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唐靖远快评:川普未来对中政策暗藏玄机

—一个因素决定美中两大国未来命运/病毒二次感染突现危机将至?

当前最受关注的热点,当然是美中关系,而美中关系的重心和焦点,毫无疑问在美国。我们看到无论刚结束的民主党大会,还是刚刚揭幕的共和党大会,对中共政策都是最受关注的部分。拜登在民主党大会的压轴演讲,曾经刻意对此低调处理,25分钟的演说只提到一次中国,结果马上就被川普痛批,说拜登如果当选,中国将拥有美国。

一个因素决定美中两大国未来命运。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8月25日星期二,又到了我们的快评时间,欢迎大家继续关注。

当前最受关注的热点,当然是美中关系,而美中关系的重心和焦点,毫无疑问在美国。我们看到无论刚结束的民主党大会,还是刚刚揭幕的共和党大会,对中共政策都是最受关注的部分。拜登在民主党大会的压轴演讲,曾经刻意对此低调处理,25分钟的演说只提到一次中国,结果马上就被川普痛批,说拜登如果当选,中国将拥有美国。

可见,如何对待中国,如何对待中共,在美国进入选战全面开火的当下,是根本无可回避的中心话题之一,无论你提不提,这个话题都会占据媒体头版。

所以,今天想和大家讨论的第一个话题,是美国两大党对中共政策的重点,究竟有什么共同点和不同点。要知道,今年的美国大选,是一次非常非常重要的大选,这次大选的结果,不担将决定美国未来走什么样的路,美国是否会衰落甚至变色;在很大程度上,也将决定中国的未来走什么样的路,中国是否会变色。

也就是说,这次大选,将决定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未来的兴衰。如果说严重一点,甚至可能决定两个大国的生死存亡。川普为什么说拜登当选中国将拥有美国?他并不是在危言耸听,而是他现在对中共的毒性有多大,已经有了非常深刻的体会和认识。

所以我们就看到一个非常奇特的局面,中共这个自我感觉已经牛到可以横着走路用鼻孔说话的厉害国,现在的前途却要由美国民众手中的选票来决定,而中共还没法直接干涉,只能在抓耳挠腮和故作镇静之间不断切换频道。

可能有朋友会觉得,现在不是有说法称两党在反共问题上基本一致吗?那谁当选对中共来说有什么区别呢?

从表面看,似乎两党对中共政策都比较强硬,但实际上差别很大,在我看来,这种差别不仅仅是量的差别,而是质的差别。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先讨论一下美国两党的对华政策内容。

首先,在民主党大会上公布的党纲中,涉及到中共的内容,客观的说,与2016年党纲轻描淡写相比,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中国问题不仅占据了相当大的篇幅,而且总体基调变得更加强硬;其次,在外交政策上关于亚太地区的篇幅也是大幅增加。

当然,具体内容上其最受关注的几个焦点,大家可能都已经知道了,其中包括了退出关税战,避免新冷战,将联合盟友对中共在经济、安全及人权的行动上,做清楚、强力的反击,同时也包括恢复对话。而其中最受关注的焦点,是党纲删除了对“一个中国”政策的陈述,仅仅保留了信守对《台湾关系法》的承诺。

共和党则干脆利落,直接沿用了2016年的党纲,无异议支持川普及其政府。其对中共的政策,更主要表现在川普公布的第二任期计划中的第三章。这一章专门针对中国问题,标题拟定为结束对中国的依赖,内容共5条,包括从中国带回一百万个制造业工作;对将工作从中国带回美国的公司给予税收优惠;关键产业如制药和机器人产业如果从中国回到美国,美国将给与100%的费用抵税;所有把工作外包给中国的公司,将不能获得联邦政府合同。还有最后一条是让中共对此次瘟疫大流行负全责。

从表面上看,两党都主张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只是内容上各有侧重点,民主党淡化与中共的外交战和贸易战,比较强调人权和对台关系。而共和党明显侧重经济和产业链,措施更为具体。

但问题最关键的一点是,民主党主张避免新冷战,恢复与中共对话接触的政策,这一点可以说和川普有本质的不同。因为这样的政策,基本上回到了奥巴马时代的对中共保持接触政策框架,充其量是一个加强版的奥巴马政策。而奥巴马政策的失败是有目共睹的。

我们都知道,任何涉及国家利益与安全的对话交往都必须满足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全面对等。无论政策基调是友好还是敌对,其程度都大体是对等的。美国这几十年为什么吃了大亏,导致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被中共温水煮蛙慢性渗透破坏的千疮百孔,最根本原因就是嘴上不停扯皮对话,而行动上没有对等,让中共占尽了便宜。

