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中共垂死变招 四大政策组合延命

—美国重拳反制下的中共四大政策

作者:
对美国,中共又有两个具体战术。第一,分化美国,等待今年11月3日大选尘埃落定。第二,搞统战是中共的拿手好戏,挑拨美国和盟友关系,用各种手段阻止、瓦解川普政府正在组建的全球“清共”联盟。

图为乌云密布的北京天安门广场。

2020年的如下三件事必将载入史册:第一,大瘟疫肆虐世界,全球追责中共;第二,中美新冷战;第三,中共之垂死挣扎。本文简略评论中共垂死挣扎中的四大政策。

一、宣称“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死乞白赖,恐惧脱钩

“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对天下大势的判断都是处于“战略机遇期”中。的确,中共通过洗脑诱导和战略欺骗,2010年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吹嘘自己“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奇迹和社会长期稳定奇迹”。

但自2017年起,中共所谓的“战略机遇期”就戛然而止了。国内,习近平与其最大政治敌手、腐败总教练江泽民妥协,政局直转之下,全面、加速恶化,各类矛盾日益激化,浊浪拍岸。国际,以美国川普总统执政为标志,全球“清共”潮起。2017年,川普首个国家安全报告指认中共是未来最主要的威胁;2018年,开打贸易战;今年,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冲击下,开打新冷战。20世界90年代冷战结束以来的国际格局混沌期,就此终结,向中美两极对抗格局急剧转换。

在此国内国际形势逆转之际,中共根据其“两个一百年”目标,仍然坚称“处于战略机遇期”,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的表述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同时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强。”

这是赤裸裸的谎言,这是自欺欺人,但也是对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的战略欺骗,具有丰富的政策含义。简而言之,对内,强化控制,确保政治安全,维护中共统治和当政者的核心地位;对外,主要针对美国,高挂“免战牌”,口头求和(驻美大使、外交部长、杨洁篪等等轮番出马),实质却不退让,即使让步,也是边打边退、层层阻击。

对美国,中共又有两个具体战术。第一,分化美国,等待今年11月3日大选尘埃落定。中共长期对美渗透,打“五张牌”(即争取农业集团、能源集团、华尔街资本集团、在华投资企业及其商会等代表机构,以及美国地方政府的支持),现在力挺拜登,而美国的主流媒体对中共支持拜登的新证据采取了完全默不作声的态度。在8月20日接受民主党提名的演讲中,拜登只提到了中国一次。川普评论,“如果他(拜登)当选,中共会拥有我们的国家。”第二,搞统战是中共的拿手好戏,挑拨美国和盟友关系,用各种手段阻止、瓦解川普政府正在组建的全球“清共”联盟。

总体来说,面对川普政府的新冷战,中共宁当缩头乌龟,只做有限应对;为避免中美脱钩,中共死命硬撑国际循环(可参见笔者《透视中共的“国际循环”》一文)。

但是,新冷战实实在在在开打,脱钩实实在在在进行,中共自欺欺人的结果只能是更快灭亡。

二、“国内大循环”:死扛到底,“弯道超车”

为了体现“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习当局为“十四五规划”确定了一个基调,即“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企图以此与美国和国际社会对抗。

“国内大循环”这个提法,其实也是承认了当前大陆经济的困境。例如,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称: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

实际上,自2011年以来,大陆经济增长率就持续下坠,其主因是体制问题、改革失败(可参见笔者《中国经济乱象纷呈中共束手无策》一文)。

但问题是,大陆经济痼疾多年来都没有得到解决,而且愈演愈烈,当前国内国际形势大逆转的之际,中共就能解决得了吗?显然不可能。尤其,习当局仍然供奉着马克思主义的裹脚布。例如,8月16日,《求是》杂志将习近平2015年11月23日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发表出来,其用意不言而喻。

质言之,中共的体制和意识形态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死敌,从根基上腐蚀了中国经济。这里不展开,只讲一点。中国为什么山寨横行,没有一个世界级品牌,缺乏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因为难得“好企业”。那么,“好企业”能起到什么作用?作用就是“一个好的竞争者胜过十个监管者”。

中共治下,“好企业”难得一见,“坏企业”和“坏政府”却比比皆是。有篇广为流传的短文说了一件事:深圳水务局700名公务员,花5个亿治理不好一条小河;但是,流经9个欧洲国家的莱茵河,仅有12个人在有条不紊地管理着。以一斑窥全豹,由此可见,中共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换句话说,只要中共不倒,“国内大循环”就只能是一句空话,中共打着这个口号的一切作为大都是瞎折腾。

三、推行DC/EP(数字货币):“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8月14日,中共商务部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宣布:中共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28个政经发达城市进行央行DC/EP(数字货币)试点。

推出货币数字,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大事件,其影响之广泛于深远,现在是难以估量的。中共在经济和金融上,从来就不是一个领先者和先驱实验者,现在急急忙忙地推出数字货币,比原来的时间表大大提前(2016年中共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计划用十年左右的时间,让数字货币取代中国有八百年历史的纸币),这是极其反常的。这个反常,体现的是中共的苦心积虑和拚死一搏,终极原因在于中共的亡党恐惧。

