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朱兆基:从朝鲜夜间阅兵看中朝的微妙关系

作者:
朝鲜的内在动员机制仍基本依靠旧意识形态话语,中国却已几乎完全依靠民族狂热。相比之下,中国的对美挑衅显然有些不太能收放自如,下台阶经常比朝鲜难得多。但在这方面中朝之间是否能相互学习,也不无想象空间。

本月10日,朝鲜破天荒地半夜大阅兵,有韩国媒体解释为避免首次参阅的洲际导弹被侦察卫星拍到。这当然不专业,虽然夜里没有阳光,可是金太阳不是把全国不多的电力都用来照亮世界最大的阅兵场了吗。尽管平壤的高楼除了景观灯,很少有室内亮灯,显得有如鬼城,但高光下的导弹怎么会拍不到呢。

要想解释朝鲜的种种离奇举动的确不易,但如果你注意到该国付出惨重代价拥核,眼看得到一点美国的重视,却依然得不到政治认可,哪怕不断装腔作势地试射导弹,美国却又顾不过来的局面,就不难理解,阅兵之类举动都只为引人注意而已。

而且,朝鲜这次罕见的深夜阅兵,竟然真地表现出一系列新意,颇为值得关注。

首先,除了庞大的传统军乐团,中心位置竟然是一支轻音乐团,升旗伴奏也是两排“牡丹峰”式的美女鼓乐队,而国歌竟然由一位流行歌手打扮者独唱!国旗护卫队更以其纯粹中国式的正步行进令人侧目,除了国旗举法不同,几乎疑似天安门护旗中队移师平壤。

虽然都有普鲁士-纳粹德国-苏联的历史脉络,但中国军队现有的队列动作在中共建政之初就有所独创。不仅有效回避了东亚人腿部相对较短的不足,更以抬腿45度但用力绷脚尖,脚掌下压,而不是苏联式的翘脚尖高踢腿,加上取消高抬下颌,有效地削弱了士兵个体的骄傲姿态,将其螺丝钉式地融入集体洪流中。在外交关系上从未放弃追随苏联的朝鲜,故而成为唯一以亚洲最瘦弱体形坚持苏式高踢腿步伐的孤例,也以这种步伐造成的蹦跳感略显滑稽。

然而这一次,一夜之间,朝军所有方队全部在腿部动作上向其长期猜忌的对象——中国看齐,只是徒手方队仍保持苏式动作的双臂下垂,暂未学习中式平摆臂。由于不再摇摆又不摆臂,甚至造成士兵左右间隙过大,很多士兵不得不翘起手背去感受左右战友的位置,以帮助保持排面整齐。联想到香港警察近年全面弃英式步操而学习中共队列动作,朝军这次恐怕也极大地满足了中国高层和狂热爱国者的虚荣心。

朝鲜阅兵的新意当然还不止这些。为首的方队居然是每排同色的进口大洋马,俨然在向欧洲马术致敬,而骑手的服装居然酷似美国海军陆战队礼服。坦克方队中也出现了将美制M1主战坦克和“斯特崔克”轮式装甲车载的MGS机动火炮系统模仿得惟妙惟肖的车型。

在士兵身上,全套西方式的现代化单兵装备更是应有尽有。数字迷彩和MOLLE战术背心不用说,在这支人命最不值钱的军队,居然大量的防弹衣都有极为夸张的大护颈;明明绝不可能有单兵电台或对讲机,却几乎人人嘴边都伸出一支黑色的麦克风;最夸张的女特种兵方队居然在左前臂上普及了可穿戴战术显示液晶屏,使另一些方队头盔顶部的夜视仪都显得不够时尚了。不过,哪怕其防化兵方队居然在世界上独一无二地戴着防毒面具走正步,而且是西式而不是苏式面具,很多先进单兵装备都很可能只是装装样子的模型。朝军如果先进成这个样子,除非西方的禁运和制裁被破坏成筛子,或者朝鲜有韩国的经济科技基础。

枪械更是如此,经典的苏式AK几乎全部消失,代之以各种奇怪型号,最大的共同之处是从枪口消音器、战术电筒、枪挂式榴弹发射器到各种光学、红外瞄准具,以至无托结构和螺旋式弹鼓,只要能显得先进的东西尽管往上堆,实际上其虚张声势可想而知。

2020年10月10日,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成立75周年阅兵式上讲话。(美联社)

这些夸张,除了给普遍体型瘦小的朝军以身体上的结实和强悍感,一个国家妄图以强军强国掩盖一切问题,力不从心就掩耳盗铃之态也溢于言表。实际上,朝鲜空军这次首创折机身LED灯饰,既帮助全无红外设备的战机保持夜间编队,还配合大量发射红外诱饵弹,将战机活活变成了马戏团。虽然表演效果出色,但哪怕搞出个空中“阿里郎”团体操,也只能徒留笑柄。

这种拼尽吃奶的力气,用力过猛地展现强军威力的做派,当今世界最出色的除了朝鲜,还有中国、俄罗斯伊朗。特别是在朝鲜和中国的阅兵中,武器装备不管如何借模仿向西方先进技术致敬,整体上都不可能脱离苏式大炮兵主义的基因,只不过今天变成了火箭炮以及更进一步的弹道导弹不断花样翻新。问题是仅以射程够着美国边缘,就能打赢与美国的现代战争吗?其实谁也不信。

俄罗斯阅兵时有露馅,伊朗阅兵惯于做假,中国和朝鲜只不过是消息封锁严密,表演排练投入的资金和精力无所不用其极,才基本不在外表上掉链子而已,但这些武器的性能,中国学会了吹牛不脸红,朝鲜则尽享外界越是信息奇缺越是越传越神的好处。

近年,中国最高层对朝鲜体制的认同陡增,但双方的暗通款曲外人知之不多。不料,在外界还认为朝鲜长期对中共刻意保持距离之时,这次阅兵双方却突然显现某种公然的臭味相投,一方面顿时使那种暧昧变得昭然若揭,一方面也可能暗示着双方的私下勾结远超想象。

关于中朝的趋同,以往有人总说中国即使有心,也很难真正朝鲜化,因为改开40年已使毛时代的很多手法无从下手。但是否有人想过,一方面,中国既要反西方反普世反人性,同时又比朝鲜还有更多实际利益离不开西方,另一方面,朝鲜也可能为摆脱困境,来一点换汤不换药的假姿态。最终,双方或许能在“假改开之名行极权之实”这个法宝下难兄难弟,共同探索一种全新的极权模式。朝鲜的诸多极权手法,如果换上中式现代时尚外观,完全可以枯木逢春;而中国的诸多改开中获取的先进技术转而服务极权,也能与朝鲜取长补短。因此,中朝之间的趋同可能才刚刚开始。基于两国领导人的燃眉之急和大胆创新,双方在共同炮制假改开,既构建或保持极权,又尽可能从西方多捞一点的课题上太有共同语言了。

当然,朝鲜在地缘战略上不可能真地捆死在中国战车上,还会与美国明处叫板,暗送秋波,但朝鲜也完全深知,彻底接受美国的条件或影响,哪怕只是真改革开放,其极权也只能穷途末路。另一个区别是,朝鲜已玩遍了强硬和挑衅,颇有些技穷,而中国因体量巨大,刚刚初尝重归冷战对抗,立刻面临巨大压力。而且,朝鲜的内在动员机制仍基本依靠旧意识形态话语,中国却已几乎完全依靠民族狂热。相比之下,中国的对美挑衅显然有些不太能收放自如,下台阶经常比朝鲜难得多。但在这方面中朝之间是否能相互学习,也不无想象空间。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7/1513028.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