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国家盲了:“奇葩‌‌”盲道 治理难吗?

—除了盲人 盲道上什么都有

【编者按:盲人忙道的难题,是一个国家的治理水准最明显的外化。混乱无章,有法不依的民生问题,是中国最大的问题。把维稳的劲头用一点点在此,问题就解决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可你在盲道上见过盲人吗?

除了盲人,盲道上什么都有。前段时间被热议的各地盲道实拍图,就展示了各种曲折的、中断的、堆满杂物或者通往井盖的‌‌“奇葩‌‌”盲道。

▲盲道上停满了机动车。

呼和浩特街头现盲道‌‌“十八弯‌‌”。

单纯地追求盲道长度并无意义。其实,中国已经拥有全球长度最长、分布最广的盲道。修建盲道的热潮可以回溯到2005年,这一年,‌‌“全国文明城市‌‌”称号开始评选,在评选项目中,盲道的覆盖率被设定为判断一个城市是否文明的重要指标。

盲道上找不到盲人,他们都去哪了?今天是国际盲人节,让我们为他们投束光。

中国是全球失明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消失在人们视野中的盲人,其实是个庞大的群体。

据统计,2018年我国视力残疾患者人数达到1700多万,相当于每80人中就有一个。根据《残疾人分类和分级》,视力残疾被划分为了一至四级,其中一级和二级就是人们口中的盲人。

目前,中国有800多万盲人,和整个沈阳的常住人口相当,占世界失明人口的20%。他们中的许多,都是老人、偏远农村地区居民以及女性。

他们是怎么失明的?遗憾的是,很多人失去视力并非因为撞击、刺伤等不可抗外力,而是缘于没能被及时治疗的眼疾。

据《中国日报》报道,最新研究数据显示,高度近视引起的并发症已成为我国成人失明的第一主因。而除了高度近视,还有不少本该被治好的眼疾,最终酿成了失明这样无法挽回的悲剧。

对于我国的失明群体来说,‌‌“盲人‌‌”+‌‌“老人、农村、女人‌‌”的双重弱势身份,使他们更容易被拖拽进没钱看病的困境中,而陷入无尽黑暗。

这也是个世界性难题。据世卫组织日内瓦总部感官功能、残疾和康复联合主任Alarcos Cieza博士指出,全世界高达22亿人患有视力障碍,10亿多人因无法得到必要的医疗或护理服务,相当于每七个人中,就有一个受到本可避免或未获得适当治疗的盲或者视力损伤影响。

他们为什么不出门

对一个想要出家门的盲人来说,连接黑暗世界和人间烟火的通道很有限,盲道和导盲犬是重要的两个。盲道的现状不尽如人意,我们来看看导盲犬。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范围内有1731万视障人士,却只有200只现服役导盲犬,比大熊猫更‌‌“稀有‌‌”,和发达国家比起来差距巨大。按照国际导盲犬联盟的标准,一个国家只有1%之上的视障者使用导盲犬时,才能称之为导盲犬的普及。按照中国1731万的视力残疾人口计算,导盲犬的数量应在17万只左右。

中国直到2006年,才在大连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导盲犬基地。培养一只导盲犬通常需要18个月的时间,高难度训练的淘汰率超过70%,但服役年限只有短短6-8年。目前大连导盲犬基地接受的盲人申请数超过十万人,一年12个名额的中签率是万分之一,不亚于摇号。

因此,待在家里不出门就成了无奈之举。据统计,有30%的视障者基本不外出,剩下的人也只能在家人有空陪同的时候每周出去几次。

按摩,盲人的职业自赎

马路上消失的盲人,一个普遍的归宿是按摩店。

从前盲人曾经从事的曲艺、评书等行业,早就因时代原因而失去了土壤,而上世纪50年代国家为伤残军人举办的盲人按摩培训班,则为盲人们找到了一条新出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盲人按摩俨然成了中国的特色。

对盲人职业的统计数据已经略显陈旧,2012年,全国820万盲人中,从事按摩工作的有12万,占整个社会盲人从业人员93%。对于一个生活在中国的盲人来说,按摩,几乎是其唯一的职业选择,和养活自己最重要的方式。

盲人按摩大致可分为保健按摩和医疗按摩,市民在生活中看到的盲人开的保健按摩机构,不需要卫生部门的备案,只需要到工商部门注册登记。这里的按摩师要经过劳动部门的职业水平鉴定,取得劳动部门下发的职业资格证书,但这种资格证书是不能进入医疗机构的。

2017年8月30日,北京市正式启动盲人医疗按摩人员执业备案工作。今后,北京市取得盲人医疗按摩人员医疗机构执业资格的盲人经过备案后,可进入北京医疗机构工作,成为医院的卫生技术人员,盲人医疗按摩师从此有了明确的身份和院内晋升职称的渠道。从资格证书、执业备案到培训指导,盲人按摩正在官方推动下,成为吸纳盲人就业的重要出口。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新京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8/1513437.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