量达到74,600立方米每秒。

而长江寸滩水文站水位的警戒线是180.50米,保证水位为183.50米。

因此此刻寸滩水位超出保证水位8.12米,被长江水文网认为是1939年建站以来最高峰水位。

据公开记载,1981年7月大洪水时,寸滩的水文站水位是191.41米,流量85,700立方米每秒。

据长江水文站实时水情数据显示,8月20日凌晨4时,寸滩水文站水位就突破191.41米,最大流量为74,600立方米每秒。

大陆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的儿子黄观鸿博士向大纪元表示,尽管寸滩的水文站的最高水位超过1981年的洪水,但是流量要少(11,100立方米每秒),水位高主要是洪水到三峡水库时有回水顶托的缘故,就其最大流量比不上1981年的洪水,因此就寸滩站而言,历史上最大的洪水还是1981年的大洪水。

 

图:长江水文网实时水情六个不同时段三峡水库的入库流量和出库流量。

大陆长江水文网19日曾公布长江第五号洪水20日上午8点,经过三峡水库时最大的入库量预估73,000立方米每秒。然而,实际情况是8月20日凌晨2点时,入库流量显示为74,300立方米每秒,出库流量维持在49,400立方米每秒,水库水位再增加了0.26米至160.86米。

王维洛表示,现在官方提出三峡工程不能包打天下,不是万能的,不是所有的洪水都能防,我们都能力有限的……这些话其实都是当年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人说的。

“当时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陆钦侃老先生,他是最了解中国长江洪水的人。现在说的长江有三种洪水,一种纯上游的洪水,就像今年的5号洪水;一种是中下游的洪水,就像2019年时候的洪水;还有就是全流域的洪水,就像1954年的洪水。陆老先生当时就说了,三峡工程对第一种纯上游洪水是雪上加霜的作用。就是你抬高了水位,因为自然水位是62米,三峡工程把出口的水位抬高了一百米,你上游的洪水下来就慢,那是雪上加霜的。”

他进一步表示,对中下游洪水,三峡工程根本就是无能为力的。去年洪水时,就是湖南、江西那的洪水,你三峡工程根本就没有用的。

王维洛的推断已经应验:重庆被淹成这样,三峡大坝是祸首!

重庆地标建筑朝天门的门洞已经完全被洪水淹没。

8月19日,长江5号洪水过境重庆,重庆的主城区磁器口、朝天门、南滨路等地标性地段都被水淹,其中朝天门被洪水完全淹没。而这正应验了水利专家王维洛的推断:淹没重庆市的部分市区 。

希望之声报道,水利专家王维洛曾在1998年接受采访时表示:“三峡水库的防洪库容是在大坝处海拔145米到175米之间的库容,当大坝处蓄水至海拔 175米时,大坝上游的水位不是175米,而是高于175米,距大坝越远,水位增高越大 。三峡水库的表面,不是一个绝对的平面,而是一个有水力坡降的斜面。如果采用三峡论证泥 沙组组长林秉南提出的三峡水库的平均水力坡降为万分之零点七的数字,届时重庆市的水位为 海拔217米,重庆的朝天门码头被淹,重庆火车站被淹,重庆的部分城区被淹。”

这次长江5号洪水过境重庆,重庆长江寸滩站水位达191.62米,超出保证水位8.12米,而此时三峡水库的水位达163.47米。在汛期,因三峡大坝的拦截,从三峡至重庆长江的水位全部大幅提升,洪水无法正常排出,因此加深了洪水对上游的威胁。

中国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之子、美国马里兰大学机械博士黄观鸿表示,三峡大坝最大的缺陷是不能防止夏季汛潮,由于三峡水库是个狭长型水库,当上游从重庆金沙江下来很大流量,库尾巴就“翘起来”,可能把重庆淹了。

黄观鸿并表示,三峡大坝水位升到157米,那绝对受不了;160米的时候,如果来的是每秒5万、甚至于7万立方米,那么大的速度、那么大流量,重庆“整个尾巴翘得就把朝天门的门洞都淹了”。

 

 

