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沉雁:从未有人令我动容过 他是第一

作者:

从未有人令我动容过,他是第一人

我是天生性格偏冷,甚至有些深冷,无论多激动人心的场面都很难让我为之动容,读书时室友都叫我“冷面狐”。

很多人会为一些人出众的善举而感动得泪眼汪汪,但我不会,这也许与我冷冷的认知有关。我认为善举是一种福分,是加持自己人格的荣耀,无论谁做了天大的善举,那也是应该的,没什么好大惊小怪。

但昨天我还是没有把控住自己,我是真的因为他而动容了,他是令我动容的第一人。

他令我动容的,不仅仅是他的善行,而是他深刻的善觉。

办平民学校和平民医院,没什么了不起,我早就有这种想法,我相信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止我和他。

但是能把医院办成“赚钱是我的耻辱,亏钱是我的荣耀”、“病人进门,医院全责”、“医生就是看病的,医生哪能操心挣钱的事儿?”。他这善觉太出乎我的意料。

他办的医院才是真正的医院,是全中国唯一称得上医院的医院,是不但治病更治人的医院。让病人安心治病,让医生安心行医,让医院回归医院。他不但负责治疗人身体上的病,他也负责治疗人精神上的病。他不但是华佗,他还是鲁迅

他这深刻的善觉是怎么产生的?

他当过兵,他好像没上过什么学,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怎么会有“医院赚钱是一种耻辱”的条件反射?这让莆田系情何以堪?这让新的经济增长点脸往哪放?这让天天带货的国士无双如何见人?这让数百万毕业于名牌医学院的白衣大夫还怎么敢说自己是医生?

我敬佩张文宏是一股清流,但也仅仅局限于敬佩,他还动容不了我。因为,他干净是应该的,洁身自好难道不是一个医生的最低德行么?张文宏有超越凡人的专业认知,也是应该的,上帝拣选了他,他还是医学博士,将专业智慧贡献于哀鸿疾苦本就是他的天职。

但他,一个纯而又纯的农民,凭什么上帝会拣选他?他凭什么不招待领导?他凭什么办学校只收学生每月100元伙食费?他凭什么限制小卖部给学生划卡每天不能超10元?他凭什么坚决不走黄道黑道只走正道?他凭什么数十亿身家出差还坐绿皮硬座?他凭什么没有自己的豪华别墅和豪华专车?他凭什么将学校医院修得比他办公楼巍峨气派?他凭什么喜欢吃玉米饼子并经常在街边小巷吃一碗地摊?凭什么?

我觉得我沉雁已经很珍惜钱了,但我出门远行还是喜欢住星级酒店、坐大飞机、乘洁净的高铁,我看见店面不整内堂不洁的饭馆都是绕道走。但当我看完南方周末长篇报道这个农民企业家之后,我双脸火辣辣的。我还经年累月写时评没完没了做道德文章,在他面前,我这可怜巴巴的道德人设实在有点挂不住了,叫我如何不动容?

他办医院,让病人安心做病人,让医生安心做医生。他办学校,让学生安心做学生,让教师安心做教师。他办企业,让员工安心做员工,让客户安心做客户。一位与这个农民企业家常年打交道的记者这样说:“孙大午,是一个让人安心的人。”

大午医院不但病人进门由医院负全责,大午医院还有免费药品随便拿的大厅。孙大午心想一般普通毛病就用不着上门诊,就将一些治疗感冒或跌打损伤的常用药放在大厅,需要者随便拿。一开始,哪里是什么拿?天天都有“需要者”去抢,几分钟就抢光了。

后来孙大午就叫人在大厅写了一张条子贴上:“请放心,这里永远有药。药都有保质期,过期就不能再用。”过了一个月后,再也没村民去抢药了。

谁说人性都是贪婪的?孙大午就用“安心”治好了村民的慌心,他用“信任”治好了村民贪婪的人性。

这么好的一个好人应该有好报吧!

但这界不只有人性,还有窑性。孙大午能治人性,但在窑性面前他是遍体鳞伤。村支书想在他企业入干股,孙大午不同意。于是,村支书就差遣自己的侄儿直接撞进孙大午家里,将孙大午打得头破血流,还打断了一根肋骨。

不过,从这件事也可看出,孙大午宁愿肋骨被打断,但他的脊梁骨在窑性面前傲然挺立。

孙大午不但挺立自己的脊梁骨,他还要保护员工的脊梁骨。看看这个视频,你就知道,为什么他的员工愿意为他拼命了。

不让任何一个员工受委屈,说明大午员工都长了一张不受欺负的脸。我们所有在职场打拼过的童鞋都知道,我们经受过的老板每天核心工作就两件:一是自断脊梁骨跪舔窑性要员,二是挖空心思让员工受委屈。所以,长期在职场的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而孙大午却专门培养一支不受委屈的员工队伍,这样的员工队伍可是对窑性队伍的巨大威胁。

把病人当病人,把医生当医生,把教师当教师,把学生当学生,把员工当员工。我是怎么也想不到,如此具有现代博爱文明思维的企业老板居然是一个叫孙大午的农民。这已经让我动容得难以自抑。

农民,就应该是农民思维才对呀,但所有人都称孙大午是农民企业家。这我就有点想不通了。企业家,这是谁都能叫的?

我前面写了一篇《如果这界有企业家,他的名字只能叫马云》,收录在我《庚子映像》文集的第157篇。我就是专门给大家普及一个常识:什么叫企业家。并且,我认为只有马云才配得上企业家三个字。我压根也没想到一个农民会与“企业家”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当我看完孙大午下面这个视频后,我彻底两眼直了,他还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企业家。

视频中孙大午说:“企业家思维大多与挣钱没有关系,他与社会的发展与未来的需求有关系。”

太神了,孙大午的企业家思维完全与我上篇所讲的“企业家与商人的区别”是如出一辙,除了表述语言不一样,灵魂几乎神似。不妨看看我是怎么讲的。

我很尊敬马云,因为他是一个企业家。但马云动容不了我,他毕竟是杭州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况且,马云还说过“996是员工的福分”,看来他也是一个让员工受委屈的主。仅凭这一点,马云这个企业家就比孙大午这个企业家降维一档。

但凡真正的企业家,不但要有企业家的思维,还要有企业家的脊梁骨。马云也不错,虽然他没被打断肋骨,但至少被窑性约谈了,说明他骨子里还是想蹦哒两下。

而孙大午这个农民,太让我吃惊了。他不但是教科书式的企业家,而且是脊梁骨最硬的企业家。孙大午所受的窑性礼遇,应该比马云更上一层楼。二进宫,三进宫,N进宫,理当是他的标配。

不想再写了,再写下去我不止是动容了,而是泪如雨下。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沉雁待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5/1523382.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