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横河:蔡霞和北戴河会议——换人还是弃党

作者:
最近有人把她以前的微博拿出来,她说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而是朝野共识,上下共识,要给执政党一个回旋余地空间,不要把党逼到墙角,就这个意思。这是什么时候说的呢?是2013年1月份说的。这个立场就和她后来的立场有很大的变化,就是说原来她完全是保党的立场。这个也符合她自己的说法,就是她所说的开始变化在2013年以后。这一类是属于觉醒得比较晚的,但是我觉得觉醒早当然很好,但是觉醒晚的话也应该欢迎,因为总比不觉醒好。

中国时政评论员横河。(大纪元资料室)

(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杨光/嘉宾:横河)面对内外交困四面楚歌,习近平受到的压力山大,但这并非北戴河会议能解决的。蔡霞作为红二代和党校背景抛弃中共对中共可谓雪上加霜。重温九评共产党的重要性。中共今天困境的由来及为何无人能救。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习李最近分别现身灾区视察灾情,外界就认定北戴河会议已经结束了,但是并没有出现事前很多人估计的,或许习近平被换角的情况;倒是之前公开批评中共体制,并且暗示习近平是黑帮老大的党校教授蔡霞被开除了党籍,并且取消了退休金。此前,蔡霞有一个说法,她就说换人才能保党、保国家,这个说法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那么换人能换出来吗?换人就能保国家吗?我们今天就来听听横河先生的评论。

横河先生,您看一下,现在大家关注的北戴河会议应该是结束了,事先外界估计习近平可能会遇到巨大的内部压力,现在看上去倒是风平浪静,您是怎么观察呢?

横河:我觉得这是外界误判了北戴河会议。首先说一下什么是北戴河会议。北戴河是中共高层夏天度假的地方,原来还有个地方是庐山,庐山是毛泽东最喜欢去的地方,后来彭德怀在庐山被整,毛泽东死了以后,中共的高层很多人对这件事情是有情绪的,所以毛死后庐山就放弃了。中央各个部委还是有人去,但是在权力最顶层的不去庐山了,都去北戴河。

传统上北戴河会议是一个务虚会,而不是务实会,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它不做正式决定,也不发正式文件。当然文革前是另外一回事,那个时候北戴河有一个夏季办公制度,也就是说,整个中央政治局搬到北戴河去办公,夏天去一段时间,那个和现在我们所说的北戴河会议是两回事,那时候就是正式办公。胡锦涛时期甚至取消了北戴河的度假,一直到2013年才恢复的。

在中共历史上,没有一个重大事件是北戴河度假的时候决定的,北戴河办公是另外回事,尤其是重大路线斗争,庐山倒是有过。大跃进的准备会议是在北戴河开的,但是那是一个正式的政治局扩大会议,那并不和北戴河度假有关系,而且那时候是毛泽东已经做了决定才开的会。

现在人们关注的北戴河会议是什么呢?是看中共高层派系斗争,或者路线斗争,或者权力斗争,会不会给习近平足够的压力,这是为什么现在大家这么关注北戴河会议。这里我们暂时不谈习近平所面临的党内高层的挑战,我们只讲北戴河。

前苏共和中共都是属于列宁式的政党,这个列宁式的政党就是党内有非常严格的纪律,而且内部权力斗争是非常残酷的,也就是说,不是说一帮人可以在北戴河随便给习近平施加一些压力,如果做成了,那习近平放弃一些权力,失败了下次再来,没有这种事情。要是重大的发难,那只有一次,那一次机会失败了,就去秦城监狱了。这种事情,就是说要改变领导,给领导施加压力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非正式的场合。

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是在苏共二十大的最后一天做了一个秘密报告,在这之前开幕式上,赫鲁晓夫还提议为斯大林默哀,而且会议的总结报告当中,他也是笼统的提出了个人崇拜的问题,根本就没有点名斯大林,他是在最后一天的凌晨突然之间开个会,做了4个小时的秘密报告,也就是发动突然袭击的,没有反击的余地,这还是在斯大林死了几年以后发生的事情。

赫鲁晓夫被罢免,也是出去度假,回来直接被宣布的,就你被罢免了,属于被政变赶下台的。也就是说领导层的更替不会是在度假的时候逍逍遥遥完成的,没有这种事情。

当然,习近平面对的压力是很大的,这也可能的,也许是必然的,但是这种压力不一定和北戴河有关。而且那种压力更多的仅仅是在政策上的,不会是在人事上的,要你交出一部分权力或者下台,这个不会在北戴河发生。

但是不发生这个事情,不表示风平浪静,因为中共是黑箱操作,如果有什么内部的争斗不合,透露出来了,那一定是有意放的风,或者有意露给外面看的,比如刘鹤羞辱李克强,这就是有意干的事情。真正的内部斗争你是看不出来的。