“河流和路一样高”重庆水位191.62米创纪录

 

d5086307.jpg

图为:8月20日,重庆南岸区南滨路被洪水淹没。

重庆市昨(20日)其中一个监测站更是测到洪峰水位191.62米,已经超过保证水位足足有8.12米,且是该站建站以来测得的最高水位。虽然近日重庆没有暴雨,但自8月11日起,长江、发源四川省的涪江、长江上游的支流嘉陵江,接连发生较大的洪水,到了19日、20日,四川省东方的重庆市水利局测得含长江寸滩站在内共6个站,全都超过保证水位。

防汛抗旱专家王世平表示,重庆没暴雨但水位却飙高,主要是因为上游降雨量太大,而且数个重要河流和支流也持续出现暴雨。另外,一场洪水尚未结束,下一场洪水已经在长江上游形成,长江寸滩站水位回落至警戒水位仅10小时就再次回涨。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多流汇集,重庆位于长江、嘉陵江交汇处和三峡库区的末端,长江流域上游岷江、沱江汇入长江后横贯重庆中心城区。报导指出,这一场洪水过境导致重庆约12万多人成为受灾户,紧急转移安置6万多人。

视频显真相:水灾下民众的悲惨才刚刚开始

对于灾民,悲惨才刚刚开始

网友发布视频,记录了在洪水肆虐下,灾民所面临的惨状和可以预见到的未来更加悲惨的生活。有的灾民失去了亲人;有的失去了房屋、家园;有的失去了生活的来源,无以为继;有的家园已经泡在水中超过了2个月......

 

 

 

 

 

 

 

 

 

 

水漫佛脚 中共是在任由洪灾“自生自灭”吗?

 

ä¸-国四川ä1å±±å¤§ä½›è¢«æ′aæ°′a€œæ′—è„ša€ã€‚(2020å1′8月18æ—¥)

中国四川乐山大佛被洪水“洗脚”。(2020年8月18日)

8月的四川成为中国降水中心,31条江河水位超警戒,当局首次启动I级防汛响应。但是,维权人士认为,百年罕见的水灾与环境有关,并批评北京领导人似乎只等灾情“自生自灭”。

沱江上游的成都市金堂县水位星期一超出保证水位3.85米,最大流量每秒8200立方米,创71年来最高纪录。青衣江雅安段遭受百年洪水,大渡河和岷江预计也将超出警戒水位。

美国之音报道,重庆居民王晓明说,他们那里正在议论接纳灾民,处理灾民搬迁的事情,不过,具体情况不详。

美联社说,四川当局派出直升机救助河流沿线受困灾民,灾民有的被困屋顶和车顶,情况危急。网上有人说,灾区人员聚集时竟无人戴口罩

四川日报说,岷江、大渡河、青衣江三江汇合处的唐代乐山大佛已入水“洗脚”,这是1949年以来首次!乐山市凤洲岛一度有1020人受困。

成都维权人士苗春江说,这次四川大水超过1998年洪水状况。他说:中国在那里修了那么多梯级水电站,大水电站、小水电站、这些都是对自然环境的一种破坏。”“看了一些报道,我的基本感觉是,‘自生自灭’。地方政府作为都不太积极,国家机关除动员一些公务员去救灾,或者防水,没什么大的动作。政府做了一点点事都要大肆宣传,但是,这次很少看到大规模正面报道救灾的情况。”

水淹乐山大佛71年前也曾发生 那年大陆出大事

图为当地为乐山大佛的佛脚做了保护措施,以水泥完全包覆,避免被游客或洪水破坏。(图/网易)

图为当地为乐山大佛的佛脚做了保护措施,以水泥完全包覆,避免被游客或洪水破坏。

对于乐山大佛脚趾被淹一事,台湾资深媒体人黄创夏脸书惊呼「乐山大佛水淹脚趾头…恐怖哦」,并指出上一次水淹脚趾头是1949年,那年大陆出大事:变天!

黄创夏表示,1949年是大陆自然灾害十分严重的一年,各地旱、冻、虫、风、雹、水、疫等灾害相继发生,又以水灾最重,据统计,受灾面积达12787万亩,受灾人口约4555万人,粮食减产114亿斤。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1/1492090.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