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沉雁:决定一流 就是下流

作者:

 

决定,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官方概念,它直接影响公共资源的流向结构。

一流,这是一个典型的民间约定概念,它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不具有官方性,虽然它不左右公共资源的分配,但它是市场资源(民间资本)流向的重要参考依据。

简单说,决定是政府概念,一流是市场概念。两者隶属于泾渭分明的不同板块,井水不能犯河水。一旦越界,决定就成了耍流氓,决定一流就很下流,所谓的一流,也就丧失了它的市场魅力。

在半个多世纪前,中华民族还是有许多百年老字号,这些老字号就是一流。但为什么现在都悄声匿迹了?这就是被决定插了一杠子之后的必然结果。最后连“狗不理”也没保住。

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世界一流大学,譬如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顿、芝加哥、伯克利和常青藤等等。它们的“一流”都是在历史发展中口口相传形成的一流,也就是口碑一流。美国没有一所大学的一流是由美国教育部决定的,更不是大学自我决定并宣布为一流。

全球有很多评价大学排名的研究机构,而这些排名研究机构几乎清一色都是民间机构。但也有例外,唯一的例外就是上海交通大学的大学排名研究中心,它很官方,所以它的全球大学排名的公信力也最差,每次都把它自己提升几十个位次。就像朝鲜每年也发布全球幸福指数排名一样,我们第一,它第二。下流么?

为什么由政府决定一流就非常糟糕呢?

因为政府不具有天然的“信用”。政府的信用不是由政府自己决定的,政府的信用也是由市场评价的,而评价政府信用的评级机构恰好又是民间机构。全球最著名的三大评级机构:穆迪、惠誉国际和标准普尔,这三大机构对全球政府的信用评级直接影响政府债券定价和投资信心。换句话说,政府的信用都是由市场民间来投票的,它怎么有资格来决定谁是一流呢?

譬如在美国任何一个街头,随便抓一个人来问:你对政府满意吗?他可能眼睛一斜嘴巴一歪就举起小指表示差劲。但如果你问他普林斯顿大学如何?他一秒都不会犹豫举起大拇指对你说wonderful。意思是,白宫不咋的,但普林斯顿绝对牛哄哄。这叫白宫如何去决定普林斯顿是否一流?由政府来决定谁是一流,本质上就是对一流的亵渎。

双一流,2015年提出预案,2017年正式推进,三年,就决定清华大学已经建成一流大学。这弯道超车也超得有点离谱了吧。这让我想起了五代机。美国的五代机F22从概念到试飞再到服役,历时了整整25年,即便是降维版F35也历时了整整8年。我奇怪的是,我刚一听到三代机歼10还问题多多,没过三五年又听说五代机歼20出来了,并且还服役了。当时我就在纳闷,咋这快?现在应该知道答案了,既然能自我决定一流大学,为什么不能自我决定五代机?对,五代机应该就是这样决定出来的,现在只能祈祷千万别打仗啊。

双一流也罢,五代机也罢,反正都是自娱自乐,没有谁与你较真。但问题是,如何把40纳米芯片决定成5纳米呢?有了,决定“领先世界水平8倍多”。高,这决定让我全身每个细胞都笑得颤抖起来。只是我觉得我们不像活在真实的世界,而是像活在小品肥皂剧中。

法国十八世纪有位哲学家叫丹尼斯狄德罗,他说:“谬误的好处是一时的,真理的好处是永恒的。”

出去与人握手攀谈,说起五代机我们也有,说起一流大学我们也有,倍儿有面子的,这就叫好处。能给自己提虚劲,能给小粉红打鸡血,能在工作报告里讲得眉飞色舞。但终归是自欺欺人。

如果是为了永恒,肯定是先造一台像样的航空发动机出来,再去追求三代机、五代机也不迟,这才叫真理。如果一架飞机全身除了标志是自己的其他全是别人的,你就号称五代机,别人一卡脖子你就趴窝,这就叫谬误的好处是一时的。

你想有自己的一流大学也可以,但至少也要先把挂着大学招牌的地方办成真正的大学好不好,先办成可以独立思想和独立精神的学问之地好不好,你先把学生监督员取消了好不好,你先别让老师在讲台上讲得颤颤惊惊好不好。你连大学都没一所,你就要决定出一流大学。你究竟是想哄鬼还是想骗神?骗自己都这么狠,你出去还能让谁敢相信。所以,老美给前苏联贴的标签是“信任且核查”,上次蓬皮袄在尼克松图书馆给谁贴的标签是“不信任且核查”,混得连前苏联都不如。

同样是这个狄德罗,他发现了一个著名的狄德罗效应。当一个人没有得到某个东西之前,他心态是平稳的。当他意外得到这个东西之后,他很快就不满足,他会疯狂追求与这个东西匹配的更多东西。

譬如,一个人从未穿过西装,某天有人送给他一套高级西服,他非常兴奋,于是,他开始琢磨如何搞一双好皮鞋,接着要一根好领带,再接着又想着LV皮带,再过一段时间他就希望有一块江诗丹顿,即便没有真的,假的也行,总之看起来要般配。这就叫狄德罗效应。

也许我们的问题就出在这里,那就是第二大经济体来得太突然太意外。也从来不问问第二大经济体是怎么来的,就觉得自己富起来了,说话就想吹胡子瞪眼睛,但转身发现自己没有五代机,想牛好像没底气,再一看连一所流大学都没有,牛得没文化。于是,必须要搞出与第二大经济体相匹配的五代机和一流大学。再于是,三年搞出了“五代机”,三年又建成了“一流大学”。接下来不知要放多少卫星,只须看看中科院院长白院士掷地有声的军令状,我们就坐等遍地开花的大新闻。

伏尔泰说:“真理好比水果,只有熟透时才能采摘。”

华为5G就是提前采摘的黑科技,好不容易争了个世界第一,结果,不但在境外遍地烂大街,境内也成了烂尾楼。难道被决定出来的一流大学会有意外?只可惜,浪费了太多的宝贵资源啊。该怎么形容呢?也许德谟克利特这句话很合适:“与超过自己的人去较量的人,结果是骄傲自大得更为恶劣。”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27/1505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