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驯化众生的几种模式

作者:

万物众生里,人是最难驯服的,尤其是练过拳脚的,仗着膀大腰圆,意气用事,常常不服王化,做出影响社会和谐,危及世界和平的不法勾当。对付这些寻衅滋事分子,最见效的办法就是取其性命。

侠客行开篇,金刀寨的首长们到侯集镇召开重要大会,事前特意大喇叭下达通知:

【“老乡,大伙儿各站原地,动一下子的,可别怪刀子不生眼睛。”“乖乖的不动,那没事,爱吃板刀面的就出来!”】

偏有个杂货铺伙计不听警告,在应该神圣庄严的时候,却大耍贫嘴:

【“板刀面有甚么滋味……”想要说句笑话,岂知一句话没完,马上一名大汉马鞭挥出,甩进柜台,勾着那伙计的脖子,顺手一带,砰的一声,将他重重摔在街上。那大汉的坐骑一股劲儿向前驰去,将那伙计拖着而行。后边一匹马赶将上来,前蹄踩落,那伙计哀号一声,眼见不活了。】

这一招立杆见影。【一个七八百人的市集上鸦雀无声,就是啼哭的小儿,也给父母按住了嘴巴,不令发出半点声音。】

倚天里,天鹰教为了得到屠龙刀的下落,审讯海沙派的20多名盐枭,一个倔驴看不清眼前形势,鸡蛋碰石头般地展现一下爷们风范:

【“我们前来夺刀,还没进庙,你们就到了。是你们天鹰教先进海神庙,我们怎能得刀?你既然一定不信,左右是个死,今日跟你拚了。这又不是天鹰教的东西,这般强横霸道,瞧你们……”一句话没说完,蓦地止歇,料是送了性命。】

严打局势下,20多条大汉屏息敛气,直到被逐一点中死穴,再也没谁敢出头逞强。

这种方法固然高效,但致命缺点就是杀伐过重,容易激发民变。

碧血剑中就有一段描写屁民们表达诉求时,被维稳的桥段:

【一名军官带了十多名兵卒,大声吆喝:“你们唱这种造反的歌儿,不怕杀头吗?”挥动鞭子,向众百姓乱打。

众饥民叫道:“闯王不来,大家都是饿死,我们正是要造反!”一拥而上,抓住了官兵,有的打,有的咬,登时将十多名官兵活活打死了。】

于是就有了谢逊的改良版。王盘山夺刀后,一声狮子吼把满岛生灵震成白痴。乘船归去后,把一船水手刺聋耳朵,服哑药,再刺瞎双眼。既不让郭嘉鸡米泄露,也避免了杀人恶魔的指控。

谢大侠的手段只适合一锤子买卖,不符合人尽其力、物尽其用的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在此基础上,黄药师又进行了改进。

为开发桃花岛5A级风景区,以高薪为诱饵,招募大批人工参加海岛建设。在培训阶段,刺耳割舌,深度改造成只知奉献,不懂索取的低端人口。利用这些世界上最廉价的劳动力,一座荒无人烟的小岛奇迹般一跃变身为繁华富庶的旅游圣地,短短几年就走过了西方发达国家要走上百年的路子。

虽然满岛哑仆象泰国人妖一样能为游客提供特色服务,但是驾不住敌对势力以仁权为借口横加干涉。

随着外围势力的攻击力度日益加重,一种更为先进的管理方式应运而生:用药物约束员工。在实践中得到广泛应用的,有神龙教的豹胎易筋丸、日月神教的三尸脑神丹,以及天山童姥的生死符。

这种管理模式能让职员短时间变身赤胆忠心的仆役。只要你妥善保管好解药,并做到定期发放。员工们会对你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山呼万岁不绝于耳。吃饭前颂扬你神通广大、鸟生鱼汤;教育子女会用“爹亲娘亲,不如圣教主圣姑亲”原生态版本。脑洞够大、思路开阔的甚至喊出让自己十八代的灰孙子,都在圣教主的麾下听从驱策的口号。

