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国第一贪:江绵恒

“中国第一贪”江绵恒

八十年代江泽民江绵恒去美国留学、生孩子、拿绿卡,观看中国形势。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于是江绵恒带着美国籍的儿子全家回来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当一名普通技术员,四年后竟然担任了所长。随着江泽民地位的稳固和权势的增大,江绵恒投入商海不离官职。

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而开始他的“电信王国”生涯。上联是由一位姓黄的上海市经委副主任策划创办,为此而付出了大量心血。但是成立和运作了三个月之后,黄突然被调回经委,然后“空降”而来谁也不认识的江绵恒,并且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而成“电信大王”。那位黄先生就此消失,连名字都没有人记得了。“上联”就这样被江绵恒抢去。

表面上“上联”是国企,但实际等于江绵恒私产。江绵恒以上联为个人事业的旗舰,坐镇上海。由于他是江泽民的儿子,所以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做生意包赚不赔,海外华裔和西方商人包括雅虎掌门人杨致远等纷纷上门拜访或投靠,几年时间江绵恒已建立起他的庞大电信王国,2001年上联和上联控股的公司已有十余家,如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中国网通等。业务相当广泛,如电缆、电子出版、光盘生产、电子商务的全宽带网络等。

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经济领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过江隧道、上海地铁的董事会,他也有份。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机,无意中发现空中杂志上刊登的上航董事会举行会议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绵恒,但上航正式股东名单则从未向社会公布过。他们说,江绵恒既是中国电信大王,也是上海滩的大哥大。

这还不能使江氏父子满足,因为在中共的历史上,富商做的再大,没有官位做保证也是危机四伏。于是1999年12月2日,国务院宣布的任免名单中,令人跌破眼镜的出现了江绵恒的名字,他被江泽民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坐着火箭挤进来国家领导人的行列。

2001年5月,在香港举行的《财富论坛》,江泽民带了“国家领导人”江绵恒出席,介绍给非富即贵的国际要人认识,特别是跨国公司的富豪们,以扩大江氏王国的实力,果然在中国申奥成功的第二天,江绵恒就开始与这些外国富豪们签下大笔订单。此时,江绵恒已经成了中共“官商一体”的最高代表。

在没有“中国网通”之前,江绵恒是“网通”老板,他扬言说要吞并“北方电信”,其实“网通”早已经让江绵恒给折腾空了,他根本没有能力收购“北方电信”。为了解除江绵恒的危机,江泽民亲自下令中国电信必须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

2004年9月,作为 大陆四大电信商最后一个没有上市的公司,“网通”的上市时间表一拖再拖,10月是最后期限。江绵恒是手握实权的江泽民之子,为何中共四大电信商中的三个都有上市实力,而江绵恒却在得到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后还是没有资产?钱哪里去了?

这段时间,江绵恒把网通三次整合后又统统撤销,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整合、撤销把戏中他把国家电信资产都收集到自己荷包里。江绵恒亲自网罗来的中国网通总裁张春江毫不隐讳的说:这一切就是“为了股票上市”。说白了就是自己把官产掏空了化为己有,让买“网通”股票的人当冤大头。

还有一件众所周知的丑闻,2000年9月,江绵恒和台商王永庆的儿子宣布合作搞宏力微电子公司,总投资六十四亿美元,号称合资。但据王文洋透露,实际上他一分钱没出,全是江绵恒从银行弄出来的钱。藉著老爸的权力关系,江绵恒大发横财,成了名符其实的“中国第一贪”。此外,江泽民还授意让学术上毫无建树的江绵恒当了中科院副院长,成为中国科学界的大耻辱、世界科学界的大丑闻。

号称上海首富的大地产商周正毅在2003年5月被查扣,他逃税、操纵股票和不法贷款已经导致中银香港分行总裁刘金宝被撤职。此案被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金融诈骗疑案”,调查结果直指江绵恒,因为当年宏力微电子公司成立时,刘金宝从中银上海批出的十几亿贷款都是违规操作。

