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喀什中共病毒案例源自强迫劳动制衣厂 学者也质疑中共对维吾尔人进行疫苗试验

新疆喀什疫情被一些学者指源头来自中共强制维吾尔人劳动的工厂,更有海外维吾尔人质疑中共在工厂内进行人体疫苗试验。中共官方拒绝回应人体试验问题,称外媒「强制劳动」指控是歧视言论,中共政府把「人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疫情期间中共以扶贫为名建立的工厂,近三百人中大多为维吾尔女性。(网路图片)

疫情发生后一些公众号宣传中共的扶贫工程。(网路图片)

中共新疆卫健委副主任顾莹苏早前在通报喀什疫情时,称疫情源头17岁女工,每两周回家一次等细节。(新疆卫健委官网图片)

新疆喀什疫情被一些学者指源头来自中共强制维吾尔人劳动的工厂,更有海外维吾尔人质疑中共在工厂内进行人体疫苗试验。中共官方拒绝回应人体试验问题,称外媒「强制劳动」指控是歧视言论,中共政府把「人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吴亦桐/程文报道)

过去一周,新疆南部喀什地区的疏附县通报逾180个新冠感染病例,政府公开的起源可追溯至该县站敏乡三村(艾日克贝西村)明辉制衣厂,该厂全称为疏附县舒畅服装有限公司。

中共媒体《财新》的独家报道中,一位喀什官员透露,舒畅制衣厂主要生产服装,窗帘和床上用品等,这家工厂大约雇用了该乡300名村民,其中大多数为维吾尔妇女,人均工作面积不足两米,每人每天可赚90元人民币(13.46美元)。

该制衣厂由中共当局以「扶贫」之名建于2018年。一些维权人士和研究人员认为中共当局的这项「扶贫攻坚」运动,其实质是针对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穆斯林的强制劳动计划,他们被分配至指定工厂,除了接受别无选择。

旅居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瑞法特向本台表示,喀什封城后,他透过包括中国社交网路在内发出的零散资讯以及中共官员通报了解到当地女工及父母必须居于宿舍等管制情况,揭示出这是一家维吾尔人被强制劳动的工厂。

瑞法特说:喀什已经封城了,那里的新闻越来越不可能通过任何管道来到这里了,但中共新疆卫生厅发言人自己就说漏嘴了,在中国甚么样的工厂必须居住在工厂、不能随时回家呢?从这就能看出来这就是一个强制的「集中营式工厂」。

瑞法特更从事件产生进一步的怀疑,担忧中共「借疫」升级打压措施。他指中共管控严密的「强制劳动工厂」,病毒输入源从何而来?中共当局是否在维吾尔「再教育营地」或「强制工厂」中进行疫苗试验?

瑞法特说:这些强制工厂或者集中营都是封闭式的,怎么会有外来输入或从别处输入呢?所以从这里我们又可以分析出一个事情,肯定在测试疫苗。还有第三个可能性就是以后集中营的维吾尔人的死亡率上升的话,中共已经找好藉口了「就是新冠病毒的原因」。

居住在美国的维吾尔学者、「世维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在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出,中共在新疆大建集中营,近年备受国际谴责,在国际压力下中共悄然将「集中营」中被关押的维吾尔人及其他穆斯林转为「强制工厂」中的工人。

伊利夏提说:可以肯定这是强制劳动的工厂,08年国际社会的压力大了之后,中共就开始把工厂建到集中营的旁边,把集中营里后部分人转为强制劳动的工厂里的劳工,这些人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这个劳动强度是非常大的,剩下的时间就是洗脑学习,所以还是跟集中营是一样的,只不过集中营、工厂一体化。

伊利夏提也披露,在此次疫情前一周中共当局在当地曾以预防流感等进行大规模的疫苗注射,他也质疑此次疫情与中共拿维吾尔人做疫苗人体试验有关。

伊利夏提说:这次发生的前一周,在喀什工厂,中国政府进行大规模的所谓的流感、流行病疫苗的注射,从那边给我发资讯的人,他们肯定,中国政府在拿维吾尔做另一种疫苗的活体试验。让我们想起纳粹的门格勒医生,共产党和他们是一样的,这也是一种种族灭绝的方式,只不过是我们没有听到机关枪的声音,没有看到焚尸炉的浓烟而已,但是这种屠杀就是通过这种疫情还在进行。

伊利夏提也督促美国,像加拿大国会一样,定性中共当局对维吾尔的人权侵犯是「种族灭绝」行径。他也呼吁国际社会就此采取及时的行动。

本台记者数次拨打喀什市政府、疏附县政府电话,皆告知联通异常,无法接通。疑当地已限制境外电话拨入。本台记者在尝试拨打当地卫生部门热线时,自动跳转到新疆自治区卫生厅,显示当地由首府对外实行统一口径。

新疆卫生厅的工作人员就外媒报道的强制工厂等作出辩解,拒绝回答关于是否进行疫苗试验的问题,并称中国是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

新疆卫生厅工作人员说:我和你也是一样,都是从官方的管道上了解;你是在国外打的是吧?现在全世界来讲,疫情做得最好的就是中国,喀什这件事你看我们政府处理得多么及时。我人在乌鲁木齐,喀什现场那个地方我也不了解,所有的工厂包括国外的工厂哪有一个工厂是开放的?工厂也是一定要有大门啊,工厂为了效率给他们提供了宿舍……英国《卫报》的这类评论是带有歧视性的,一定要相信我们的政治是「人民的生命是最重要的」。

喀什爆发的新冠疫情引人关注,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周四(10月29日)引述了财新网的独家报道细节。

德国新疆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表示,他通过分析公开文件及官方表述认为,这个乡村工厂为中共所谓的「扶贫」计划的一部分,中共当局将成年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穆斯林纳入低技能的工厂工作。很显然这种产业扶贫不是自愿的,而是强制性的,那些拒绝缓解「贫困」的人被迫接受洗脑教育,以使他们的思想与国家的目标一致。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据卫星图像和其他来源汇编的资料库,曾披露这些工厂使用的工人为被拘留者,舒畅制衣厂离拘留营地大约4英里。该机构研究员研究人员鲁瑟(Nathan Ruser)亦表示,这些现有条件可能构成强迫劳动,工人住在工厂的几百米范围内,但只允许每两周回家一次。

舒福县的疫情是中国两个多月来爆发最大的一次疫情。周三(10月28日),中共官方称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工厂被封锁,该地区已有450万人接受了测试。

上周日(10月25日)新疆卫健委副主任顾莹苏在通报中称,此次疫情中的首例无症状感染者是一名喀什疏附县站敏乡二村村民,为制衣厂工人,住在工厂宿舍,每两周返家一次,10月17日曾与住在三村工厂宿舍的父母一起吃饭。

自从中国爆发疫情以来,人权组织一直担心该病毒可能进入封闭的「再教育集中营」和新疆的监狱。德国「受威胁民族协会」代表施德勒(Hanno Schedler)向本台强调:当务之争是关闭新疆「集中营」并终止强迫劳动。集中营和强迫劳动工厂本身已构成了「危害人类罪」和「种绝灭绝罪」,更增加了传播中共病毒的风险,因此结束这些犯罪活动也将降低传播风险。中共必须要允许联合国进入当地进入调查,世界卫生组织也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31/1518085.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