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界立建谈非洲经历:中共输出腐败 自食恶果

—界立建的非洲见闻(3)

.

中共把非洲当做重要的战略基地。图为埃塞俄比亚一个山谷部落。(受访者提供)

为躲避中共迫害,去年年底,山东维权人士界立建穿越非洲逃亡至美国。此前他在非洲陆地走了七个多月,切身体会到非洲人的善良、纯朴,但中共却给非洲带来了贪污、腐败,破坏生态环境和杀掠野生动物等。

接上文:

躲避中共迫害界立建:靠好心司机走出非洲

界立建谈非洲经历:中共摧毁非洲人纯朴心态

2017年7月,中共在吉布提设立军事基地,是中国在海外的第一个军事基地。成为中共海军的后勤保障和补给基地,也被指为走私开辟了新通道。

位于市吉布提市中心的中国超市,以及超市墙上挂起中共援助非洲的所谓辉煌成果。(受访者提供)

界立建认为,全世界很多国家,已经认识到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与文明背道而驰的、一个非常丑陋的邪党组织,很多发达国家、包括南美洲国家已经不会被它忽悠了。中共就只能把这个非洲作为最后一个功课,作为一个共产堡垒基地,它是这样做的以及这样实施的。包括吉布提海军基地,这个部队影响到整个东非和南非地区。

商人与部队勾结走私

中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象牙交易市场。界立建说,“中国人爱象牙,包括鹿茸,都喜欢。在东非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就出现)猎杀野生动物(的现象),那么这些象牙、这些野生动物的一些产品靠什么运回中国去呢?”

他透露,“在早期,因为一直给海关做贿赂,关键时刻拿钱来买海关,能行得通。这些年世界各国、动物保护组织共同抵制,非洲国家慢慢也意识到这个形势,那么中共现在就是把偷的这些象牙也好,野生动物的产品也好,他们通过在吉布提驻港部队这个军舰的官兵,这样一步一步输送到国内去。所以说它是一个驻港的军队,其实它也是一个官商勾结,商人与部队领导勾结、走私的一个重要的途径。”

2014年1月27日,上海达之路集团在吉布提设立“经济特区”。这是中国民营企业首次被授权在非洲国家设立“经济特区”,“吉布提经济特区”成为中非合作案例。

界立建指证,“这个企业与中共吉布提共军关系密切。我加过一个中企人员的微信,他一直劝说我去找他,我怕中共设圈套没去。那里很多工人一边工作,一边寻找象牙和犀牛角等,再花高昂费用通过吉布提中共部队军队运回国,利润还是很可观。”

中国在非洲的达之路“经济特区”,经常被当地警察以搜查为名敲诈。左图为达之路公司大门,中图为警车上门搜查,右图为中企人员在车上说警察又来公司敲诈了。(受访者提供)

2019年2月,坦桑尼亚最大城市达累斯萨拉姆一所法院经过三年多审理,裁定中国女商人杨凤兰走私等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15年。她被控在2000至2014年间,从坦桑尼亚向远东地区出口800件象牙产品,案件涉及金额达250万美元。

据媒体报导,杨被捕时在领导着非洲规模最大的象牙走私团伙。中国青年网发表《起底中国“象牙女王”杨凤兰:在非洲深耕近20年》一文说,上世纪70年代,杨被指派为中国援建坦赞铁路工程的翻译员。返回北京后,杨在政府的对外贸易部门工作。2012年,杨凤兰成为坦桑尼亚中非商会秘书长。

杨凤兰被捕后,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曾替其喊冤,此后舆论一边倒地支持判决。界立建认为,坦桑尼亚这个“象牙女王”就是中共抛弃的殉葬品。

中国问题学者薛驰也向大纪元表示,军方的腐败是超出人们想像的。上世纪90年代,走私最大的大户就是军方,军舰走私,军队护航。后来才出台军队不许经商的政策,但留了口子,一直禁不下来。不光卖军火,走私成为最大利益。而且军方设了很多机构,对外进行情报收集。

薛驰表示,中共向全球扩张,非洲是一个基地,一个跳板。非洲对中共的重要性,包括人员和石油等资源、对外工业产品的输出等。中国去抢过来大型工程建设,“一带一路”政策非洲是重要落脚点。

界立建表示,中国企业还经常被当地警察敲诈,以搜查为名,不给搜查就给钱。“中国企业猫腻太多了,当地警察有的是理由去要钱。”他说,“吉布提属于穆斯林国家,随意吃猪肉对穆斯林是侮辱;雇佣本地人到处逮野骆驼吃;放牧的牛羊由于中共污染水源死亡……”