从这个角度,川普对中共强硬发起贸易战科技战外交战,恰恰是真正意义上的对话(行动对话),因为中共从不信守承诺,语言对话根本毫无意义。而且,中共不仅是口头对话,它们一直都同时在用行动对美国进行侵略性讲话,已经讲了至少20年,只不过包括奥巴马政府在内的很多美国政客完全没有听懂,或者说装不懂,才造成川普当政接手一个烂摊子。

民主党所说的对话,实际上是放弃行动对等,指望靠口头协议去约束中共,这本质上是美国单方面绥靖和退让。他们说要联合盟友去对话,但现实是德国法国包括英国等重要盟友和中共勾兑的程度远超美国,华为5G就是典型例子,美国如此强烈反对,有些盟友依然不听,我行我素。所以他们所谓联合盟友去对话,只能被中共各个击破。

所以,川普对中共的5条施政纲领,表面上集中在经济领域,但实际上这是一个釜底抽薪的计划,或者说切断中共输血管道的计划。因为这几条如果全面实施,其给中共带来的外汇损失至少是数千亿美元。中共的外汇净额,当前已经跌破了一万亿红线,所以这等于是把中共家底接近于掏光。

大家可以想想,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外汇家底掏光,这样的目标这样的路数,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拳脚争斗,而是要掐死对方了,这是暗藏杀机的政策,实际上就是要灭共。

反观民主党的政策,基本上也就维持在大声叫骂、时不时加一点推搡动作这样的层面上,最多再叫上几个帮手旁边吼几声助助威,这对中共来说,根本构不成杀伤力。

换句话说,民主党对中共的接触+遏制政策,实际上大体就是对付苏联的“信任+查证”模式,而且最终能核查到什么程度还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因为拜登父子和中共的经济问题还没交代清楚,他的高级顾问邓肯是毛泽东的崇拜者,他的幕僚长克里斯是正式注册的阿里巴巴的说客。所有这些都很难不让人怀疑拜登对中共“强硬”的成色究竟有几分。

而共和党是非常明确的“不信任+查证”模式,对中共的语言一概软硬不吃,只追求行动上的对等。

再换一个角度,我们甚至可以从中共党媒的态度就可以看到二者巨大的差别。

环球时报英文版19号公开发文表示支持拜登,说拜登如果当选会对中共更加“smoother”,意思是更顺畅更好打交道。

对川普呢?中共党媒一直是不点名大骂为“少数不良反华政客”,昨天人民日报还刊登了三个整版的文章,罗列了26条罪状,对蓬佩奥进行了史无前例的舆论轰炸。熟悉中共党文化语言套路的人都知道,一个国务卿值得中共党媒如此夸张的待遇吗?显然不是。中共表面在大骂蓬佩奥,实际是在大骂川普的整个对中共政策,从区分中共与中国,到不公平贸易,再到人权迫害,以及华为5G、南海台海等等,没有哪条不是川普的主张,蓬佩奥不过是执行者而已。中共的大骂,不过是指桑骂槐,矛头对准的是川普。

所以,为什么中共认为拜登会更smoother?因为中共社科院的官方智库就公开说:拜登可以恢复奥巴马的遗产。我们完全可以预判,如果拜登当政,基本就是萧规曹随,全面恢复奥巴马时期的政策。但奥巴马政策是什么?就是嘴炮政客的政策,这个政策早已被证明是重大失败,美国在奥巴马当政时期是国力衰减最厉害,被中共超限战、渗透战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时期。

我们简单总结一下美国两党对中共政策,就会看到其背后最大的差别在于:川普对中共的认识已经深入到意识形态层面,这是川普政府表现出灭共趋势的重要特征,因为意识形态对立的背后是价值观对立,是自由和暴政,民主与极权,正义与邪恶的对立,是不可调和的。而贸易战和大瘟疫也让川普清醒认识到,中共是不可改变的。

反观民主党的反共,还停留在普通的商贸、人权和地缘政治利益冲突等层面,这实际上是把中共当成一个正常的政权看待,他们还在幻想通过谈判协议等等去约束或改变中共,所以才会有对话一说。事实上中共从来不是一个正常的政权,川普政府对此已有清醒认识,而民主党还生活在自己的一厢情愿中。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站在中共的角度看,川普共和党是巨大的生存威胁,而拜登民主党,最多算一个麻烦制造者,这就是二者最大的不同。

