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李正宽:十月惊奇番外篇 《自然》杂志为拜登站台同一天撞枪

作者:
《自然》编辑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力捧拜登、为其发文背书的同一天,《纽约邮报》抛出了重磅炸弹,大篇幅曝光了拜登家族的丑闻,揭露出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乌克兰的腐败商业交易与他的父亲乔·拜登有直接关系——乔·拜登曾利用10亿美元的美国国家利益换取乌克兰撤销对其子亨特·拜登所在的乌克兰油气公司的腐败调查。

拜登父子丑闻被《纽约邮报》接连爆光,拜登涉诚信和贪腐问题。(大纪元合成图/NG HAN GUAN/AFP via Getty Images/《纽约邮报》)

进入10月份,随着2020美国大选的临近,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编辑部近期终于按耐不住,接连发表文章批评川普总统,并明确表态支持拜登。

10月5日,《自然》编辑部发表文章《川普如何破坏科学——以及为何这种破坏可能需数十年才能恢复》(How Trump damaged science— and why it could take decades to recover),在其摘要部分就用标准左派的口吻对川普在应对中共病毒的表现大加指责:“美国总统的行动加剧了这场大流行病……”

《自然》编辑部的选择性失明

上文提到的这篇文章罔顾川普总统在疫情初期(美国确诊人数不到5人时)率先宣布禁止中国的游客入境、以及川普团队在疫情期间为美国人民的健康全力付出的事实,硬是将美国二十多万人死于中共病毒归罪于川普总统。

事实上,在疫情初期,当川普总统宣布禁止来自中共的航班时,拜登是公开反对旅行禁令的,并将其说成是“仇外主义”和“过激反应”。然而,根据数据模型显示,川普总统这种及时的旅行禁令拯救了成千上万的生命。

此外,在3月初,川普总统并不支持在美国境内进行大封锁、大规模关闭学校和企业。《自然》编辑部对此大加抨击。但是呢,10月8日,川普总统的反封锁做法得到了世卫WHO官员的间接背书。WHO中共病毒特使大卫‧纳巴罗(David Nabarro)在接受英国周刊《观察者》(The Spectator)采访时表示:“所以我们的确是在向全球所有领导人呼吁:停止使用封锁作为你们的主要(疫情)控制方法,……封锁只有一个后果,而且你们决不能轻视,那就是,使穷人陷入更加穷困潦倒的地步。”

而且,截至10月13日,来自世界各地超过3万名医生和医疗专家已签署了一份请愿书,反对以封锁措施应对中共病毒。

纵观《川普如何破坏科学——以及为何这种破坏可能需数十年才能恢复》全文,《自然》编辑部只字未提中共隐瞒疫情、导致中共病毒全球爆发,也未就世界卫生组织(WHO)配合中共隐瞒疫情、被中共收买的事实发表看法,反而倒打一耙,将川普总统谴责和追责WHO的行为描绘成“妖魔化WHO”……《自然》编辑部的说辞,跟极左派媒体对川普的攻击手法如出一辙。

罔顾学术原则,《自然》编辑部频带风向

上文提到的这篇文章引发了外界的质疑:为何《自然》这种顶级科学杂志要发表政治评论,并利用其学术影响力赤裸裸带风向、企图影响人们在美国总统大选中的判断力?

为了进行自我辩护,《自然》编辑部于10月6日又发表了文章《为什么〈自然〉现在比以往更需要报导政治》(Why Nature needs to cover politics now more than ever),声称科学和政治密不可分,因为政治家的决定会影响科研经费,云云,并扬言要在接下来几周的时间将发表更多的相关政治评论。

其实,《自然》编辑部的这种科学家应该搞政治的论调是很荒唐的。众所周知,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科学和政治是最密不可分的,科学需要为政治站台和服务。然而,跟政治搅在一起的科学家纷纷变成了政客的工具,丧失了最珍贵的学术独立和自由思想,同时也扼杀了创造力,以致于无论党国投入多少资金到科研上,党国能拿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仍然是凤毛麟角,至今中国大陆在自然科学领域的诺贝尔奖只有年近90的屠呦呦一人。而且,党国的科技发展主要靠从海外偷窃技术,盗窃商业机密等,一些关键的高科技技术(如芯片制造、大飞机制造等)落后国际领先水平几十年,一旦被国际制裁,便难以独立生存。