《开放》杂志透露,在调查周正毅官商勾结圈地问题时,甚至已查到江泽民两个儿子头上。据说调查人员查到在紧邻静安区的普陀区,发现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和普陀区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静安区的手法圈了一大块地。江绵恒和江绵康在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但都是免费圈地,不掏一分钱。江绵恒比周正毅还恶,周还要给上海帮进贡,而惹不起的江大公子只需让住户强迁远郊,绝不按照规定给予任何补偿。

在十六大前夕,江绵恒去信息产业部502所,观看第二代高速互联网演示,其中一项内容就是测试数据检索速度。汇报人员可能想讨好江绵恒,所以在Google上检索“江泽民”三字,没想到出现在屏幕上的头10条新闻中就有三条历数江泽民的罪恶,而且“邪恶江泽民”被显示在头条,江绵恒又惊又气。

回去后,江绵恒在封锁互联网的问题上不断加大力度。他所主持的金盾工程前期投资就是八亿美元,为的就是不让大陆网民得到任何有关民主、人权、自由,特别是法轮功的海外资讯。江绵恒成了江泽民统治之下的电子警察总警监。

“内举不避亲”

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没有哥哥那么火,但也被江泽民委托徐才厚塞进了南京军区任副政委,军衔为少将。江绵康本来是搞无线电的,历来的工作都与军队毫无关系。江泽民要退休前,觉得把枪杆子交给谁也没有交给自己的儿子放心,就想把江绵康调到总参,不料被迟浩田顶了回去。没办法,江泽民只好把儿子塞到总政组织部任第二局局长,不久升任组织部副部长,再提升为组织部部长。

江上青共有两个女儿,江泽慧和江泽玲。江泽民提拔江上青的女儿江泽慧当上部级干部。江泽慧原不过是安徽农业大学一名普通教师。江泽民升官后,江泽慧受到火箭式提拔,先升安徽农大林学院院长,随即再升农大校长,然后又任林科院院长。

江泽民有个在安徽蚌埠当了十八年扳道工人的姨外甥吴志明,是江泽民生母吴月卿一支的亲戚。吴志明不学无术,直到江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才在1986年3月入了党,提了干,最后火箭式窜升成副部级干部:现在是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武警上海市总队第一政委。

江泽玲的儿子邰展因炒作房地产而亏空1150万元人民币,但由于邰展是江泽民的外甥而在审判时受到层层阻力。邰展因炒卖房地产失败并无力偿还,于是伪造了“扬州港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公章,将某港商的四十五套住房抵押给工商银行。该案被港商告上广陵法院而于2000年3月审理。虽然法院认定“房屋产权迁移证”上的公章是伪造的,但受到当时就任扬州市委书记的吴冬华、市政法书记冀仁贵及扬州中院院长帅小芳等人的施压,被迫于2000年3月30日宣布中止对该案的调查与审判。最后,邰展未受到任何处罚,港商也未收回住房。

知情人透露,十几年来,邰展利用其为江泽民外甥的身份大肆进行买卖房屋、股票及投资娱乐业。他先后任“扬州大厦”总经理、“添展娱乐城”的老板及多家合资公司董事。邰也曾利用其江泽民外甥的身份向军方背景的“北方工业集团”借贷1600万元人民币买卖股票,此后邰一直活跃在商业火线上。

2003年1月,江泽民把自己的外甥夏德仁调任辽宁省省委常委、大连市市委副书记、大连市市长。从此江泽民到大连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呼风唤雨。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自称是江泽民夫人的亲侄儿,并时常吹嘘自己是“是江主席身边的人”。周品行恶劣。据接近周永康的人士透露,周时常以“忘我工作”为名,住在酒店晚上不回家,实际上暗中召妓嫖宿,并曾多次在实业宾馆奸污内部女工作人员。但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周永康是冲在最前列的几个人之一,后来被江提拔为公安部部长。

此外,江泽民还有多少或明或暗的亲戚在做官或闷声大发财,已经难以统计。上梁不正下梁歪,江泽民公然大搞裙带关系,使得整个国家权力腐败蔓延,更加不可收拾。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江泽民其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2/1499975.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