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习近平防范金融风险收官年 马云踩雷

作者:

马云

蚂蚁集团原定11月5日在A、H股同步上市(IPO)。2日晚间,蚂蚁系掌门人马云被金融监管高层(1行2会1局)联合约谈。3日晚间,上海证交所公告暂缓蚂蚁集团在科创板上市,蚂蚁集团随后也宣布暂缓香港上市计划。

蚂蚁上市一夕生变,显然是因为马云祸从口出。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多个辛辣观点:传统银行是“当铺思维”、巴塞尔协议(国际清算银行制定的金融体系的重要标准,并被各国央行所采纳)犹如“一个老年人俱乐部”,甚至指出“中国金融问题不是系统性风险,而是缺乏金融生态系统”。

马云此番言论有的放矢,在2017年末,蚂蚁科技还是蚂蚁金服(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的时期,受到监管敲打是ABS(资产证券化)发行大户,彼时蚂蚁金服ABS发行总额已远超国有四大行。简言之,蚂蚁金服透过ABS的方式进行表外(规避监管)融资循环,例如,蚂蚁网贷放款30亿,然后把这30亿的债权出售给某家银行,资金回笼继续放贷,这时已变成60亿,再把这60亿的债权再打包卖给某家银行,资金再回笼再放贷就变成120亿。就这样放贷债权重复转包,表外融资无限循环,蚂蚁金服信贷规模滚雪球。

蚂蚁金服这些年放贷资金就是如此得来的,说得好听是资产证券化,俗称空手套白狼,而且仅靠重庆两家小贷企业发行ABS。

蚂蚁金服网贷的中心地舍阿里发迹地浙江就重庆,是因当年浙江整顿互联网金融冻结相关申请,马云在时任重庆市长黄奇帆鼎力帮助下,在重庆设两家网贷公司,分别对应着两个放贷产品“借呗”(重庆蚂蚁商诚小贷)和“花呗”(重庆蚂蚁小微小贷)。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花呗、借呗(两家公司资本额合计30多亿元)通过ABS的方式合计融了近3,000亿元,这近1:100的经营杠杆大大突破了人行的1:10与巴塞尔协议资本充足率的限制。

蚂蚁IPO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网贷平台营收285.83亿元,占到总营收的39.41%,并超过营收260亿元的支付业务。其中,与信贷相关的净利润是101.56亿元,占到蚂蚁集团总利润213.42亿元的47.8%。

其次,蚂蚁集团的信贷规模达2.15万亿元,但只有2%的资金是自有资金,98%的资金来自约100家合作银行和发行ABS。再者,这2.15万亿元的信贷组成,消费信贷17,320亿元,小微商信贷4,217亿元。

以上数据说明几点关键问题,蚂蚁金服改名蚂蚁科技,但主要利润来自放贷业务。马云自豪蚂蚁普惠金融针对传统金融机构服务不到小微企业贷款,实际只占20%,高达80%都是消费贷。而这些消费贷平均年化利率是15%,几乎擦着最高法对民间借贷最高年化利率15.4%的红线。

有分析报导指出,花呗、借呗就像高利贷公司改叫互联网金融平台,信贷族群很大一部分是学生或刚出社会的群体,被诱导着去借放高息的消费贷、甚至支付宝鼓励分期,培养习惯。

蚂蚁集团曾表示有大数据,可以精算每个人的信用风险,所以高杠杆也没问题。果真如此,美国也就不会发生次贷危机了。

习近平在本届中纪委四次全会上谈话,今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马云说中国金融问题不是系统性风险,但蚂蚁出了问题真是系统性的金融风险。蚂蚁金服用ABS滚出2.15万亿元的信贷规模,其中只要一环断链,这涉及100家银行、上万亿债务危机谁来兜底?谁能兜底?

此外,在中国不是谁都能搞金融的,还能长期游走监管边缘搞出一个金融大怪兽。马云曾说过,支付宝随时可以上缴。而蚂蚁这么多年来迟迟未能上市,并非卡在表面的监管问题上,而是随着估值不断上调,背后还有权贵利益摆不平的问题。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5/1520033.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