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李正宽:极端清零的“铁链”锁住多少人?

作者:
中共的那份制度之恶足以瓦解普通民众的人性之善。因共同关注“铁链女”而凝聚起来的那份民意与信任再次被打成一盘散沙。在人人自危,人人自保的氛围下,有多少人还有能力和条件去关注“铁链女”?迷茫中,越来越多的人无奈地发现,自己已经或正在成为下一个“铁链女”。

上海极端清零政策下,民不聊生,除了包括同济大学教授在内等发出公开求救信之外,民间还展开各种抗争。包括上百名隔离江阴菜场民众推翻隔离大板冲上街头,找警察评论(上图),也有市民视察小区的领导喊话后,被抓走时鼓励民众站起来(右下)及民众拒绝去方舱被强行带走(左下)。(视频截图,大纪元合成)

二零二二年年初,当徐州“铁链女”事件曝光后,亿万颗中国人的心被牵动了,人们仿佛从未感觉到危险竟然离自己如此近,但凡良知尚存的人几乎都发出了心底的呐喊来营救“铁链女”。然而,上百亿点击量的“关注度”都没能帮助“铁链女”获得自由,多数民众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在这个体制下不可能有真正的安全。

中共的国际秀“冬奥”以及政治秀“两会”刚结束,就在人们仍在彷徨中呐喊的时候,中共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了那根能够拴住亿万人的“铁链”——“极端清零”粉墨登场。而上海成为中共施展铁腕的一个重要试点,上海民众遭到了无情“围困”。

在冰冷极端的铁腕政策下,各种悲剧不断上演:由于母婴被分开隔离,家长们为了能够跟孩子在一起,在群里讨论如何才能快速染疫;人为造出的物资匮乏,导致大饥荒回潮,不知究竟有多少老人、病人甚至年轻人被活活饿死;不少独居女性为了活命,不惜陪“志愿者”或邻居睡觉,换取一袋蔬菜或一箱水果;医疗的紧张、冰冷死板的隔离,不知让多少病患因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撒手人寰;停产、停工、停学耽误了多少人的事业、学业,不知有多少大学生一毕业就失业,又有多少供着房贷的家庭陷入了绝境;“画地为牢”式的囚禁、“入户消杀”的野蛮残暴,让多少人陷入焦虑、恐惧、抑郁、甚至崩溃,又有多少人选择轻生?

在世界正常国家都视“奥米克戎”为大号流感的氛围下,中共当局为何反其道而行之,变得草木皆兵起来?既然多数感染者并无症状,为何中共一定要坚持对其隔离“治疗”?中共要把无症状治到什么程度?有人问:治到他有症状为止吗,还是治到他无症状为止?有人答曰:治到他服了为止。

在沸腾的民怨中,中共还在处心积虑地转移矛盾。在“一人确诊、全区(校)隔离”的“连坐”制度下,压力中的人们开始仇视那些被检测为阳性的“害群之马”。原本互相体谅的邻里关系、师生关系被撕裂,人们变得互相猜忌,互相防备。当重病患者被医院挡在门外,当好不容易结束“隔离”的民众却依然被拒绝进入自己的小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仇恨医生、“志愿者”、街道办、居委会……

中共的那份制度之恶足以瓦解普通民众的人性之善。因共同关注“铁链女”而凝聚起来的那份民意与信任再次被打成一盘散沙。在人人自危,人人自保的氛围下,有多少人还有能力和条件去关注“铁链女”?迷茫中,越来越多的人无奈地发现,自己已经或正在成为下一个“铁链女”。

在经历过远猛于病毒的“次生灾害”后,现在回过头来看看中共为何要“极端清零”?相信很多挨过“社会主义铁拳”的民众已经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触了。中共就是要将全民随时都变成“铁链女”。暴政肆虐下,上海绝不是孤立的,武汉、西安瑞丽、天津、北京……

事实上,今天中共对中国民众所犯下的一切罪恶,只不过是历史的又一次重复。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早已揭露出中共反天、反地、反人的邪灵本质,点明了中共是一个杀害了逾八千万中国民众、败坏人类道德的十恶俱全的邪教,绝无任何改良的可能。对其抱有任何幻想,都可能使自己陷入灭顶的灾难之中。试想,连“大规模活摘修炼者人体器官”都做得出来的一个黑帮邪教组织,还有什么是它做不出来的呢?

中共就如同长在中国身体上一个恶性肿瘤,它会不断地扩散、不断地威胁到每一个健康的细胞。现在到了该动手术的时候了,只有彻底剜除中共这个毒瘤,才能救活中国。《九评》早已指出,“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是自我救赎的关键。目前已经有三亿九千六百多万人声明了“三退”,希望更多的民众都能尽快加入“三退”的行列,一起解体中共,共同走向新生。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30/1755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