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官场 > 正文

妻排演“半条被子” 专研习思想的高官被双开

王立民是中共社科院系统少有的落马官员,备受关注。(中共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官网)

去年底被查的中共社科院高官王立民,日前被官方通报“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王立民妻子是中共国家京剧院副院长袁慧琴,也已传出“主动投案”,其夫妇均曾卖力向习近平表忠,王更是研究“习近平思想”的专家。

11月10日,中共中纪委通报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监察组、湖北省纪委监委对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原党委书记、副所长王立民“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通报指王立民涉及“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抗审查”“违规公款吃喝,变相使用公款雇佣私家车司机,生活奢靡”“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不如实报告个人去向,弄虚作假骗取职务、职称,在选人用人工作中利用职权违规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违规进人”;“违规多占住房,公款报销个人费用;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或者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索取巨额财物”。

官方对王立民开除中共党籍和公职,并移送司法。

公开资料显示,王立民,现年54岁。王立民曾担任重庆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重庆市双桥区委书记,中国再保险(集团)公司副总裁、中国建设投资证券党委书记、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党委书记,2014年担任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

王立民缺乏学术背景,却在顶级学术机构担任要职,并且频频发表学术论文,引发争议。著名哲学家梁志学为此撰文“给党委书记王立民的几点意见”和“一群哲学人的公开信”,他不仅对王立民的文章有学术上的质疑,更对其学术资格强烈怀疑,指其文章就包括语法错误、语义问题等。据悉,王立民由于在哲学所“待不下去”,他转赴金融所。

2019年12月4日,中共官方公布,王立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财新网》报导称,中纪委监察部检查员出身的王立民,进入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前,曾任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党委书记等职位。但关于王立民的学历几无资料可参考。

报导称,虽然王立民是在金融所被查,但知情人士称他调到金融所时间较短,“估计只有一两年”。所以他被查应该主要和此前的从业经历有关。

消息人士表示,但由于王立民并非金融专家,故其主要业务以党建及人事为主,并指王立民“颇有背景”。2009年,中共国有独资企业“中央汇金”曾派王立民出任“中投证券”党委书记,当时他没有证券行业从业经验,且尚未通过证券从业资格考试。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的网站显示,金融所共有三名领导,王立民排首位,其他两人分别是排名第二的副所长胡滨,排名第三的纪委书记、副所长张凡。金融所网站后已删除了王立民的简历。

两对权艺结合高官夫妇同期传出坏消息王立民夫妇曾卖力向习表忠

去年底大陆官场和文艺圈罕见共震,两对权艺结合的高官夫妇突然同期传出坏消息。

一是年仅41岁,是著名京剧演员姜亦珊去年12月5日自杀,新浪网有报导指其夫为12月3日被查的国资委干部教育培训中心副主任孟凡良,但有关姜亦珊丈夫的这个内容后来被删去。对于姜亦珊自杀事件,现在官方封锁消息,暂时无从知晓内情。

二是在几天之后的12月9日,中共国家京剧院副院长袁慧琴被陆媒证实已请辞及主动投案,表示愿意接受调查。袁慧琴的丈夫即为12月4日落马的中共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王立民。但据11日京剧院发布的院庆活动消息显示,当天袁慧琴还出席建院65周年工作部署会,并作为1月10日院庆的筹备重要人员。这是否说明袁慧琴已经因为“主动投案”并已交代清楚问题过了关?

对于一死了之的姜亦珊,因为当局封锁实在严,没有任何内幕消息。有关袁慧琴夫妻,则已经有一些内幕流传网上。网传的消息说,在丈夫王立民被抓之后,袁慧琴被中纪委抄家,搜出大量金条和几个房产证。

美媒指出,艺术家委身于权力,并遭更大的权力碾压,是中国社会极为普遍的现象。并且京剧早已沦为中共红色意识形态灌输的工具。

袁慧琴和王立民夫妇都曾有卖力向习近平表忠的举动。

袁慧琴2018年1月刚上任国家京剧院副院长不久,就根据习近平的讲话,排演了中共红色意识形态剧码《红军故事——半条被子》,这被认为是拍马屁工程,是对京剧传统的糟蹋。王立民本身则是所谓专研“习近平哲学思想”的“专家”,他曾多次在学术刊物发表有关研究习近平思想的论文,其中一篇题为“书写马克思主义哲学新篇章,论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的哲学思想”。

评论人士梁策撰文表示,袁夫王立民背景比较神秘,曾在中纪委和重庆任职,后来担任的是中共“学术科研领域”的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领导职务,这种机构过去按说是清水衙门,但是现在不同,近年这类单位也出了不少贪官,因为有许多国家财政划拨的科研课题项目经费可贪。

至于作为国家一级演员、京剧老旦,又担任民建中央常委、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传媒大学戏剧戏曲研究中心主任等职务的袁慧琴,又如何将腐败贯串其中?外界也难窥其中奥秘,但至少也会有巨额的戏曲研究经费可以挪进腰包。

文章说,那些卖力表忠、拍当权者马屁者,每当遇到政治麻烦时,以为钻进一块红色的披风就能保护自己,往往也是枉然,特别是中共的斗争政治,需要牺牲品,民间叫做报应,意即出事非偶然。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2/1522315.html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