非洲的野骆驼。(受访者提供)

非洲孔子学院输出党文化

孔子学院是中共文化输出的重要策略。据中共国家汉办官网数据,在非洲46个国家有“孔子学院61所、孔子课堂48个”。

界立建表示,能在非洲读孔子学院的人那都属于有钱有势的,跟政府有点关系的,穷人读不上去的。读完书以后他们就进入中共在当地的国企或者做翻译,因为很多国企七一学习党文化啊,看新闻联播啊,中共这种思想渗透他们是逃脱不掉的,都是受害者。

“交一点学费,让大学里的精英继续学习汉语文化,你带来一个人还有奖金,还有到中国去留学深造的机会,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诱饵。所有这些精英文化就慢慢被中共一步一步渗透了。”他说。

据了解,孔子学院教汉语的老师,很多是在中国的师范学院毕业的,还有很多是学生过来实习的年轻人。他们日常活动就是这一片地方,出去购物两名黑人保安跟着,拿着枪。因为治安很差,一般都懒得出去了。领导也教育他们尽量不要出去,一是疾病比较多,二是危险性比较大。

“人们都知道,在这里教课的,是中共的政府人员,之前就有过绑票。”据介绍,肯尼亚下面,跟埃塞俄比亚交界有个国家叫伊西奥洛(Isiolo),是穆斯林地区。从伊西奥洛开车几个小时,就能到达索马里。过境以后开三四个小时就能到摩加迪沙。

索马里的青年军(青年党),被国际社会定为恐怖组织,这个恐怖组织就活跃于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交界处。该组织不只在海洋绑架,在陆地上也绑架。不只绑架中国人,还有欧洲人美国人加拿大人。

“据我了解,中国人被绑架是比较多的。因为绑了以后就是谈判,政府不管你,个人筹钱吧,家里卖房筹这个钱。因为他出了这个事情,中国(中共)政府也不上报,他就是自己压下来了,然后就直接说在国内不该说的不要说,对中国政府国际形象是有损害,就跟你说这些废话。”

中共在非洲输出腐败自食恶果

界立建指出,中共所作所为,也是自食其果。“它给非洲本土人带来了腐败,带来用钱说话,任何情况下他觉得只要你给钱,一是省时间,第二个不用再走程序。他们就跟在国内一样,贿赂地方官员。很多时候就出现了酋长敲诈国企、要经济补偿,那么官员也以部落民族自治为由不予干涉。”

他举例说,有一次,在埃塞俄比亚与肯尼亚交界处,整个部落的人把当地一个中共国有企业围了。有人驴丢失了,不确定是这个公司的人偷的,但是这里有中国人,就怀疑他可能偷驴在吃,所以去了就出现打砸抢事件,活动板房的营地被拆掉、放火烧掉。最后酋长还敲诈了一笔,作为一种经济补偿。

界立建认为,这跟埃塞俄比亚新总理阿比·艾哈迈德上任以来有关系,这个总理是亲西方的,他觉得中共企业就是一个毒瘤。希望中国人赶紧走人。

“反正2018、2019年吧,在非洲,中国人真的不好受,因为都把这个风气带坏了。包括你到集市上买菜,小孩儿朝你吐口水,一帮人围上来要钱,直接就动手。他知道你中国人怕,把你打伤,这个当地驻华大使馆官网也不会去公布,他们知道你中共政府窝囊,也不会为你办事。中共想的是怎么把事态压下去。最后吃亏乃至生命的死亡你都没有一个说法。”

华人微信群疯传,2019年过年期间,埃塞俄比亚大使馆政治处的秘书,在使馆门口被抢劫,差点被勒死,包给抢走,使馆官网都没有说这个事情。2019年元宵节前后,下午四点钟中国餐馆就关门,怕突然有车冲进来抢劫。

界立建在路上结识了不少在非洲的中国人。“他们确实是赚钱,一个月一万多人民币,他们也是没地方花钱。只能买到豆子饼、手抓玉米粒,买几瓶啤酒。也没网吧,他只能在基地里面上网、看电视。他害怕绑架,他觉得到非洲以后他的命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

“工头就给他们说,你到非洲后,得病死或者是其它因素死亡,必须在当地烧掉,只能骨灰带回去,有的连尸体都找不到。所以中国人就希望留个念想,把自己过刮的胡子、头发、指甲留下来。万一说有突发情况,给亲人留个念想。”

界立建说,中共政府搞大输出、大撒币,包括这些国企企业来非洲工作的人,他们得到的也就是第一,能比国内赚多一点工资;第二,能吃到一些野生的、野味的味道;第三,也算是异国他乡。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0/1510607.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