下面的时间,我们将和大家讨论另一个与每个人都相关的重要话题,就是中共病毒出现二次感染的现象。

8月24号,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团队在《临床传染病》国际医学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证实,香港一名33岁的男子曾在4月份感染中共病毒并治疗康复。8月15号,该男子前往欧洲旅游后返港,在香港机场再次被检测出中共病毒阳性。

现在得到证实的信息是:该男子两次感染的病毒株基因排序有多处明显不同,证实他是先后两次感染了不同毒株的病毒,因此确定其为世界上首个二次感染病例。

需要强调一点的是,这个案例并非孤例。路透社今天就引述荷兰公共电视台(NOS)的报导,证实了荷兰与比利时也都出现二次感染的患者,其中荷兰的病例是一个老人,比利时的患者症状轻微。

这两个案例,都是对两次感染的病毒进行基因比对测试后,得到证实的二次感染。

这里要说明一个概念,中国大陆此前疫情高峰期也曾经报导过不少疑似二次感染的病例,但官方一直都声称那是“复阳”,并非“二次感染”。

所谓“复阳”,是指复发的阳性患者,意思是感染者并未真正治愈,病毒只是在其体内处于休眠状态,间隔一段时间后重新被激活,因此两次发病检测到的病毒是同一个毒株。而二次感染的患者感染的是不同的毒株。

这两种现象看上去很相似,但实际上它们代表的医学含义有着巨大差别。

如果一个患者是复阳,涉及到的只是一个单纯的疗效问题,就是说他此前的治疗方案效果有限,不能清除他体内病毒,只能暂时抑制住病毒。对这样的案例进行研究,对改进治疗方案有帮助,其他就涉及不到什么了。

但如果一个患者是二次感染,这涉及到的就是抗体的有效性及抗体有效期的问题,这直接关系到疫苗的研发和效果问题。

我们都知道,疫苗研发的基本原理,就是通过人工的方法,在安全的前提下,去模拟一次感染过程,以此诱发人体产生中和抗体,从而对病毒具有抵抗能力。

如果一个病人曾经感染A病毒后治疗康复了,说明其体内已经产生了A抗体。但他在几个月后又感染了B病毒,这只能说明2点:要么他体内的A抗体对B病毒毫无抵抗作用,要么他体内的A抗体已经消失了。

也就是说,即便疫苗被成功研发出来大家用上了,你仍然是不安全的。因为你注射的疫苗只是针对A病毒的,其产生的抗体对B病毒无效,或者说,即便抗体有效,但这些抗体在体内的有效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你必须几个月后再次注射疫苗,一直重复下去。一旦哪天病毒变异出一个C病毒,你无论注射了多少次疫苗,都可能一夜之间就作废,你照样可能被感染发病。

这就是二次感染病例所代表的第一个重要意义。为什么我们看到这条新闻没有太大的热度?就是因为这是一个坏消息,对所有把终极希望寄托在疫苗身上的国家、研发机构以及个人来说,以前这类说法还只被视为假设和理论存在的话,那么现在这已经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了。

除了可能造成研发的疫苗武功被废,二次感染病例还释放了一个重大信号,就是大家都担心的ADE效应在事实上距离我们又接近了一大步。

这个ADE效应我们过去不止一次讨论过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一下我过去的节目。简单来说,ADE效应就是A抗体对变异后的B病毒,不担没有抵抗力,还会成为B病毒的毒性增强器,会让B病毒的杀伤力增强到数十倍甚至超百倍。

这对投入了巨大人力物力进行疫苗研发的任何国家或机构来说,都绝对是灾难性的,因为这意味着疫苗不但成不了救命良药,反而有成为病毒的帮凶。

而出现ADE效应的必不可少的前提,就是患者发生二次感染。

讨论到这里,我想大家应该已经了解,尽管现在大家似乎对瘟疫已经有点集体审美疲劳,但这个不能忽视的更大的风暴很可能正在酝酿之中,我们必须要理性看待。为什么我们多次讨论这个ADE效应?其实就三个原因:1、冠状病毒家族本来就有长期的ADE前科,其中尤其以登革热病毒最为著名;2、香港冠状病毒权威专家袁国勇教授,去年已经在中国猕猴身上证实了萨斯病毒存在ADE效应;3、加拿大传染病专家Jason Tetro就认为,中国不少论文研究的中共肺炎危重病例,就是ADE效应造成的。

一句话,ADE效应的脚步声,正在抵达我们的房门口。

好的,今天就暂时讨论到这里,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955.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