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东欧关注白俄罗斯政局 普京或步卢卡申科后尘?

作者:
一些东欧邻国正密切关注白俄罗斯局势发展。许多分析认为,今天在白俄罗斯所发生的事情明天也很可能会在俄罗斯上演。与此同时,在经过了短暂的平静后,又出现了白俄罗斯活动人士接连失踪的消息。

波兰比亚里斯托克,人们游行举着一面巨大的历史悠久的白俄罗斯国旗表达与白俄罗斯人民团结一致。(2020年8月20日)

一些东欧邻国正密切关注白俄罗斯局势发展。许多分析认为,今天在白俄罗斯所发生的事情明天也很可能会在俄罗斯上演。与此同时,在经过了短暂的平静后,又出现了白俄罗斯活动人士接连失踪的消息。

波兰扩大长波广播东欧各国声援

波兰广播电台8月20日宣布,将利用设在波兰中西部的信号转播站,使用长波波段,扩大使用白俄罗斯语对白俄罗斯境内的广播。这家负责对外广播的波兰国家媒体强调,使用长波波段广播,能够在互联网被切断后,确保民众继续获得信息,了解当地发生的事情,欧洲其他地区同样能收听到广播。

这次白俄罗斯的民众示威虽然没有领袖和组织者,但互联网络在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人们主要通过社交媒体TELEGRAM中的NEXTA群组获得信息和进行动员,正因为如此,互联网也特别受白俄罗斯当局关注,在过去的两个星期中,曾被多次切断。

但另一方面,包括银行、医疗在内的白俄罗斯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目前都离不开互联网,抗议活动持续也导致当局担心,如果长期断网可能会导致经济和社会运转瘫痪,造成的损失可能超过工人罢工,所付出的代价可能让本来经济状况就不好的白俄罗斯难以承担。

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21日表示,他会晤了来自白俄罗斯的民主派人士,波兰应该像40年前各界支持团结工会那样支持他们。他说,白俄罗斯民主力量最终能否获胜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国际社会所施加的压力。

在这次白俄罗斯总统大选中挑战卢卡申科,目前在立陶宛流亡的吉哈诺夫斯卡娅21日在首都维尔纽斯召开新闻会。她说,如果安全状况允许,她将返回白俄罗斯。她呼吁白俄罗斯工人继续罢工,并举行新的透明和公正选举。立陶宛总理一天前与她会晤时把她称为白俄罗斯的国家领袖。

立陶宛、乌克兰和波兰目前收留了很多白俄罗斯流亡人士,其中包括反对派领袖。这三个国家与白俄罗斯既是邻国,更在文化和历史上拥有密切渊源。白俄罗斯的许多地区除了能收看到这些国家的媒体节目外,立陶宛和波兰更是白俄罗斯中产阶级、官员度假和周末消遣购物的主要去处。有统计认为,与其他前苏联地区国家相比,白俄罗斯民众所拥有的欧洲申根签证的比率最高。与欧盟国家的这种紧密联系自然让今天的白俄罗斯社会与卢卡申科政权渐行渐远。欧盟计划推出,以及立陶宛已经推出针对白俄罗斯官员的制裁措施,无疑更能沉重打击卢卡申科周围的官僚阶层。

爱沙尼亚总统、总理和国防部长等内阁高官20日召开专门会议讨论白俄罗斯局势。爱沙尼亚总统说,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对白俄罗斯局势的看法一致。

捷克总理巴比什几天前警告说,类似当年苏军出兵镇压布拉格之春那样的事情绝不应该在白俄罗斯再次发生。斯洛伐克总统几天前下令,在总统府建筑的外墙上,晚间用灯光打出红白颜色相间的白俄罗斯前国旗,来表达对示威人士的支持。

