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华人参加反舞弊选举游行有感

中国人也讲人到心到。包括那些老人,虽然他们只是走走路,但真的是在为自由而战。不为以后留遗憾。而我为什么会那么惊奇?因为现在的中国社会大多数人已经没有这层思路了,明哲保身成了主导,而真的还能站出来的中国人是需要顶着多大的社会压力和家庭压力才能站出来呀。那我们的中华文化难道没有责任两字吗?不,太有了,精忠报国,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中共把我们的文化精髓活活的抹杀了。

11月14日在华盛顿DC举行的来自全美各地约五十万人参加的停止窃选(Stop the Steal)大游行和集会。(李莎/大纪元

昨天我去参加了五十万人反对舞弊选举的游行,作为一个在美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华人,作为一个不想美国被中共控制的华侨,我也想站出来表达一下对这次选举的不满,同时也想看一下美国人是怎么表达他们的心声。

去之前,虽然知道是全美游行,真的没想到美国各地都会来人,并且数量还不少。第一批遇到的竟然是从宾州来的华人,我真愣住了。我是坐地铁去的,地铁上几乎都是去支持川普的,遇到从VA最南端Virginia Beach来的,到了自由广场,不到12点,已经是人山人海,最注目的莫过于各种各样的旗帜,还有各种各样的肤色,白人,黑人,南美,中东,亚洲,欧洲来的,不少旗中就写了他们国家的名字。随机跟周边的人说话,我的心真的随之激动起来了,仅我见过交流过的就有来自:北卡,佛罗里达,俄亥俄,印的安那,夏威夷,爱荷华,田纳西,纽约,佐治亚,维州,马里兰。

这群人非常理性,他们的口号主要以反对选举舞弊为主,当然也会提到热爱川普,还有一句:Chris is King,而不是说川普是King,他们很多人都认为川普是神选的。这些人应该大多数是信神的。

原以为来的人多数是年轻人,但你走在人群中就发现,各种年龄的人都有,有跟着父母来的孩子,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也不少。

那位来自爱荷华老人的话让人深深感触到美国人对自由的深层的追求:我一点也不想来参加这种集会,但是这次我不得不来,一起来的还有几位老人家,这一趟出门对他们不是个容易的事。我们谈到美国人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大家都认同是不信神了,他说:我们小时候上学的时候,每天都得祈祷,可以现在这种仪式早就从校园移走了,还遇到一对田纳西来的老年夫妇,他们对国会都不太熟,两个人就这么来了。

有人说今天的集会可能不安全,我却遇到一位年轻的母亲推着两位不到三位的孩子,孩子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我问她怎么也来了,她毫不犹豫的说:我是在为他们而“Fight”,那一刻我真的惊呆了,我不是记者,没有任何引导,所以,她说的完全是从她心底流出来的。养过孩子的母亲我知道带着两个年幼孩子是如何的不容易,参加这种游行就更加难了。

什么是“Fight”,不就是这么走路吗?但这句简单的话一直让我在思考背后的内涵,回家后我终于想明白了,那就是责任。中国人也讲人到心到。包括那些老人,虽然他们只是走走路,但真的是在为自由而战。不为以后留遗憾。而我为什么会那么惊奇?因为现在的中国社会大多数人已经没有这层思路了,明哲保身成了主导,而真的还能站出来的中国人是需要顶着多大的社会压力和家庭压力才能站出来呀。那我们的中华文化难道没有责任两字吗?不,太有了,精忠报国,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中共把我们的文化精髓活活的抹杀了。

印的安那来的Judy跟我聊了很久,也深深的刺痛了来自神州之邦的我,她说:我跟神祈祷,我的身体愿意完全为您服务,您让我做什么,我会无条件的去做。她说她得到川普是神选的信息,四年前她就开始为川普选举奔走,夫妇俩开着车到各个地方去举办和参加支持活动。她说,她坚信川普会赢,之所以会有这些波折,是为了提醒大家要珍惜来之不易的自由,要真的信神。她夫妇在当地有幸送川普上飞机,她说川普非常平和,没有架子,并且她俩都说川普身上带的能量相当强大,非常明显。另一位年岁大的美国奶奶也跟我说:看到这个情况,我首先就是向神祈祷,请神一定要帮川普。而我们华人还有几人会这么说呢?从汉代开始汉帝就和臣子讨论了君权神授之理,而中共,根本不信神,谈不上神授,按西方的做法,它不是民选,它现在控制中国真的是非法的。但在大多数中国人心里早就不敢如是想了。如果美国继续被左媒控制下去,中国的今天就是美国的明天。这些善良的信神的美国人站出来真的是在“Fight”的,不仅是为自由,也是信神的行动体现。

这次游行的另一大发现就是大多数都是英文大纪元的读者,这一点也让我非常吃惊,一位拿着喇叭的来自俄亥俄州的中年人还着喊:End CCP,他是EET的忠实读者,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说在网上查到的,现在所谓主流媒体不报导真实消息,他得自己去寻找真实的声音,于是他找到了大纪元,就像找到了家似的。

当我告诉一位美国老人中共如何迫害中国百姓,他说:你应该到台上去说。让那些想搞社会主义的人听一听你的声音。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一点,但经过和真正美国人一起“Fight”的过程,我觉得自己终于跟传统美国人溶在一起了,我对他说:我愿意站出来说讲述中共的邪恶,和美国人一起争取自由。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7/1524066.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