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美大选后 如何恢复公民社会秩序 解决社交媒体姓党的问题

作者:
这些社交媒体公司已经成为党派积极分子,引发了这场剧烈的社会动荡。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专员有自由裁量权,可以把这些实体重新归类,界定为内容的提供者,而不只是内容的传输者。为什么还没有这样做呢?

2012年9月20日,华盛顿白宫北侧

即使以历史标准衡量,今年也是不同寻常。我们没有像1967年那样在美国城市的街道上部署任何坦克,但是从5月到8月间,“安提法”和“黑人的命也是命”组织气焰嚣张,不时地制造街头暴力,让几乎所有人感到不安,有些人开始思考,我们是否正在看到美国的崩溃。

这些街头激进活动直接得到了中共的各类基金会以及“咨询服务机构”的资助支持,其背后则是共产主义自由之路、解放之路等前线组织、旧金山华人进步会和波士顿华人进步会等组织。

指挥、控制和通信机构位于中共情报机构与实际的街头暴力之间,作为一个由模糊、难以界定的群体构成的“缓冲”,这是典型的情报机构的谍报技术。

一些人正在寻找法庭可用的证据,证明中共的赞助者向暴力承办人传递金钱和指示。只要美国国内执法行动能像司法部长巴尔和联邦调查局局长雷在6月至8月期间的讲话中所指示的那样被优先考虑,那么这些证据可能已经存在了。

对于我们这些目前处于面纱另一边的人来说,原因和结果依靠直觉。从位于中国武汉的中国国家生物实验室流出的全球中共病毒可能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但毫无疑问,它在流出以后被利用,用来实施中共接替美国获得世界领导权的长期计划。这是一场颜色革命的图谋。

对于普通公民来说,可以采取一些行动来保护和教育自己、家人和朋友,它被称为“应对暴动与暴力:公民指南”。我强烈建议每个人阅读和研究这个指南。

对于政府来说,无论选举结果如何,总统都可以在选举结束后立即采取行动,来平息暴力,保护美国公民。这种内乱威胁到美国的稳定、良好秩序和宪政,所有美国公民都受到了负面的影响。

影响包括几种形式:街头暴徒有组织协调的暴力;财产和商家的破坏和损失;法律保护下的偏袒;失去工作或生计;国家和地方官员对公民自由的限制等等。

虽然从表面上看,暴力起源于对民权的担忧,但是从2020年5月至今,暴力在美国的范围和规模反映了协调一致的给力,往往有外国资金和人员推动,建立通道,以暴力的方式接管美国,通过颜色革命破坏美国的宪法体系。

解决社交媒体中不受约束的权力集中问题

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公司不加控制的权力集中,对美国公民的公民自由以及企业和政府的日常事务管理构成了严重威胁。

这些社交媒体公司已经成为党派积极分子,引发了这场剧烈的社会动荡。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专员有自由裁量权,可以把这些实体重新归类,界定为内容的提供者,而不只是内容的传输者。为什么还没有这样做呢?

答案不得而知。

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专员,以及(或者)总统,应该把推特、脸书等公司视为导致内乱的党派推手,使其不再受到1996年《电信法案》230条款的保护,这意味着如果有人感觉他们的内容和流通被隐藏、封锁或操纵了,这些公司可能会立即面临诉讼。

此外,如果这些社交媒体公司与外国政府或者团体的一切合作影响了美国的信息内容和流通,就应该被禁止。这种重新界定应该迅速完成,而不需要经过传统沿袭的,而且不一定是1946年《行政程序法》APA所要求的,数月或者数年的公众评议期。《行政程序法》本意是约束而不是扩大政府权力。然而,《行政程序法》实质上生成了一个未经选举产生的第四个政府部门。

大力惩治外国资助的街头暴力

美国国内的暴力骚乱和混乱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寻求暴力推翻美国宪法制度的马克思主义、毛派和共产主义团体促成的,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外国势力以及乔治·索罗斯等领导的影子国际组织推动的。

美国街头的这些政党和分子应该被宣布当作寻求以暴力推翻美国宪法制度的外国势力和国内敌人的代理人。参与其中的组织包括,但不限于,“安提法”、解放之路、自由之路、“黑人的命也是命”的一些成员以及其它组织。所有这些组织都应加速按照《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进行资产没收和登记。公民自由应该受到尊重,但是相关行动应该快速敏捷。

确保联邦行政机构领导力的韧性和连续性

政府的连续性、核指挥和控制力、国家领袖的通信、军事、国土安全和执法能力必须提高到更高水平,以随时确保宪政的韧性足以应对国内外寻求破坏我们伟大的共和国的一切敌人。

应当授权10万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服役6个月,以提供额外的力量和能力,保护国防安全、国土安全以及文职行政机关的安全,震慑并阻止外国势力采取公开的或秘密的冒险行动解决比如领土边界或争端等问题,比如台湾问题

果断使用现有法律和程序

美国政府的工具箱里已经拥有强大的法律,但是使用起来却一直无精打采。这些法规和原则应迅速得到广泛使用,以重建文明社会。法律和程序包括,但不限于:

1.《外国代理人登记法》;

2.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全部权力,用于限制外国参与或拥有美国广播媒体,包括社交媒体;

3.《反犯罪组织侵蚀合法组织法》(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简写为RICO),用于管理社交媒体公司;

4.《反叛乱法》;

5.资产扣押相关法律和程序;

6.《平等保护条款》,要求所有各级政府:各州政府、地方政府和联邦政府充分实施,确保全体公民获得平等法律保护;

7.各类措施,鼓励并在必要时惩罚未能提供平等法律保护的城市和地方政府。(总统于2020年9月2日发布的备忘录是对地方政府领导人未能依照法律为所有公民提供平等保护进行追责的强有力的一步。)

8.宣布任命一个首席联邦官员(Lead Federal Official,简写为LFO)旨在协调整个政府同步行动,恢复公民社会。

2020年11月3日之后美国将会如何?

大选后美国的特色和性质还有待观察。包括我在内的一些人半开玩笑地说,中共病毒将在2020年11月4日消失。一些地方领导人、州领导人已经使他们的城市和州陷入不稳定的、不可持续的社会经济状态。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如果不是为了涉足极权主义的边界并体验极权主义控制社会给他们带来的刺激,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然而,无论选举结果如何,总统都可以马上采取一些果断的措施,有法可依,来帮助稳定社会,并开始恢复美国各地的公民秩序。

原文How to Restore Civil Society After the Election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约翰·米尔斯(John Mills),退役上校,是一位国家安全专家,曾在五个时代服役过:冷战、和平红利时期、反恐战争、世界动荡时期,以及当下的大国竞争。他曾在美国国防部担任网络安全政策、战略和国际事务主管。

本文中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3/1519262.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