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被毛打倒的戚本禹笔下温情脉脉的江青

—毛泽东夸奖又打倒的戚本禹为何狂赞江青

作者:
“江青也很喜欢老舍的戏,大家都挺喜欢的老舍,怎么竟被人不明不白地打得投湖自尽。对老舍的死,江青问过我好几次,是谁把老舍弄死的?她甚至怀疑是周扬余党指使人干的。我们都不相信,认为周扬余党没有这样大的力量,江青说,你们不懂,他们这是要打着红卫兵的旗帜来反文革,别有用心。”

中央文革小组的王力与戚本禹(右)

写此文首先搞清戚本禹是怎么回事?简言之,作为历史学家他的文章《为革命而研究历史》被毛泽东高度赞扬,文革开始他的刀笔酷吏的本性更有用武之地。他的下场可想而知,1983年11月2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和聚众‘打砸抢’罪”,判处戚本禹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戚本禹作为文革风云人物近几年十分活跃,又是写文章又是讲课,言论十分出格,也说明当下对文革余孽的宽容,这要放在改革开放初期他既没有这样的机会也没有这样的胆量。去年戚本禹推出了一篇回忆江青流传甚广,他笔下的江青关心毛泽东,办事讲道理,有时还保护一些文化名人。戚本禹深情回忆:“毛主席在1938年写的《论持久战》有许多地方是用钢笔书写的。在钢笔书写的字迹上,主席又用毛笔再作了些修改。为了集中力量写东西,主席连吃饭都是食不知味的,有时刚吃了一口,想起什么来,就马上放下,又去写了。所以饭菜常常是冷了又热,热了又冷。你送东西给他吃的时候,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后来江青就想了个办法,把小米粥熬得很薄,把菜切得很碎,放在粥里,让他把饭菜放在嘴边就能喝下去。江青说,有时主席还叫她在办公室门口守着,不让人进来,一些高级干部来了都不见……看到主席写好一段,就赶紧过去帮他抄写整理好,有的地方要按他的指点抄写清楚。一个山东的小女子,在我们国家和民族处在最危急的关头,来到了人民领袖毛主席的身边去照顾他,不但照顾的那么好,还帮助他整理文稿。我作为她的乡人,感到非常光荣。”虽然戚本禹是刑满释放人员,但不能因人废言,大家相信江青和毛泽东的感情是真实的,戚本禹的回忆让人感到不少文章把毛泽东、江青写成从来都势不两立也是夸大其词的。

戚本禹回忆文革时期的江青也挑了她温柔的一面:“江青也很喜欢老舍的戏,大家都挺喜欢的老舍,怎么竟被人不明不白地打得投湖自尽。对老舍的死,江青问过我好几次,是谁把老舍弄死的?她甚至怀疑是周扬余党指使人干的。我们都不相信,认为周扬余党没有这样大的力量,江青说,你们不懂,他们这是要打着红卫兵的旗帜来反文革,别有用心。她让我去查,我总怀疑是叶向真搞的,但谢富治他们也查不出证据来。查了半天,人家推到他老婆胡洁青的身上,说他老婆要和他划清界线。老舍外面挨斗,回家挨骂,找不到温暖,这才自杀了。文革后审问我的时候,来的人根本就不向我提这件事,他们只提斗争王光美刘少奇,根本不问老舍的冤案,我反过来质问他们老舍是谁弄死的,他们却不给回答……这些冤案都是些背景非常可疑的人干的。但在文革后,他们却把这些事情统统推在了江青和中央文革头上。他们拿不出一件像样的证据出来,便放任一些无良作家去编造情节,散布谎言,以欺骗中国人民。”

戚本禹特别深情回忆他被打倒之前江青还请他吃了顿饭,颇有人情味,在他笔下江青是个功大于过的人,但江青确实是根据法律程序查出有很多祸国殃民的罪状,正如《关于成立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和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检察、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的决定》所下结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10名主犯的四大罪状:一、诬陷和迫害党和国家领导人,策划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二、迫害、镇压广大干部和群众;三、谋害毛泽东,策划反革命武装政变;四、策动上海武装叛乱。1981年1月25日,特别法庭开庭宣判:判处江青、张春桥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戚本禹回忆录也全是为自己辩护,戚本禹其实也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和聚众‘打砸抢’罪”被判18年徒刑。经他煽动打倒的人不计其数,仅举一例:同样的文革风云人物、四大学生领袖之一的王大宾回忆,“1959年庐山会议,毛主席错误地批判彭德怀并撤了他国防部部长职务,到1965年又亲自点将,让彭参与三线建设的领导工作,并于9月23日约彭德怀恳谈,”彭德怀谈到在庐山会议上自己提到的三条保证(笔者按:一、不会自杀;二、不会当反革命;三、不能工作了,可以回家种田,自食其力)时,毛泽东说,后面两条我还记得,也许真理在你那边……(参见《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然而时间没过3个月,即1965年12月21日,毛泽东在杭州陈伯达等人说,姚文元的文章(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很好”,点了吴晗的名,“但是没有打中要害。要害问题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一九五九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嗅觉很灵的戚本禹从此一直想用狠整彭德怀来表白自己的立场。1966年12月中旬,叫江青秘书阎长贵到他办公室,急匆匆地对他说:“现在‘海瑞’(指彭德怀)还在四川三线任副总指挥,表现不好,要把他揪回来。”在地院东方红公社向中央文革上呈的不应“揪彭”的报告中有一句话:“彭德怀说:毛主席的话不能说百分之百正确,也百分之九十九是正确的”,他们认为这是彭赞扬毛主席,却受到了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的严厉批评:“你们这是不相信毛主席。毛主席和彭斗了四十几年,深知彭是个老三反分子!你们要管就不惜一切代价,要不就别管!彭说毛主席的话百分之九十九是正确的,就是说有百分之一是不正确的。这是攻击毛泽东思想的新罪行!”这是戚本禹文革中干的千百件罪状中的一例,但他的回忆录丝毫没有任何检讨。

即使这样,作为刑满释放人员,我们也应该给戚本禹说话的权力。他的回忆也涉及不少“无头案”,他回忆“这些打着老红卫兵旗号的人,他们一式黄军装,配有新自行车甚至军用吉普,煞是威风。他们为了树立自己组织的威信,打击造他们父母反的造反派,就到处抓人,打人,非法拘禁,私设公堂,甚至打人致死。还公然提出了‘红色恐怖万岁’这样的反动口号。一些学校,老师,校长都被他们打死了。而且他们还专对着一些知名人士下手……北京大兴县发生惨案,开始是我和王力去处理的。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打人,杀人的人听到风声都跑了,找不到人了。还好康生有个孙女,叫张力,在那里当团委书记。张力以前来过钓鱼台,认识王力和我。张力知道是怎么回事,给我们详细地说了乱杀人的过程,那手段是非常残忍的,把被他们指为地富反坏的大人小孩推到坑里就给活埋了。她说这都是联动的人过来布置的,还说有些来的人看上去年纪已经不小了,根本就不像是学生。而且还有警察带他们来的……”

戚本禹的很多回忆一方面不回忆自己干的坏事,对给他撑腰的江青十分怀念,因为有江青领衔的中央文革干什么也畅通无阻。他感到冤枉的是很多不是他们干的事情却都推到他们头上,的确有些坏事的罪人因各种原因逃脱了(相信历史不会放过这些至今享受特权的人)。不过戚本禹也该反思,正是你们可以任意诬陷别人,自己有这个结局也是咎由自取。

2016-01-04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5/1516076.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