最近几天,乌克兰、波兰、捷克等东欧国家许多城市的市政厅,议会的会场中,人们也同样大量悬挂和摆放象征反卢卡申科力量的红白相间白俄罗斯前国旗。

卢卡申科垮台反普京力量将受振奋

白俄罗斯的局势发展也可能对俄罗斯产生重要影响。俄罗斯的许多政治分析人士目前正把白俄罗斯的抗议活动与远东俄中边境哈巴罗夫斯克市(伯力)的示威对比分析。许多评论更认为,普京未来有可能会重复卢卡申科的命运,卢卡申科一旦垮台,俄罗斯的反普京力量将深受鼓舞。

俄罗斯在2021年将举行议会选举,在2024年,普京的总统任期将会结束。很多分析认为,今天在白俄罗斯发生的事情,很可能会在2021年和2024年在俄罗斯重演。

来自圣彼得堡的著名政治学者特拉文说,克格勃文化培养出来的普京与前集体农庄主席出身的卢卡申科无论在经历和行事风格上都完全不同,但两人的政治处境今天却越来越相似。普京在2024年将要面临的就是卢卡申科今天正面临的局面。

另一名政治学者敏秦科说,俄罗斯应认真研究白俄罗斯局势。他认为,明年的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选举后,很可能会发生类似2011年末到2012年春季期间发生的反普京抗议示威活动。如果2021年的抗议活动不能成功,抗议将在2024年卷土重来。

普京领导俄罗斯卢卡申科化

卢卡申科比普京早执政6年。几年前被暗杀的俄罗斯反对派领袖涅缅佐夫曾表示,俄罗斯一步一步卢卡申科化。涅缅佐夫的这一表述最近再次经常被人提起。卢卡申科执政后,打压反对派,严厉镇压示威者,对新闻媒体,互联网,人权组织和非政府组织都毫不手软。普京带领俄罗斯近些年来也几乎在走同一条道路,只是比白俄罗斯晚几年实施这些控制措施。

人权领域为例,卢卡申科更早下手,但人权组织目前在这两个国家的处境极其相似。俄罗斯人权活动人士奥尔洛夫说,人权组织虽在白俄罗斯活动,但卢卡申科政权能随时指控它们违法。

奥尔洛夫:“也就是说,这些组织还在工作,但却无法被注册,也就无法在白俄罗斯的银行开设账户,无法以组织的名义同当局交涉,它们因此总是有把柄掌握在当局手中,当局总是能随时找到理由以刑事罪来处罚它们。”

普京几年前推动在俄罗斯实施外国代理人法后,奥尔洛夫所在的俄罗斯纪念碑人权组织目前已经遭受几十个巨额罚款。有的活动人士甚至被当局审判。

俄罗斯前著名媒体人,目前是乌克兰主要电视政论节目主持人的叶夫根尼-基谢廖夫说,很多人把卢卡申科称为欧洲最后独裁者,但他觉得普京很可能会取而代之。

迫害逐渐卷土重来

与此同时,白俄罗斯秘密警察又开始逮捕活动人士。白俄罗斯钾肥厂罢工委员会的一名负责人21日从乌克兰发出视频说,他一天多前被克格勃逮捕,关押期间跳窗逃跑,逃到乌克兰。白俄罗斯钾肥厂是国家预算的重要收入来源。一旦因罢工停产,不但会严重打击卢卡申科政权,也会冲击世界钾肥市场。

包括明斯克拖拉机厂在内的其他一些工厂罢工委员会的活动人士也在受到各种压力,有的人被警方和司法部门约谈。

10多年来一直批评卢卡申科的反对派人士尤赫涅维奇21日突然失踪。尤赫涅维奇一天前的晚上还在明斯克市中心的独立广场的民众集会中发表演讲。他说,90%的示威者都是新人,他呼吁示威活动应该和平和非暴力,应坚持到底直到最后胜利。

白俄罗斯检察官20日晚间表示,针对反对派的协调委员会立案进行调查。当局认为协调委员会的成员在从事夺取国家政权和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116.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