主持人:所以从您这个说法看,大家当时寄期望于北戴河会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或者会有什么变化,其实都不太实际的。我们看到在这一片歌舞升平之中,蔡霞和任志强倒是微数可数的几个异见的声音之二吧,先不说他们的意见怎么样,这两个人一个是富豪企业家,一个是党校教授,所以他们都是体制受益者,所以他们的身份就备受关注。

横河:对,当然我觉得不止这两个人,这几年高校教师被举报、被申诉的太多了,前不久还有一个许章润,我们还做过节目谈到过。如果说是红二代的话,最近可能这两个是代表,这两个人特点并不在于他们发表了不同意见,而是他们本人的身份是属于红二代的,就是你说的是体制的受益者。不是说别人没有意见,而是说在中共的眼里面,它是分你们我们的,划分到你们这个队伍里面敢说话的,早就被赶尽杀绝了。

而在中共所认为的“我们”范围内的,它一般会手下留情,所以才有可能发展到事情闹大了才被整治,像任志强就是这样的;或者就是从中共阵营里面新叛变出来的,就是他在转变发声以前,还在中共体制内,还属于中共系统里面的时候,就已经有点名气了,但这个名气不是异议人士的名气,是保中共的名气,像蔡霞就属于这种类型的,所以这种应该是属于特殊情况漏网。

这里有几种情况,一种是属于企业家的,中国的企业家都是依附于中共的,有的人在其中是如鱼得水,有的则是不得已,但是中国整个经商的环境是不好的,也就是说任何人当他依仗权力的时候,他可以欺压别人,但是他总有被权力欺压的时候,这个没有人可以例外。所以每一个经商的,不管他跟中共有多少利益纠葛,他总有在某个阶段,或某个事件上,希望这个制度能够更公平。

如果能够跳出个人的利益,而把它延伸到中共的体制问题的话,那么他就会成为体制的敌人了,像任志强。这些人虽然说敢出来的人非常少,但是他后面代表的力量不小,因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同感。而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对富豪割韭菜,也是导致内部有人出来反抗的原因之一,他出来说话是后面有一批人跟他有同样的观点,支持他,他才会说话,他并不孤立。

至于蔡霞,她的情况不太一样,她自己说她是2001年开始对中共有疑问的,但真正的变化是2013年以后,主要对她影响大的事件,她自己说的是雷洋案、修宪终身制、香港国安法,还有李文亮事件。

最近有人把她以前的微博拿出来,她说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而是朝野共识,上下共识,要给执政党一个回旋余地空间,不要把党逼到墙角,就这个意思。这是什么时候说的呢?是2013年1月份说的。这个立场就和她后来的立场有很大的变化,就是说原来她完全是保党的立场。这个也符合她自己的说法,就是她所说的开始变化在2013年以后。这一类是属于觉醒得比较晚的,但是我觉得觉醒早当然很好,但是觉醒晚的话也应该欢迎,因为总比不觉醒好。

至于有人谈到说蔡霞是被中共开除的,为什么她不退党?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从她被开除党籍的她个人的反应来看的话,她说的是与这个黑帮一样的政党彻底脱钩了,就是说她是很高兴的。我设想她可能不会在内心抵制自愿退党,就是说她内心可能会支持的。

那为什么没有做呢?有一种可能性,我是猜,因为我也不可能知道她真的怎么想.那有一种可能性的是她没有认识到退党的意义。退党运动是法轮功学员在2004年11月份大纪元时报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以后推动的,到现在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响应和认可。也有很多不是法轮功学员的在帮助推动退党,我看这一次很多网上质疑的,就是属于这种类型的。

但是也要看到确实还有很多人也许是不知道,或者听说过,而不明白退党运动究竟是什么;也有明白了,但是不觉得他个人有采取行动的必要,就多种因素可能都有。因为蔡霞本人已经在美国了,也许已经有几年了,却没有主动的退党,一直等到被动的被开除。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还需要有更多的人来推动和广泛传播《九评共产党》和退党。

主持人:蔡霞是这几天的热门话题,她这个热度其实已经超过了北戴河会议。那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她的观点。她先是提到说这个体制不行了,这个思想也不行了,但是提出的建议是换人。当然她也说,就是说可能换不出来,她的原话是说如果能换出来的话。那您觉得能换得出来吗?

