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孤胆英雄 1个人坚持「午饭抗争」不懈:「lunch哥」David专访

多场的「和你Lunch」只有David一人的身影,他认为现在是抗争的低潮,更要振作起来。(文海欣摄)

2020年8月21日,David一步出元朗站就被大批防暴警察包围。(文海欣摄/2020年8月21日)

David到元朗警署投诉,希望市民遇到不公义的事不要哑忍。(文海欣摄)

仍是学生的David即将面对文凭试,他不认为抗争会影响学业。(文海欣摄)

「和你Lunch」曾经成为「和理非」的主场,但近月亦开始无人问津,唯独仍有一位学生坚持不懈,他就是有「lunch哥」之称的David,多场的「和你Lunch」就只有他一人的身影。David认为现在是抗争的低潮,他更加要振作。而「一息尚存抗争到底」不再是口号,他一直铭记于心。即使被受抨击、为人笑柄,他亦毫不介意,为自己坚持的信念努力。(文海欣报道)

疫情及国安法阴霾等笼罩下,「和你Lunch」活动近月开始无人问津,而街上的抗战运动更是寥寥无几。然而,在街头上不时仍看到这位学生的身影。年仅17岁的David有「lunch哥」之称,因多次参与「和你Lunch」而为人所知,爱穿风衣、运动裤则成为他的象征。

政府总部、礼宾府、国安公署、不少商场他都去过。David由去11月已开始参与「和你lunch」,昔日仍是「港猪」的他,毅然上街示威的原因是因为政府及警方暴力对抗示威者。

David说:由612、721到831,我看到无数示威者被香港政府、警察用暴力手法应对,我看不顺眼,我觉得是时候要以学生身份出来发声。看到有市民试过投诉警察但都不成功,当时我觉得警察做的事永远是对的、示威者做的永远是错,我觉得一定要出来发声,不能再让政府及警察伤害市民。

1月时,David第一次被警方截查,当时他更在记者面前流泪。而这亦成为一个转捩点,令他愈走愈前,参与更多的「和你Lunch」,由当初一个月一至两次,到现在放假时一星期可能有四至五次。

David说:回家后我就思考,我不能再畏惧,他愈要查我、吓唬我令我不敢出来,我就更加要出来多些。

而6月时,他亦曾经被捕,但被捕的理由却是说他在去年6月9日在金钟立法会参与一场未经批准的非法集结。当时从未参加过一场示威的他感到非常惊讶。亲身经历被滥暴的他说,不会再畏惧被拘捕。

David说:因为当时我并无出去抗争,他就故意用非法集结的罪名控告我。当初我有少许无奈,也有少许害怕,但我知道我当刻要冷静应对。亲身经历被警方滥捕,我觉得更加要出来发声,他愈打压我就愈要出来。担心不了太多,去到这个地步已经不能再害怕,一害怕就很难再有机会行出来。如果我们退就没有后路,我想再过一年就没有机会再让我们出来,一定会被清算更严重。

最近,David到机场参与「无忘机场之役」、又在暴雨下到成为「临时气膜火眼实验室」的中山纪念公园体育馆,要求撤回全民检测计划。不过这都只有他一人的身影,不再有「同路人」同行。而上周五(21日)是721事件事隔13个月,虽然警方于前一天(20日),高调拘捕6人,David认为即使这是一个进展,但背后的「主谋」还未被捕。他坚持到元朗进行「和你Lunch」,同样「这顿午餐」只有他独自一人。

David说:五大诉求缺一不可!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他一踏出元朗西铁站,就被超过20名防暴警察包围及截查。这个场面,对曾经被捕及多次被以限聚令票控的他,已经司空见惯。其后他获放行,欲到当初有大批白衣人聚集的南边围。然而,南边围的出入口都有大批防暴驻守,并禁止David进入。

David说:你可否说说,我是违反甚么法例而不能进入南边围?

女防暴警察说:刚才已经说得非常清楚,已经给你警告,最后就是不能进村,你可以去其他地方散步。

最终David未能进入南边围,他选择去元朗警署,要求警方解释限制他自由的因由。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他质问警察去年7月21日的事情。

David说:我想问一个问题,为何721不见警察?

警察说:这些问题不要问我,已过一年的了。

David说:但过了一年你们仍然未回应。

警察说:你进来我找人答你。

最终他真的走进警署。即使David知道投诉成功率不高,但他仍坚决落案投诉不让他进入南边围的女防暴警察。

而在南边围到元朗警署的路上,David坚持高举「五一」手势,偶尔高叫口号。尽管旁人投射奇怪的目光,他亦从不介意。在嘲笑、质疑的同时,其实亦有认同他的市民。沿途亦有市民鼓励他,更送上饮料为他打气。

市民说:小朋友小心一点!

有人可能会认为,David是白费气力、更可能是被警察愚弄。不过David这不是一种傻劲,而是他对自己所坚持的理念的一份执著。在抗争运动的高峯时期,一场「和你Lunch」可以有过百人参与,然而到今时今日,多次就只见David一人的身影,默默高呼著没有人回应的口号。为何他会如此坚持呢?

David说:抗争已有一年,但大家的诉求仍未达成。我记得大家之前叫的口号「一息尚存抗争到底」。在这一年由人多变人少,一定有少许难受,但抗争不在乎人数,只有我一人也要出来,希望感染大家出来,不应该见人少自己就不出来。现在可能是抗争最低潮,我要更加振作,坚持到其他人重新出来,不能轻易被打沉。如果现在收手,我觉得会对不起一些已经不在的手足。

David亦说,在限聚令下,人多反而会容易让警方有原因拘捕他们。他认为,目前自己一人进行抗争,既能保持热度、引起关注,亦是在不违法的情况下进行。

而他亦庆幸,家人非常认同他。就在采访的路上,记者亦见David的母亲多次致电给他,足见母亲的关心、担忧。David亦说,因为曾经被捕,家人都非常担忧,但仍是会认同他所追求的理念。

过去作为学生的David都说,闲暇时会看看新闻、打电动游戏,这正是一般学生的生活。然而一场反修例活动就改变了一切。

David说:这个时候很多学生应该是过一个快乐童年,但现在被迫走上街头,为不公义的事抗争,这是很悲哀的事。

虽然17岁的他即将面对文凭试,但他从未认为出来示威是浪费时间,反而更令他有良好的时间管理。他亦认为年青一代有责任争取属于香港的自由。

David说:香港的未来应该由我们这班学生争取,我们有机会望到2047年之后,为何不能让这班学生改写未来呢?

虽然有家人作为强大的后盾,不过他每次活动都试过被「蓝丝」偷拍,亦在网络上受到抨击。更因为David不时有一些肢体动作而为人笑柄。有人更以他拿「白卡」而嘲笑他,但这些他都不介意。

David说:我自己本身是有过度活跃症,之前也有流传过,我是承认的。我觉得有没有「白卡」应该也不会影响我抗争,我一样有能力做自己认为对的事、继续坚持。香港人去到这一步应该不能再畏惧,而我做的事是对,我为何要介意别人目光或注目呢。

最后他有这一席话希望对香港人说「香港的未来要由香港人亲手改写,希望未来多些香港人愿意再次行出来,争取我们应得的民主、自由。」

截稿当日(25日),David到西九龙裁判法院,期间在法院外被指滋扰陈彦霖的家属,涉嫌扰乱公众秩序罪名被捕。陈彦霖为去年9月被发现浮尸海面的15岁香港知专设计学院女学生。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724.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