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产品卖疯仍亏损 负债1200亿还不起?东北名片企业麻烦大了

截止2020年3月末,华晨汽车集团的负债总额已经达到1226.75亿元。 关于仰融的身世,至今都是谜。 一说他是退伍老兵,经历过生死,因机缘巧合到香港走上了金融之路。一说他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是经济学博士,毕业后去了香港,创办华博财务,主营证券交易与股票交易等相关业务。还有很多别的说法,仰融本人从未公开自己的往事,传言就越来越多,甚至说他的名字都是假的。 传言归传言,他把公司干上市是真的。

01

被嫌弃是一种什么体验?

宝马的4S店,有很多客户提车时会提个要求,那就是——抠字,也就是说用特殊工具“温柔地”把车尾的“华晨宝马”四个字抠下来。

大家可能觉得合资厂的国产车有点跌面子,不过相比于债券市场对“华晨”的嫌弃,扣字实在不叫事儿。

前些天,华晨的各种债券狂跌,跌的持券人差点连亲妈都不认识了,七月末还都在90来块钱的华晨债,十几天普跌4、50%,当初100元的票面价格,现在很多都是50多块钱的水准。

6月的时候这些债券还都是”AAA“的评级,这个评级类似酒店行业里的五星级,按说是低风险,谁承想着还没俩月就腰斩了。

债券行业里的人倒是不奇怪,华晨的债券这两年确实花样迭出,有的发债项目被毙了,有的项目没募满,AAA债券,国企的,这种事很难想象。

问题出了这么多,华晨也出来做了解释,主要说了两点:

●1、公司作为辽宁省的国企,不会让它出事的,不用太过担心;

●2、目前财务状况一切正常,未发生欠息、拖欠工资的情况。

可惜的是,市场并不这么看,大家担心啥呢?

就怕他还不上,要知道截止2020年3月末,华晨汽车集团的负债总额已经达到1226.75亿元。

这些钱主要用来投资新项目了,包括宝马大东扩建项目、发动机厂项目、铁西工厂扩建项目等都在集中建设。

砸钱砸得凶,按说都是着眼未来的项目,不过借钱要还,但是华晨集团下的业务,除了华晨宝马,剩下基本都是亏的。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华总销量只有3186辆,平均一个月500辆,金杯系列也很惨淡,去年销量总共不到2万辆。

销量惨淡,高投资低收益,华晨的债未来怎么还,令所有人担心,价格狂跌也就可以理解了。

更何况,有些债的还付已经出现了问题,四月到五月的两个月内,华晨控股已经有13次登上被执行人榜单,涉及金额七千多万元

数据来源:天眼查

02

很多人是因为华晨宝马才知道华晨。

其实在中国的商业史中,华晨是个很特殊的案例,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叫做仰融的人。

1987年的沈阳,已经有了两个汽车制造厂,当地觉得效益不错,让原沈阳农机汽车工业局副局长赵希友来创办第三个汽车制造厂,赵希友很快就合并了沈阳50多家汽车零部件企业联合组成了金杯汽车。

说是企业,其实就是五十多个人的小工厂,人是有了,但没钱。

赵希友也是个人才,1988年想到了出让股权公开募集资金的办法。

他们打算发布1亿元股票,当时这是个新鲜事,但看得人多出钱的人少,整了一年多,响应者寥寥无几,募集了不到3万元,这个数字实在是令人失望。

这时候仰融就登台了。

关于仰融的身世,至今都是谜。

一说他是退伍老兵,经历过生死,因机缘巧合到香港走上了金融之路。一说他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是经济学博士,毕业后去了香港,创办华博财务,主营证券交易与股票交易等相关业务。还有很多别的说法,仰融本人从未公开自己的往事,传言就越来越多,甚至说他的名字都是假的。

传言归传言,他把公司干上市是真的。

1991年的金杯客车,资金链已经快断了,主打车型海狮汽车99%的零件都是从日本进口,合同上都是日元,可是当时日元正在狂涨,海狮面包车每年只能卖2000辆,零件成本却越涨越疯,每个季度连进货的钱都没有,这么干下去很可能关门。