拜登选情不利,《自然》急救场

在10月7日美国副总统辩论后,外界普遍认为真诚坚定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完胜虚伪空洞的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

随后的一周,顺利从中共病毒的感染中康复的川普总统又马不停蹄地投身于竞选。12日,川普总统在佛罗里达的竞选活动中,支持者人山人海,填满了机场的停机坪。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3日,拜登在佛罗里达的竞选活动,出席者门可罗雀,连汽车都被拉来当观众。同样的戏剧化场面也出现在其它一些关键州,如宾夕法尼亚、北卡、乔治亚州等。

眼看川普总统在竞选中的势头如日中天,而拜登的选情桑榆暮景,《自然》编辑部赶忙救场,于14日发表了一篇明确力挺拜登的文章《为什么〈自然〉支持乔·拜登担任美国总统》(Why Nature supports Joe Biden for US president),公然将拜登捧上神坛,将其描绘成一个信任真理、证据、科学和民主的完美之人,认为他是美国总统的不二人选。

“十月惊奇”发力,《自然》遭打脸

正所谓:“千算万算,不值天一划”。

《自然》编辑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力捧拜登、为其发文背书的同一天,《纽约邮报》抛出了重磅炸弹,大篇幅曝光了拜登家族的丑闻,揭露出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乌克兰的腐败商业交易与他的父亲乔·拜登有直接关系——乔·拜登曾利用10亿美元的美国国家利益换取乌克兰撤销对其子亨特·拜登所在的乌克兰油气公司的腐败调查。

《纽约邮报》的爆料,将拜登“彻底腐败的政客”以及“叛国”的形象公诸于众,令民主党哑口无言、毫无招架之力,外界则一片哗然。

然而,这份“十月惊奇”还只是刚刚开始。

紧接着,《纽约邮报》于15日又投出了第二波更为强力的震撼弹,曝光了拜登父子的通共门——被中共收买、与中共军方企业华信进行勾兑。其中,亨特与中国大陆神秘富豪叶简明之间进行的腐败交易,所涉金额高达三千多万美元。

作为中国最大私营能源公司华信能源的大老板,叶简明是中共红色权贵的“白手套”。而拜登父子被中共军方企业收买,这意味着一旦拜登当选,整个美国都可能被中共操纵并玩弄于鼓掌。因此,拜登父子的通共门并非普通意义上的政治腐败案件,而是一个涉嫌卖国通敌的重大国家安全问题。

近日,川普总统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市长朱利安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将亨特·拜登与安东尼·韦纳(Anthony Weiner)相提并论。众所周知,安东尼·韦纳曾因与女童发生性关系而获罪入狱。因此,朱利安尼的言论令外界猜测将亨特·拜登是否有同样的犯罪行为。

拜登的麻烦还远远没有结束。朱利安尼表示,他还有更多的重磅炸弹将放出来。可见,拜登的选情可以说是凶多吉少,面临拜登家族的或许不仅仅是败选,还有可能获罪入狱。

《自然》公然为拜登站台,不料被“十月惊奇”打脸,恐将严重损害该杂志一百多年来累积的学术声望,真是得不偿失。

顶级期刊屡弃学术道德,值得警醒和反思

《自然》杂志隶属于施普林格·自然集团,该集团总部位于德国,是全球最大的学术出版商,每年出版的科技期刊超过3000种。

早在2017年,施普林格·自然集团便配合中共的审查制度,从其旗下的几个网站上删除了一千多篇文章,而这些文章含有“西藏”、“文化大革命”、“新疆”、“台湾”等令中共敏感的关键词。外界批评和指责了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向中共下跪的做法。

自中共病毒爆发以来,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旗下的《自然》和《科学美国人》都公然地不断为中共在大瘟疫中负有的责任进行开脱和洗白,并对川普政府和那些指责中共的政府大加批评。此外,由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的顶级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杂志,也在中共病毒爆发后,发表文章公开为中共瞒疫和任由病毒扩散脱罪。

这次的美国大选,除了《自然》外,《科学美国人》也盲目为拜登背书,而《科学》、《刺胳针》等著名期刊则对川普总统极力攻击,号召选民不要支持川普……这种种放弃学术道德、为中共和极左势力站台的行为,将政审带入学术界的同时,必定会削弱杂志影响力、损害学术研究、导致学术进一步堕落,这才是在真正的破坏科学,值得人们警醒和反思。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0/1514079.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