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人间最重大的道理

作者:
孔子说:“当然不是厚待自己,而是珍惜自己、理解自己对别人的重要性和责任的意思。因为君王说错话,则人民会跟着仿效;君王做错事,则人民也会跟着仿效。所以君王如果能清晰的理解自己对人民的影响力,对自己的行为、言论,保持慎重的态度,则人民自然也恭敬慎重,这就是敬重自己的意思。”

鲁哀公孔子:“请问,人间的道理,何者最重大?”

孔子回答说:“您能问这个问题,是鲁国百姓的福气,我岂敢不回答?我想,最重大的莫过于政治的‘政’。‘政’的意义通于‘正’。当君王的自身能正,则百姓也跟着正。君王的行事、作为,是百姓跟从、仿效的对像,如果君王自己的行事、行为都不能正,百姓又如何能跟从、仿效呢?”

哀公又问:“那么请问:我应该如何才能‘正’呢?”

孔子说:“夫妻有别,男女有亲,君臣有信,这三件事,如果能够先摆正,所有的事物,也就跟着正了。”

哀公说:“我虽然没什么才能,但很愿意照您的话实行,只是要如何才能做好这三件事呢?”

孔子说:“古代的贤王治理政事.最注重人与人之间、君王与人民之间的相亲相爱,而亲爱的形式,最重要的是合于礼法,而礼法最根本的精神,是心中的敬意。而敬意最极致的表现,则是在君王的婚礼,所以在婚礼上,即使贵为君臣,也要亲身依礼迎接。这正是因为君王的婚礼,不只是表面上的一场婚礼而已,在内在的本质上,更是敬意的起点,能掌握心中的敬意,则彼此之间就能亲爱;心中没有敬意,则亲爱之心就无从产生。人与人之间、君王与百姓之间的相亲相爱,既是一切政事的根本!您说,君王怎能不在婚礼上亲身迎接,表示敬意呢?”

哀公说:“说到这里,我有句话想说,要君王自己亲身迎接,这是不是有点太严重了?”

孔子有点不高兴,说:“这样的婚礼是结合了两个宗族,产生能继承列代祖先功业、即将成为下一代治理天下万民的君王,怎么会认为太郑重其事呢?”

哀公说:“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无知了,才问这种笨问题。但不问这种笨问题,就没机会听到您这么精采的道理,我很想再多知道一点,但不知从何问起,您能进一步说明吗?”

孔子说:“就像天地之间,若阴阳不合,则万物都无从生长。君王的婚礼,是国家绵延万世、后代子孙昌盛繁茂的开始,您千万不可轻易视之。而且君王有了王位,对内可以奉祀天地神明和祖先,治理宗族;对外可以教导人民恭敬行礼,端正国家的习俗和风气。”

孔子又进一步说:“所以三代以来,圣明的君王,都知道敬重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因为妻子是宗族亲人的重心,儿子则是下一代的君王,怎敢不敬重呢?而对妻儿的敬重,又可进一步表现在对自己的敬重,因为君王自己并不是完全属于自已一个人所有,同时也是亲人的一部份,是国家的一部份,是天下万民的一部份!如果伤害自己,等于伤害妻儿、亲人、国家乃至天下万民,所以说,懂得从敬重自身和妻儿开始,到治理天下,又有什么困难呢?”

哀公问:“可是敬重自己是什么意思呢?”

孔子说:“当然不是厚待自己,而是珍惜自己、理解自己对别人的重要性和责任的意思。因为君王说错话,则人民会跟着仿效;君王做错事,则人民也会跟着仿效。所以君王如果能清晰的理解自己对人民的影响力,对自己的行为、言论,保持慎重的态度,则人民自然也恭敬慎重,这就是敬重自己的意思。”

哀公说:“听您这么深奥的言论,我实在紧张,我真担心做不到,那就真是我的罪过了。”

孔子说:“您能这么想,我想,这真是鲁国人民的福气了。”

(出自三国·魏王肃《孔子家语》)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08/1498396.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