这时候仰融来了,用1200万美元买了沈阳金杯40%的股份,接着又通过换股,慢慢将股比提高到了51%,成了大股东。具体的操作不是自然人持股,而是仰融在百慕大成立的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51%似乎还不够,仰融和华博财务通过各种形式的运作,将实际控制的股权提高到了70%。

最后,金杯汽车的资产大半装进了华晨汽车控股,而华晨汽车控股则打算运作到美国纽交所上市。

03

临近上市的9月底,中国国家体改委在北京二十一世纪饭店召开会议,时任国家体改委副主任刘鸿儒突然在会上严肃发问:辽宁的同志谁来了?华晨在美国上市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人都一脸疑惑。

那时候中国的股市刚刚起步两年,证监会都还没有设立,海外上市的操作更是在大家的认知之外,何况这是国企赴美上市,中央提前竟然没得到消息,领导还是从香港《信报》上看到一篇《首家中国公司上市美国》,才知道了以金杯客车厂资产为主的华晨汽车即将在纽交所上市。

高层立即做出了严厉批示,查!

查归查,也没耽误上市,华晨汽车很受欢迎,发行500万股,IPO价格16美元,成功筹集资金8000万美元。去掉600万美元中介费,还剩7400万美元,这可是当时非常珍贵的外汇,最后,问责没有了,一个月后,当了中国第一任证监会主席的刘鸿儒还特地表扬了华晨,说这次上市是“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有了支持,在仰融的策划下,华晨系在美国、香港、上海全都上了市。

钱有了,华晨汽车一夜之间进入快车道。从研发、扩产、销售宣传,都有强大资金做支持。

海狮一上来就大卖,击败了当时长春一汽的“解放牌”面包车,华晨汽车成为国内最被看好的国产品牌之一。

自1996年起,金杯客车每年的销售以50%速率增长,从1995年的9150辆迅猛增长到2000年的6万辆,连续多年占据轻客市场销量第一,2000年,金杯客车销售额达70亿元人民币,利润仅次于上海大众和一汽大众。

2001年,一向低调且神秘的仰融,被沈阳市授予“荣誉市民”称号,这年底,在《福布斯》排行榜上,仰融排名第三。

踌躇满志的仰融表示,将要继续增加对金杯的投资,使金杯的汽车产量在2005年达到50万辆,在2020年达到百万辆。

04

这就必然走向扩张了,仰融打算全国布局,这就和地方上产生了矛盾。

当时英国著名汽车公司罗孚汽车商陷入了财务困境,正在全球寻找买家,仰融看好罗孚的发动机技术,认为这是一个可以加速中国汽车产业二十年进程的契机。

汽车发动机这种核心项目的选址,应该在交通更加便利、配套更齐全的地方,所以,这次仰融打算选择宁波,这就触碰了逆鳞。

沈阳当地的不少人本来就对仰融的资金来源有点存疑,他们认为仰融的第一桶金就不是自己的,而是来源于海南华银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一家据说是由华远集团、中国金融学院、中国银行北京分行合资成立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支持。

说白了,你仰融就是海南华银向外投资的经办人,怎么就成了国企华晨汽车的老板了,还想往别处跑?

双方开始角力,先是金杯汽车的掌门开始和仰融争夺金杯客车的控制权,甚至拉来了一汽,一汽吃下了金杯汽车51%的股,正式接管了金杯汽车。

为了巩固自己在金杯客车的主导地位,仰融在2001年让华晨中国收购了上海申华实业,并将金杯客车的销售业务授权给了申华实业,把金杯客车的命门被牢牢的攥在了华晨手里。

一汽一看独家销售权没了,觉得没有胜算,又把金杯汽车的股权吐了出去。

也是在这一年,华晨的市值达到了300亿元人民币

05

不过这一年发生的另一件事情让双方彻底闹掰了。

沈阳一直希望通过华晨重整沈阳的汽车工业,当时通用汽车有意在沈阳将金杯通用做大,中华轿车项目也打出年产20万到30万辆目标。沈阳为此雄心勃勃喊出了“要将汽车产量扩大到100万辆,打造中国‘底特律’”的口号。