横河:我没有仔细研究过蔡霞的讲话和几次采访,特别是要对照一下。我粗粗的过了一下,总的感觉是,她个人其实还处在一个抛弃中共的转变过程当中。因为这个时间毕竟比较短,从2013年开始,而且她人呢,可能接触的人一般都还是体制内的。

开始的时候,她的讲话当中,换人保党的比例肯定要多一些。而现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呢,就是比较明确的,就是认为这个党没救了,就是她提到了体制内外的精英联手改变中国的政治走向。至于说体制内的怎么做?她提出的是党内的精英应该考虑重新组党。也就是说她认为这些精英不应该留在共产党内,而应该重新组党来参与中国和平转型的进程。她也认为中共已经不能够主导甚至参与中国的和平转型了,她也说了,这是历史不允许它这样做了。

那么这里我就想说一下,就这个党内精英要想对未来中国的走向有所贡献的话,他不能等到中共垮台以后,必须在现在就有所表现,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退党。不是说未来中国或者中国转型一定需要这些人,而是这些人是自己应该选择未来,他选择的是自己的未来,能不能加入中国未来的转型取决于他今天的所作所为。而真正中国的转型,共产党的退出历史舞台,那是神安排的。换句话说是一个历史的必然,是一个历史进程当中的,每个人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都是不能主导自己的。

我们以前也谈过东欧苏联垮台的时候,社会主义阵营垮台的时候,很多当事人都是不自觉的被卷入这个大潮,他们并没有主动的想要做什么事,而是说这件事情发生了,他们在当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谁让他扮演的?是历史让他扮演的,不是他自己准备好了这样做的。现在也是这样,其实都是自己做选择。

蔡霞她已经认识到体制和思想都不行了。我确实有一个疑问,就是她作为党校教授,她对中共的认识,按照她自己说的几件事情的话,似乎还停留在个人体验和感性认识上,并没有升高到理论和思想的高度。所以我想从思想上再谈一下《九评共产党》社论。

中国的反对派从来就没有过反对共产党的思想武器,严格的说,成熟的反对派本来就很少。实际上全世界对于批判共产主义,在思想和理论方面都是相当贫乏的,就是说只有少数比较好的书籍和理论。但是因为西方的理论思想的著作太多了,所以这些少数好的书籍也都淹没在无数的著作当中,难以被注意到,特别是中国人要想注意到西方世界的这些书籍是很困难的。你到美国大学绝对学不到,美国大学里面充斥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思想教育,包括教师在内,反共产主义的在美国大学里面是少数派,在西方大学是少数派。

对于共产党,尤其是中国共产党,最系统的揭露和批判就是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没有第二家,自己要想摸索是非常难的,几乎是不可能的。就是说中国人民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针对中国共产党的最完整的理论体系,原来是没有的,一直到《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才真正有了。所以我建议没有看过的人,无论如何,现在还是个机会,去读一遍。

另外就是一个清除党文化的问题。就是说蔡霞在前几年非常有名的那个内部讲话当中,就是他们的红二代、红三代聚会当中的讲话。她里面讲到那个“政治僵尸”,她说中共是修宪以后成为“政治僵尸”的。

实际上我们经常会听到类似的说法,就是一个人他是认定了中共是不可救的了,但是在说话的过程当中,不自觉的也会提到在某个特定阶段中共就突然之间不行了.比如说习近平上台以后,或者是第二任期间修宪以后,一些反对派也会有这样的提法。实际上跟他的这个基本的观点是矛盾的。

这种说法有的时候是潜意识的,就自己都没有觉察到。我相信我在不自觉当中,在以前做的节目当中可能也有过这样的现象;而那些在体制内部混了很多年的,可是这方面就更多。所以这里就有一个,就是中国大陆出来的人受共产党的思想体系的教育和洗脑影响是非常大的,即使是反对派当中,他也会有的时候不自觉的露出这些东西来。

另外一方面,就对中共的认识,每个个人的差异也很大,不可能都一样。所以我认为,就是另外一本书了,就是《解体党文化》,也是大纪元时报的社论,也可以看一下。另外就是只要能够否定中共、抛弃中共,什么人我们都应该欢迎。因为不大可能说一步就达到一个非常彻底的或者非常全面的高度,这个是很困难的,所以说只要是能够走出这一步,都应该欢迎。

主持人:好,那么我们看到了,您也谈到就是蔡霞她现在的说法里面有一些矛盾的地方,但是她的思想一直往前走,往前发展。我的下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有一个共产党内部的精英,那么他也有这种改革思想,他也认识到共产党的弊病,那即使这个人被换出来了,就是换人换出来了,那您觉得换人能解决问题吗?

