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多地教师工资遭拖欠克扣 突显地方政府财政陷困境

“尊师重教”被誉为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但在中国,教师,尤其是民办教师却往往成为当局克扣工资的对象。近日贵州、安徽、河南和辽宁接连传出教师被拖欠工资。表面上,这与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有关,有评论则将此现象归咎于官员中饱私囊。

因财力紧张,多地拖欠教师工资。

“尊师重教”被誉为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但在中国,教师,尤其是民办教师却往往成为当局克扣工资的对象。近日贵州、安徽、河南辽宁接连传出教师被拖欠工资。表面上,这与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有关,有评论则将此现象归咎于官员中饱私囊。

中国大陆,公务员经常成为地方政府克扣工资的对象,首当其冲的往往是教师,以往就曾发生当局不按时发工资,甚至巧立名目克扣工资,引发公立学校教师罢教,甚至大规模请愿。

新一轮纠纷最先在贵州大方县爆发。据说当地从2015年开始已拖欠教师工资补贴。其后安徽淮南有网民留言,说区政府自两年前拖欠教师目标考核奖和艰苦津贴至今。

图为一名老师在课堂上帮助学生。

其后辽宁康平,营口和鞍山等地也有教师向政府投诉被欠薪。

地方政府对于教师的抱怨恍惚有一套标准说法。以鞍山市为例,县政府解释,拖欠老师工资是财政紧张造成。淮南市委办公室则对外表示,正积极筹措资金,待资金筹集完毕就可以落实。

湖北教师姚先生对此强烈不满。

姚老师:“财力不足是一个谎言。对老师工资这一块财力有预算,不存在缺钱,因为工资的标准,工资数位的确定本身是政策性很强的。经济很困难,运转不灵等等,统统是骗人的鬼话。”

他怀疑,财政压力只是官员中饱私囊的藉口。

姚老师:“据我了解,真正控制财政,控制钱的使用的是常务副市长、市长、和市委书记。克扣拖欠实际上是挪作它用,它本身轻视教师,不重视教育,就去搞政绩,该给教师的钱不给,把钱拿去买小汽车去了。“

图为安徽省明川市,农民工子女在第一批特殊计划的学校中学习。

官媒早前曾报道,受疫情影响,中部省份部分县今年首季度财政收入大跌一半或以上,财政储备跌至低于安全水平。个别县政府背负庞大财政压力。

经济评论员“金山”认为,教师拿不到工资与基层政府债务问题有直接关系。

“金山”:“政府融资手段越来越少,正常财政收入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反而财政支出越来越大,包括教师工资支出这一块也面临很大压力。当然在经济发达地区,经济收入渠道比较多,有需要时融资手段也比较多。财政状况如果良好,对教师有一些优惠是应该的,但是现在的情况恰恰是财政收入锐减。”

有评论形容,教师在县级财政支付体系中,人数最多却没什么发言权,一旦有人动起了歪脑筋,就很容易成为克扣拖欠的首选对象。

“金山”:“现在缩减的肯定是在公务开支里面最弱势的教师团体。而直接可以掌控财政收支权的公务人员,他们肯定是最优先达到优惠的。我们一般说,‘切蛋糕的人应该是最后分蛋糕的人’,可是在这种机制下却恰恰相反,‘切蛋糕的人成为第一个拿蛋糕的人’。”

针对中国各地教师工资相继出问题,有媒体提出,有必要改变教师工资发放机制,譬如,偏远落后地区的教师工资发放,可以考虑由省级乃至中央财政统筹安排,确保专款专用。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6/1501287.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