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一则“敬请”《毛选》的通知

作者:

周日翻看材料时看到山西省河曲县供销社1969年4月给各基层供销社的一份通知,内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就是让各社结算一下配给各基社的《毛选》合订本的款项,但通知的用词却大有讲究,不说各基社买了多少本,而是用“敬请”《毛选》:

【关于结算基社敬请的《毛选》合订本款及赠给职工列支问题的通知

各基层供销社:

现将各基社从县社敬请的《毛选》合订本款结算表附去,希按附表金额汇回县社财计科。

列支问题可按四月初县社召开的各基社负责人会议共同讨论确定办理。

1969年4月20日】

在中国古代社会,对于神及神化了物件,才用“请”或“敬请”,不能说“买”,通常家里要拜个什么,比如菩萨,到寺庙或者集市上用银子“请”回来一尊或者一幅,摆或挂在家里,方便吃斋念佛等等。说“买”会犯禁忌的,说明心不诚。封建社会的这一套请神的习俗,在领袖他老人家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早已被当做“四旧”扫除了。不过,虽然扫除了“四旧”,但人们对神的敬畏之情和忠诚之心却转移到被“神”化的领袖身上,民间的禁忌用语被使用在新的地方,比如领袖的书,领袖的像,领袖说过的话等等,这则通知就是一个例子。

从网上搜索一下,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买领袖像不能说买也只能说“请”,据说陈独秀的孙女就是在买主席像时说了一句“太贵了”,成了“现行反革命”,或许她应该说“请不起”就对了。

还有《记忆》杂志2009年第21期上有一篇《老戴的“幸灾乐祸”》,说一个姓戴的反革命分子的罪行是:1968年12月26日那天,他一早就出去买面条,为的是给侄女过生日。转了两个小时一根也没买到。一打听,原来这天是伟大领袖的诞辰,南京人早就把面条买得精光。老戴怏怏而返,快到家时,正赶上一面条代销点突然到货。老戴奋不顾身挤上前去,一下买了好几斤。回家后有两位老大妈来串门,看到他买的面条,交口称赞他有好运气。老戴受了夸奖,头脑发热,发起议论来:“中国人真他妈的邪门,平时哪一天不能吃这倒头的面条,一个个偏偏要挤到今天来赶时髦,也不知凑的哪门子热闹。这好,面条搞得比金条还难买,成了他妈的什么鬼世道!”没承想,就这几句话,他就成了“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恶毒攻击广大革命群众自发纪念伟大领袖生日,把大好革命形势下的社会主义污蔑成”什么鬼世道“”的“现行反革命”。老戴先是被“群众专政”,然后送劳改。(此段为转载)

在本公众号上也有不少篇文章涉及到这种政治禁忌的,比如上海的孙柏铭(《这个台湾人,毕业于日本名牌大学,五十年代自愿来到大陆,他经历了什么?》)、安徽万全德案件中提到的魏工程师(《谁撕了这张伟人像?》),误剪了领袖像的十五岁的少年郑明仁(《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误剪了“伟人”像之后……》),还有被看出有问题的一张领袖像(《用一双火眼金睛保卫领袖》)等等,还有一些,就不一一罗列了。

从一则“敬请”《毛选》的通知想起了这些政治禁忌,不多写了,写多了,犯禁忌……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故纸故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7/1501793.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