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陶杰:实现和平的“新龙马精神”

作者:
不幸龙应台的呼喊,被指为低级的文青煽情,台湾下一代网民不接受。台湾网民指斥:“谁不反战?大家都反战,想开战的是中共。”又说:“龙应台与马英九一样,就是要台湾要向中共求和。”唯龙应台反战之关键,在于“不管你说什么”,这句话压下来,抹煞了一切战争的大前提。

龙应台(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美中局势恶化,台海紧张,中国空军战机频频扰台,前马英九政府文化部长龙应台在社交媒体表示:“不管你说什么,我反战。”

龙教授又质疑:“战争是可以把人民当筹码、豪赌一盘的吗?战争是可以当综艺茶余饭后随便聊聊的吗?”

龙前部长又以文艺青年的善良理性角度指出:20世纪初的维也纳,曾经出现一段岁月静好的文艺浪漫日子。奥地利画家克林姆与法国雕塑家罗丹曾在维也纳喝下午茶,感受了“孩童似的幸福”,但几年后战争来了,千年累积的文明全毁。

不幸龙应台的呼喊,被指为低级的文青煽情,台湾下一代网民不接受。台湾网民指斥:“谁不反战?大家都反战,想开战的是中共。”又说:“龙应台与马英九一样,就是要台湾要向中共求和。”

唯龙应台反战之关键,在于“不管你说什么”,这句话压下来,抹煞了一切战争的大前提。

本来战争有“正义战争”和“不义战争”之分:纳粹极权侵略法国和波兰,是不义战争,罗斯福邱吉尔艾森豪威尔主导的诺曼第战役,是正义战争。若以龙教授“不管你说什么”,不知西方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七十五周年是为何?

而龙教授做文化部长时,应下令拆毁台北的“忠烈祠”,其中供奉的全部是违反了“不管你说什么,我反战”而参加了战争的一群傻鬼,与东京的靖国神社相同。

前总统蒋中正七七事变之后在庐山发表抗战声明,指出:“到了无可避免的最后关头,我们当然只有牺牲,只有抗战”、“如果战端一开,也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敌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龙应台的所谓“不管你说什么”,不知是否连八年抗战也一概否决,包括1937年蒋中正的此说?

当年蒋中正下令:“在此安危绝续之交,唯赖举国一致,服从纪律、严守秩序。”若时空逆错,龙应台若在1937年江西庐山蒋中正讲话会场,以知识分子的清醒头脑和独立人格,力排众议,向蒋委员长高喊:“对日战争,可以把人民当筹码吗?可以这样豪赌吗?”当场有何后果,将会十分有趣。

喊完之后,龙前部长若早生五十年,即可以加入副总裁汪精卫阵营。汪先生英雄所见略同,也预见战争有毁灭中华文化之风险,因中华民国的实力与日本不相称,即毅然出走,领导和平运动,将“不管你说什么,我反战”的龙氏道德高地号召,付诸实践。

事实证明,汪精卫和龙应台的看法也没有错。日中军事实力悬殊,日军由华北大举进攻,蒋介石下令炸毁花园口黄河堤坝,河水大氾滥,死难人民八十万。

张爱玲情人兼民国大才子胡兰成也以文化人的高度发表论述,严正指出:“现在中国要是再抗战下去,只能卷入世界大战的漩涡,而卷入大战漩涡,又是无论胜败,都于中国无利。汪先生领导的和平动运动,也是要防止这种同归于尽的做法,替双方指出:除了这种同归于尽之外,还有共存共荣的大路,就是实现中日两国的和平。”

胡兰成先生与龙应台前部长一样的逻辑,虽然当时战争的是中日两国,今日是“各自表述”的台海两岸华人内战。

不管你说什么,战争就是战争,汪精卫和龙应台的反战并无分别。

胡兰成的和平言论也一样充满道德感召力,与龙应台同样感人。分别在于人家汪氏敢迈出勇敢的一步,而马英九和龙应台至今为止只付出言论口水。

所谓“战难,和亦不易”,就看龙部长和马前总统,何时双双站出来,宣布与一个“好战”的军国主义台湾政权决裂,成立“新国民党和平委员会”,访问北京,接受“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终极方案,此即无愧于汪胡两先贤于地下。

这才是挽救台湾之道。人家日本有西乡隆盛、坂本龙马名留青史,台湾若也有龙马力挽狂澜,一对民国精英,实现和平的“新龙马精神”,或也不让前殖民主之大和民族专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9/1513679.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