须知,中共数字货币与西方数字货币是根本不同的。在西方,数字货币是民间性的,且是去中心化,用户完全可以保护消费隐私;比特币是有发行总量上限,这样不会造成货币贬值通货膨胀问题。中共的做法恰恰相反,央行中心化,国家发行,无上限,且具法偿性,不能拒绝使用,想发行多少就发行多少,用户的隐私权将完全消失。

有论者概括中共急推数字货币的如下五个具体意图:其一,货币财产变相掌控在中共手中,变相推进消灭私有制;其二,为闭关锁国、计划经济做准备;其三,全民监控、国家维稳;其四,反贪腐反洗钱是假,内斗掌控权力是真;其五,对抗SWIFT国际结算系统(害怕美国金融核打击)。

此外,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还为中共献策:央行发行的DC/EP数字货币“不全是人民币”,而是权重各半的“人民币+美元”复合币。这将使得人民银行成为美联储之外,第二个提供美元支付手段的中央银行。他要脱钩,我不脱钩,人民币借船出海。

中共想得很好,但却冒着极大的风险。例如,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指出:如果用电磁爆(EMP)的技术袭击中共的银行计算机系统,可能就会一举抹掉所有的数字货币发行、交易、转账、支付的记录,连他们作为备份的电磁记录,如备份主机、磁盘、磁鼓上面的记录,都会一并被抹掉,因为它们全部都是在电子媒介上的电磁产品。还有,如果有一个拥有超级领先、更快和更强电脑系统的国家,比如使用量子计算机和更先进网路,就能破解中共的加密,摧毁中共的数字货币。美国在当前,已经拥有这样的技术。

中共虽想利用货币数字掌控一切,最终结果却将是痴人说梦。

四、极限施压:吃定香港、锁定台湾、锚定南海

一方面,中共力图使用一切手段严格控制大陆民众(包括大规模建集中营关押百万新疆民众),镇压一切反抗,把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另一方面,中共在三个热点地区采取极限施压手段,借此吸引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注意力,以攻为守,讨价还价,来达到“管控分歧”的目的。

目前美国对中共开打新冷战,可以说是全方位的,出招频频,中共疲于奔命,手中也没多少牌可打。为了有效应对美国,中共利用长期炮制的三个热点区域问题来牵制美国,并在2020年更加变本加厉。这三个热点区域就是香港、台湾、南海。

关乎香港。从2019年中共强令港府修改《逃犯条例》到推出“港版国安法”,香港风云变色,港人众志成城,国际社会在光天化日之下目睹了中共的无耻与邪恶,纷纷反制中共,香港成为新冷战的最前沿。美国先后出台《香港人权法》和《香港自治法》,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制裁中港官员等等,一时战火纷飞。

关于台湾。今年1月11日,蔡英文高票连任总统;台湾成功抗疫,为全球模范生;美台关系全面提升,推进对台军售,卫生部长访台等等,都使中共更加老羞成怒,加大对台军事威胁。就在武汉封城之际,中共军队展开本年度对台“巡航”,战机不时逾越海峡中线;多次举行军演。对此,美军反应强烈。8月18日,美国“马斯廷”号驱逐舰穿航台湾海峡,这是美国军舰今年内的第8次。就在此次美军舰穿越行动的前两天,一架美军B-1B战略轰炸机还一度抵近东海。中共惊呼这是“两海联动,两海共热”。

关于南海。中共的南海军事化和南海霸权主张,遭到美国强烈反对。7月13日,美国首次声明中共对南海大部分海域的海上资源的主张“是完全非法的”,“世界不会允许北京将南海视为自己的海上帝国”。美中双方频繁在南海军演。7月4日、17日,美国尼米兹号、里根号两大航母打击群到南海演习;7月19日到7月23日,美国、澳大利亚日本三国海军在南海军演;7月25日至8月2日,中共海军广东的雷州半岛军演,中共军演期间,美军接连派军机侦察逼近中共海域进行侦察。

看起来,中美在香港、台湾、南海剑拔弩张,其实都是中共的虚张声势,意图并不是与美对抗、决战,而是在战略上造势,拖住美国,与美谈判,避免中美脱钩。这也是有前例的。当初,美国不承认中共政权,中共为拖住美国,搞了15年的中美华沙谈判(1955年至1970年)。又如,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拿下香港是轻松的,在军事英国是守不住的,但中共就不去拿,而是“长期打算,充分利用”,以此牵住英国。

虽然如此,但美国也能将计就计,借此剥开中共画皮,领导国际社会围剿中共。

结语

中共声称“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目的就是告诉美国,不要打仗,不想打新冷战。要打,也要到2049年去了。中共还想争取20、30年的和平时间,发展起来后再与美国一争短长(可参见笔者《中共为何宣称“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一文)。

不过,中共即使想争取20、30年的和平时间,它也不会老实的,总要搞些事来,缩头乌龟也时不时的会偷咬一下。

中共企图通过“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国内大循环”、推行DC/EP(数字货币)和极限施压四者构成一个政策组合,来为自己延命。

但是,命由天定,中共能逃哪去呢?#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680.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