横河:首先我们看一下,就今天中共所面对的内外交困,四面楚歌的这个局面是怎么造成的。人们现在很容易谈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其实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它是从彻底的计划经济和经济上全面崩溃,这是两个方面,计划经济指的是一个政策,经济上全面崩溃是一个经济的现状,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所以在政策上只要开放一点点就会出现相应的成果。

无论当时的政策还是经济成果,它都是从绝对的谷底开始的,就是说它朝哪个方向都是往上走。政治体制改不改影响都不大,至少在当时短期看不到不好的后果。但是经济发展到了一定规模了,政治体制就成了关键,然后就成为了经济发展的瓶颈,最后就成为经济发展的障碍。

中共的改革开放从一开始就是跛足的,这种开放它是不可能延续下去的,这个在清末的时候的洋务运动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只是把中共的最终目标隐藏起来,它并没有任何改变。这个美国人可能不清楚,也可能清楚,但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装糊涂。而中国大陆的都知道,就是说中共的宣传和教育从来都是把美国和美国所代表的价值观和制度作为敌人的,是作为国外敌对势力的代表的,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所以中共抛弃韬光养晦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在政治上的向左转,是中共保党的共识,改革遇到了瓶颈怎么办?遇到了障碍怎么办?就是说走不下去了怎么办?最先尝试的就是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就是在思想、理论和实践上都向毛泽东回归。唱红是继续革命的理论,打黑是新形势下的打土豪,这个理论和实践现在已经遍及全国所有的领域了,所以说这不是哪一个人突发奇想想出来的。

再一个是无人可换。政治上换人其实并不难,难的是换了以后怎么办?就是说你换了以后,你要实行一个什么政策,这是难的地方。中共现在坚持的是一个僵化的理论,这个理论不能够提供现实需要的政策。所以说回到邓小平路线是回不去的,因为加入世贸以后,骗了全世界几十年,现在是人家不上当了,这是一方面。就是说再骗国际社会已经骗不成了,所以说你怎么回到邓小平路线去?人家不信你了。

经济上到了一定的高度以后,它现在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了,在没有政治体制变化支持的条件下,应该是往哪个方向走都是下坡路,这个跟邓小平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正好相反,那个时候是往哪个方向走都是上坡路,现在是往哪个方向都是下坡路,除非政治体制改革,而任何政治体制的改革都必然会动摇中共的政权。中共早在1985年前后就已经达成共识了,就是政治体制绝对不能改,因为一政治体制改革,马上中共的政权就保不住了,所以中共不会这么干。

还有人认为中共关键的时刻总是选错人,走错路线。如果说只有一次两次,你很难说它走错了,还能说是巧合。但是每次都是这样的话,那只能认为是必然的。就是这个错是我们用常识去看;而在中共的眼里,它认为每次走的都是对的,因为那和中共的本质是符合的。

主持人:蔡霞她是指说这个体制走到头了,要改变。那么您刚才是说,如果改变了这个体制的话,其实中共这个党的权力就受到侵蚀,所以也就是说中共这个党和这个体制是没有办法切割的。

横河:对,中共的体制是什么?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嘛。这个从1949年以来就一直是,只是说每个阶段的特色它解释不同。有过几次变形,这些变形就是所谓中国特色不一样,但是社会主义没有变过,也就是说它本质没有变,只是外表变化。将来它的本质也不会变,这个体制就是中共,而中共是不可能自救的,它只能被抛弃。

主持人:那么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蔡霞的另外一个观点,她就说中共的中高层他是知道对错的。这个让我联想起来美国这次因为香港问题,宣布对中共的11位中高层官员制裁。那其中骆惠宁他就说我自己在美国没有存款,所以就可以寄100美元来让川普冻结。那我们作为一个局外人看,你作为这么一个身居高位的官员,你连最基本的金融知识都没有,连这个制裁的后续影响都不能清醒的认识,那这样的思维他能够分清是非吗?

横河:蔡霞说的中共的中高层是知道对错的,如果中共的中高层都知道对错,那么就应该非常清楚中共是不能改的。蔡霞提到的都是2013年以后发生的事情,这一点在认识上是相当局限的。这也是我建议大家去读《九评》的原因。作为海外的常识,实际上国内也有很多人也认识到这一点,就中共建政以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人民犯罪,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人民的战争。就这些年我们讲得非常多了,即使不谈建政以后到文革结束,那么多犯下的罪行,那么多按常理都是错的事情,就是改革开放以后,公开放弃了阶级斗争学说,还有六四屠杀,和延续至今长达21年的迫害法轮功,还有现在在西藏和新疆的迫害。

中共高层在这么多年当中对这么多的罪行,有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过抱歉的话,说过公道话?没有!一个都没有。有没有知道错的?如果说知道错了,还要附和,甚至助纣为虐的话,那么知道对错又有什么用?这个倒是和知识水平关系不大,你说中共高层基本的金融知识都没有,这个关系倒不大。

实际上中共的体制,它是不需有是非对错的概念的,它只有党性。什么是党性?党性就是指鹿为马,就是把白说成黑,就是不能有是非对错的概念,这就是党性。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体制真的是不能改,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没有一个地方是允许这个党自我改的,所以只能抛弃!

主持人:好,这次节目时间我们就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萧明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8/1494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