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从投希拉里到投川普:一个华人的自白

是的,国外的人们对川普印象并不好,我在国外旅行时一直感受到这一点,我完全理解他们的感受。

在某种程度上、在许多方面,我也跟他们有同感。而且我也并不是一个川粉,我来美国30多年,凡是看到电视上出现川普,我从来就是转换频道的。上次投票,我是投希拉里的。川普上台,当时我很失望。真的!没骗你。

川普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在意识形态上属于非常保守的。我从来就是理想主义者,在意识形态上我是偏左的,是站在劳动阶层和弱势群体一边的。我这样的社会经济地位、以及我的政治理念与川普格格不入,我而且没有宗教信仰,我怎么会是川普的粉丝呢?

但是我这次非投川普一票不可!

我来给你谈谈为什么?

从简单角度说来,是因为我生活在美国,同时我喜欢旅行交友,对国外、包括中G的历史和现状都有比较认真的瞭解。

在欧美的所谓的“前沿移民国家”,也就是移民大批涌入并成为该国公民的国家,特别是美国,近30年来发生的社会及经济结构的变化,跟在你们种族变化不大的国家如日本,我们的日常生活感受其实是与你们不一样的。

你不知道,我经常来日本旅游,其实不是完全是来观光的。我是冲着欣赏日本的那种日本强势本土文化的环境来的,我是冲着日本社会制度的明确、法律制度的尊严、国民文明的素质、社会次序的稳定而来的。

我们在美国生活虽然也优裕,但我感觉到我们却正在一步步地在失去我们的人身安全、财产保障、以及政治权利的真正平等。

我们不喜欢的事情却很无奈地在美国社会中不断上演,不断地令我们热爱美国的人们感到沮丧。

当然,我们想从美国再移民到日本来是根本不可能的。文化上、经济上、语言上、习惯上各方面我们早已适应了美国的一套,所以不可能再把美国的生活方式搬到日本来的。

你知道的,目前美国社会并不安定,人民财产也不安全,宪法赋予国民的权利也并不公正,连警察都不敢随便去抓捕罪犯,因为万一警察自身生命受到危险而开枪打死罪犯,其后果是警察入狱、政客下跪、罪犯获得巨额赔偿。

你在日本很难想像暴民可以拦路抢劫,甚至登堂入室,上街纵火,掳掠商家,而警察则是姗姗来迟的情况?

你很难想像现在在美国同性恋的权益要高过不是同性恋或变性人或变态人的普罗大众的权益这种现实?

你很难想像美国正在不停地削减警察、公共交通、市政建设等等的预算,而不断增加政府对非法移民、城市贫民、犯罪人口等等的经济资助,让这些人进一步地变懒、变坏、变得进一步地长期依赖社会福利和救济?

我举个例子说明:我们在美国通过了奥巴马的全民医疗法之后,我以为我们全社会能够像加拿大、日本、台湾一样享受全民医疗保险了。其实不然,美国的医疗体制并没改变

像我们靠雇主负担的职员仍旧是靠原来的雇主保险,但我们的自付额则不可避免地越涨越高了。以前负担不起自费医疗保险的个人现在依法必须买保险,他们更负担不起越来越重的医疗保险了!

那么是谁从这些诸如奥巴马医政策中得到好处呢?答案我一直想不通:是我前面指出的那些“非法移民、城市贫民、犯罪人口”。

这些人现在法律规定他们必须得到免费的医保。这还不够,他们还受到各种各样的补助和救济,连监牢里放出来的犯人都可以人手一个发放免费手机!

要知道,我们的手机是要我们自己购买并每月付话费的。但是有沈重负担的纳税人却越来越要为民主党的劫富济贫政策买单,以便他们造就出更多的懒人与寄生虫。

民主党当今的政策没有想到去让所谓的弱势群体为社会开始作出贡献,但却越来越增加我们纳税人的负担,把穷人的穷归结为社会对他们照顾不周。把坏人的怀归结为社会对他们的不公。

二三十年来我们美国纳税人这样的牺牲是否给我们纳税人带来任何好处吗?

没有!我们看到的却是在经济上我们的地产税、所得税、增值税、销售税越来越高,针对通货膨胀而言,我们的相对收入越来越低。

在政治生活中,我们越来越必须谨小慎微,不能说错一句话,明知自己在工作岗位上、在大学入学时、在法律诉讼中受到反向歧视和不公正待遇也只能忍气吞声。眼睁睁地看着整个社会对“弱势群体”大肆优待,心弱弱地害怕自己在政治上犯了不正确的大错。

黑人们在贫民区里可以拉帮结派,聚众斗殴。他们可以到贫民区外偷盗抢劫而别的族裔民众只能偷偷地相互规劝自己火烛小心,不能露富,更不能张扬。

警察必须异常小心,不能正常执法,不能随意抓捕黑人、非法移民,因为黑人受政治正确保护,而非法移民受“安全避风塘法”保护。常常有因为警察镇压罪犯,但因为罪犯是黑人,于是就演变成了警察镇压黑人事件。很多情况你们在日本没有这种种族环境,你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天天却在美国发生。

今天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本来是美国本身特定的文化问题。

可是今天的民主党大踏步地向左转,把原本是文化差异、文化冲突的问题,上升到了政治正确的问题。

今天这个原本推动进步的政党已经从美国社会的进步势力,转变成了一种颠覆美国传统价值和正常社会次序的一股受极端主义控制的反动势力。

美国的民主党正在被一群不明真相的理想主义者所盲目推动,被一群不怀好意的G参Z义者所暗中利用。这一点你没有生活在美国是很难感受到的。

在这个世界上,一些事情单从理论上去把它讲通是远远不够的,要弄懂美国今天的社会问题和政治斗争,首先我们必须要生活在美国,从感受上把它弄懂。

我们首先必须要有切肤之痛才能明白,我们以前的美好愿望被人利用了!

我小时候看过《西游记》,但长大后早就忘记其中的主题思想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们都是唐僧!唐僧一味地同情白骨精,丑化孙悟空,结果灾难连连。我就是经过了十几年在心里的苦苦挣扎,才终于明白,今天是时候了!我必须告别堕落的天使,而拥抱救赎的“魔鬼”。

四年前,在川普胜选的那天,美国有记者采访中西部那些原本应该投希拉里一票,但反而改投川普一票的那些改变美国历史的选民,那些平时星期天都会去教堂的淳朴的美国主流人民。其中有一个选民对记者说出了一句他为什么改选川普理由的话来,我至今印象深刻:

“Sometimes, God sends a devil to finish what angels have failed.”(有时候,上帝会派来魔鬼,去完成天使的未尽之业。)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告非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1/1510926.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