就是敌对势力恶意做调查,员工也是发自内心,百分之百拥护伟大领袖,不带一个字怨言的。

这种方式也有个致命死穴:容易发生闪崩。比如东方不败,一旦储藏解药的保险柜钥匙被任我行盗走,属下便集体反水。从高高在上的圣教主一下子被揭发成了无恶不作的跳梁小丑。再如洪教主,失势之下便墙倒众人推,老婆都能被人泡了,仙福永享成了恶作剧。天山童姥责罚属下越重,岛主洞主们越是感激涕零,可惜规规矩矩的奴才们,一看到她离身的大腿,就齐声欢呼了。

经过若许年的摸石头过河,一种完美的模式终于被研发出来了,这就是侠客岛经验。

龙木二岛主曾面对媒体介绍手下的几名员工:

【“不瞒诸位说,这几名弟子若去应考,中进士、点翰林是易如反掌。他们初时来到侠客岛,未必皆是甘心情愿,但学了武功,又去研习图解,却个个死心塌地的留了下来,都觉得学武练功远胜于读书做官。”】

能让人才抵御住当官的诱惑,牢牢吸引住优秀顶尖人才参加海岛建设的,就是侠客岛的红宝书:诗仙李白的24句诗文。

《侠客行》是一首通俗易懂的叙事抒情诗,但把它雕刻在侠客岛的石窟中,创制人定位成震古烁今、不可企及的武学大宗师,再由前辈高贤加以注释,文字图形一加结合,就不容置疑地蕴藏了宇宙真理,暗含着王者密码。

员工们钻研24句真言,可不是为了应付公务员的考试的敷衍了事,而是皓首穷经、竭尽心智的献祭人生。在岛上默默奉献十年的八仙剑掌门温仁厚,一语道破了共同心声:

【这‘侠客行’的古诗图解,包蕴古往今来最最博大精深的武学秘奥,咱们竭尽心智,尚自不能参悟其中十之一二,哪里还能分心去理会世上俗事?】

闭关隐居十年的少林妙谛大师,看了龙木二岛主抄录的两副壁图,毅然丢下木鱼、放弃了清修。武当愚茶道长,看到和尚演示了一遍图解中的一式,惊喜交加赶赴海岛。

见到图解的,都为这份惊天动地的武功秘诀所折服,心无旁骛地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

参与研究工作的都有牺牲奉献精神,雪山派掌门人白自在投入忘我的工作后,连向家中老婆报平安的工夫都抽不出来,孙女婿一来提醒他,就遭他的破口大骂,到后来挥拳便打,不许他近身说话。

研究成果是丰硕的。从“吴钩霜雪明”一句出发,一对师兄妹引经据典,得出吴钩暗含残忍二字:【多半是这一招的要诀,须当下手不留余地,纵然是亲生儿子,也要杀了。】

威德先生指出愚茶之所以未能脱离武当剑法的束缚,关键是在一个“明”字上。

四十年来,投身侠客岛的仁人志士,无不夜以继日,如饥似渴地工作着,一切看起来那么得振奋人心,和谐安详,没毛病。

但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娃子闯入,引发了侠客岛的价值观的整体性毁灭。他学会图文中最粗浅的道理后,一举把两位神一般存在的岛主打得虚脱而逝。证明了前人高士的注释不是昏庸糊涂的误入岐途,就是出于某种不可描述的原因,故意把简单的看图识字搞得玄之又玄,设置一个陷阱,引诱大众虚耗人生。

你看愚茶道长,第一代海岛建设者,精研壁画毕四十年之功,出手的还是武当世传武学,功力未能超越在尘世浸染的白自在。

龙木二岛主能把简单的经脉穴道线路图硬性解读成蝌蚪文,并自称能认识近一成文字,更是迷失心境后的神昏谵语。

世上并没有什么脱离俗世肉身的学问。明白如水的侠客行,并不因附着在武学上,就具备了深层次的海岛特色。文深字繁的解读,或者是被洗脑后的痴迷,或者是别有用心的混淆是非。

龙木二岛主将壁画销毁,或许是临终前灵台清明的善念一闪。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凯迪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7/1501902.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