显然,沈阳觉得,华晨这个大块头应该在这里出一份力。

2001年8月,沈阳提出金杯汽车与华晨汽车拟按49%和51%的股权比例对参股企业——金杯客车进行增资,谁知道华晨一个子儿没拿,却准备抽出资金投资在南方的“跨海大桥”项目,矛盾的导火索就这么被点燃了。

双方没法调和,2002年5月仰融自称受到“迫害”出走美国,三个月后,华晨与宝马筹备许久的合资厂拿到了批复文件。

文件下来的第二天,仰融被辽宁省检察院以涉嫌经济犯罪批准逮捕。华晨的仰融时代彻底结束了,集团有人评价他,“他在本集团的管理、运作和业务的参与是微不足道的。”

仰融走后的华晨,先是从美股退了市,但是几年走下来,除了宝马项目,其他的几个产品线都不达预期,产品体系混乱、缺少支柱车型、渠道建设迟缓,品牌也越来越弱,从2011年开始,华晨汽车每年的收入超过90%全靠宝马,金杯和中华越来越边缘化。

亏得越来越多,华晨不得已开始卖资产,但执行的不顺利,接盘侠一直不好找,到了2018年10月,华晨宝马开了提高合资股比的先例,外资当然知道这是赚钱的生意,以290亿的价格增持股份至75%,至2022年末,华晨汽车集团将获得股权转让款本息约368亿元。

这钱看着不少,但是少了宝马加持,悲观的人甚至觉得华晨未来恐怕会和力帆一样的结局。

06

为啥这么不看好呢?在他们看来华晨还存在很多问题:

1、忽略开发能力,产品差。

仰融之后执掌华晨的是祁玉民,之前他是大连的副市长,背靠宝马输出技术,祁玉民觉得整车发展就是技术的整合,对于自主技术的研发并不看重。

此外,华晨对于市场和消费者的喜好不敏感,觉得自己只要生产出来车就行了,总会有人买的。于是,诞生了很多失败的车型。典型产品如华晨自主高端商务车华颂7,一经推出便质疑声不断,甚至有媒体发声调侃称这是一款“市面罕见,没有手套箱和隐私玻璃,且与市场脱节”的商务车。

据说祁玉民为华颂7开过107次会,最后销量就是不行。

此外,华晨汽车质量问题也堪忧,尊驰在2007年时曾得到过Euro-NCAP标准下一星的评价,被德国媒体讥讽为“来自中国的废铁”。现在的新车也没好到哪去:

2、内耗走了不少人。

华晨在动荡期的高层频繁变动,导致核心技术团队流失了不少:华晨金杯负责研发的赵福全投奔吉利,负责销售的杨波投奔奇瑞,刘志刚携大批“亲卫军“转投比亚迪等,都是华晨重大的损失。

3、新能源汽车屡战屡败。

汽车的新赛道就是新能源汽车,其实华晨的布局并不算晚,2010年华晨就推出了中华骏捷FSV混动汽车,2016年又发布了中华V3纯电动版和中华H230EV,但是中华V3还没上市就杳无音信,仅剩的新能源车型中华H230EV销量在两年内销量不到一千辆。

2018年9月,由于停止生产新能源汽车产品超过12个月,华晨汽车被取消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

按工信部说法,华晨汽车将不再被受理任何新能源汽车申报,再次生产新能源汽车产品需要重新经过工信部的准入条件核查。这事搞不定,华晨的新能源车业务也就没啥希望了。

07

现在,留给华晨的时间怕是已经不多了。

今年疫情对汽车厂商打击很大,今年6月份,华晨中华已经扩大了放假轮休的范围:

有消息传出,华晨中华的员工们这样“放长假”、“轮流上班”的状态或将持续到年底,轮休在家的员工只能按照沈阳最低工资标准(1810元)发放薪酬。而有内部人士爆料,华晨中华公积金6个月没打钱,7月份医疗保险也没有进账。

不仅是日常运营,在债券价格暴跌之后,华晨集团的债权方也传出成立债委会的消息,华晨中国将破产重组的说法也不绝于耳,确实,一千多亿的负债,靠现在的华晨,太难了。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4/1493095.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