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沉雁:一个人最悲的悲剧 就是一本正经地活成了笑话

作者:

什么叫最悲的悲剧?

生老病死是悲剧,但并不最悲,此乃自然规律,最悲的悲剧是妄想长生不老万岁万岁万万岁。悲剧,不会让任何一个冷酷无情的人笑起来,但最悲的悲剧,那一定是一个可耻的笑话,作为正常人都会对这样的悲剧忍不住笑出声来。如果悲剧角色尚不知自己已经活成了可耻的笑话,那无疑是最悲中的最悲。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主题:一个人最悲的悲剧,就是一本正经地活成了笑话。

我们先来看一副长图。

看完这张长图,你是想笑还是想哭?我肯定是笑的,并且是充满了各种不怀好意的奸笑、讥笑、浪笑、冷笑、坏笑。一个倒吊起来无半滴墨水的人,居然能活出学富五车才盖八斗的文化巨匠,这不是简单的悲剧,而是一桩碾压千古传奇的悲剧。悲剧主角他知道自己已经活成了可耻的笑话吗?浑然不知,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所以《平安经》才会敲锣打鼓地问世。这就叫一本正经地活成了笑话。还有比这更悲的悲剧吗?没有了,这就叫最悲的悲剧。

被双开不是他的悲剧,被双开恰好是上帝都看不下去了,才差遣《平安经》的轩然大波来终结他的人生悲剧。如果双开后他能在痛苦中幡然醒悟,如果他能像日本著名文学家太宰治一样去追悔:“回首前程,尽是可耻的过往。”那么,他算是真正告别了他生命上半场最悲的悲剧,他下半场还可以重新开始。

从这个贺副亭长,我就想起了王护士长,他比贺副亭长更加悲剧,他一小学生居然活成了29所大学的兼职教授。正应了叔本华所言:“一个人渴望什么,他就会相信什么。”一个没读多少书的人最怕别人嫌弃他没文化,所以他就渴望别人敬他有文化,再所以,他俩就极尽所能弄一身文化头衔,因为他俩笃信这些头衔足以证明他们浑身都是文化。结果悲剧了,结果活成了可耻的笑话。

这两个悲剧主角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真理:实诚才是人生最高智慧,所有鸡鸣狗盗地图慕虚荣都是在盗窃自己宝贵的人生。

法国著名哲学家亨利伯格森说:“虚荣心很难说是一种恶行,然而,一切恶行都是围绕虚荣心而生。”我不得不在柏格森后面再加一句:一切可耻的笑话更是围绕虚荣心而生。不妨看一看下面这张图片。

五年!五年?五年。。。

是的,你没看错,我也没看错。我们是不是应该同时哼起《搭错车》主题曲:“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这张图片存在两个可耻的笑话:一个是五年完成清单,这不是玩笑而是军令状。另一个笑话不仅仅是无知,简直就像刻舟求剑一样的白痴了。满以为清单就铁钉钉木了,问题是老美开的清单不是年年更新而是日日更新,根本等不到五年期满,这张清单已经面目全非,难道也跟着日日更新军令状?

科学院啊科学院,院长啊院长,院士啊院士,我能对你和你领衔的一群白痴说什么好呢?讲笑话不是不可以,但也不能讲这么可耻的笑话,尤其是站在科学殿堂巅峰的院长大人能立下这样的军令状,你是想把我牙齿笑爆还是想把我肠子笑断?这是一个多么可耻的笑话,院长大人却是一本正经。可想而知,白痴院长领衔这群白痴院士是何等悲壮,不,是何等可笑,不,是何等可恶。这张军令状意味着可耻的笑话与一切恶行将在五年期间满负荷上演。我们只须准备好板凳和瓜子,就看这出最悲的悲剧如何收场。

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白大院长是如此可悲、如此可笑、如此可恶?我再给大家看一张图片。

可能众多读友看完这张图片也是一头雾水,心无旁骛不是很好吗?这怎么能与白痴、可笑和可恶联系起来呢?问得好。我相信经常读我文章的朋友一定能回忆得起,我在今年7月27日写了一篇文章《有一种贱叫做“我只想埋头搞科研”》,收录在我2020《庚子映像》文集的第102篇。是的,没错,心无旁骛的意思,就是我只想埋头搞科研。

为什么心无旁骛只想埋头搞科研就“贱”了呢?我们一起来看下面这张图片。

看完这张图片,我相信所有读友都会百感交集,这下你就会对只想埋头搞科研的“心无旁骛”有了重新认识。白大院长所谓的心无旁骛,就是搞科研的人不要去翻墙、不要去学哲学、不要学逻辑、不要学人文,不要去关心生民疾苦,更不要接受外界不良思潮的影响,天天闷在实验室。这样,这些科研工作人员就与普世精神绝缘,叫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那么多废话。

因为心无旁骛,所以,白大院长就不懂老美的灿烂文明成果是因为freedom之花结出的硕果,他以为靠心无旁骛的“挑灯夜战”就能造出芯片完成清单。心无旁骛的挑灯夜战也不是没用,但挑灯夜战也只能搞出核弹、、手机后门和长城防火墙。搞出这些不但更加完不成老美的清单,反而会让老美的清单越垒越高。

就这么简单的道理,一个站在科学殿堂塔尖上的人却立下如此可笑的军令状,可恶么?可笑么?悲剧么?白痴么?我只能长叹一声,可悲的白大院长不愧姓白,你一本正经信誓旦旦的样子,你刷新了科学界可耻笑话的悲剧之冠。

那位写“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的诗人雪莱,他有一句名言特别震撼人心:“没有真正的道德,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智慧。”

荷兰光刻机上的十多万个零部件,件件都是当今人类最顶尖智慧的结晶,然而,却没有一件来自made in china。请问白大院长,你知道为什么吗?回答不上来没关系,不要只晓得心无旁骛埋头搞科研,而是偶尔也要望一望星空读一读雪莱。这样,你至少不会这么一本正经地活得如此可悲而又可笑了。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沉雁波澜的时光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9/1502602.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