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童大焕:用最简单方法判断川普拜登大选是非

作者:
不要迷信知识分子的判断力。纳粹时期,德国大多数哲学家和科学家,都主动成了希特勒的粉丝,连海德格尔都不能幸免。冷战时期,西方思想界大咖罗曼罗兰,萨特,对待能让他们自由发表观点的欧美多有尖锐的批评,对苏联却赞不绝口。五四的那批掌握话语权的知识分子,除了留学过英国的徐志摩(像今天的川普一样内心是君子,行动像流氓)等少数人,包括鲁迅等人都对北方邻国发生的那场革命及更早之前的法国大革命,无不热烈歌颂。 

【1】 

美国大选越胶着,剧情越好看;剧情越好看,信息越混乱;信息越混乱,咱们吃瓜群众越晕头转向。 

不论中美,川普支持者和拜登支持者都在指责、嘲笑、蔑视对方信谣传谣。但其实双方谁都不占有信息和智力至高点,都是在各种真真假假的混乱信息中沙里淘金大海捞针。每个人既是部分真相的传播者,也是部分谣言的传播者。 

我认为在法律作出最终裁决之前(前提是法律程序能够被启动),一些基本方法还是有用的。再说,法律认定的只是法律事实,跟真实事实之间,往往还有巨大差距。换句话说,法律也无法穷尽所有真相,世界上很多真相会永远泥牛入海无消息。所以法律能够追求的也只是“有限公正”。 

【2】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第一个判断武器:常识。 

突然出现不合常情常理常规常识的东西,就需要大胆怀疑,并且开始小心求证的艰难道路。 

11月3日一开始计票,川普一路领先,但紧接着,几个民主党州突然同时停止计票。这个就出现第一次反常了。 

一夜醒来拜登反超,并且出现奇异的“拜登曲线”。这里就出现第二次反常了。 

联想到民主党党魁佩洛西在选举前的讲话,说无论投票结果如何,拜登都会宣誓做总统,拜登在某次演讲中曾亲口说美国已建成最大的选举舞弊系统,就更令人不得不浮想联翩了。 

【3】 

怀疑要有证据,第二个思想武器出现了:数学。 

数学达人们证明了拜登的得票曲线不符合本福特定律,川普的恰恰符合该定律。不符合本福特定律,在数学上可以确定,一定是出了错的。 

【4】 

第三个思想武器,用技术对抗技术。 

11月10日,美籍印度裔科学家、MIT教授、马赛诸塞州参议员候选人、14岁就写了5万条代码,后来发明了email的牛人Shiva博士,在他的个人YouTube频道直播了他的数据分析过程,获得二十多万人次在线观看。 

他分析了计算机算法系统是如何将投给川普的选票转移给了拜登的。 

image.png

Shiva博士和他的团队采用密西根州的选票结果作为数据来源。密西根州有八十多个县,Shiva博士的团队分析了四个最大的县,其中Oakland、Macomb、Kent这三个县的选票结果呈现出非正常的散点分布,有明显的软件修改痕迹。并且对共和党支持率越高的选区,被软件篡改的比例越高。 

在发布了他们对计票软件作弊的分析结果后,Shvia11日向川普总统和拜登发出公开挑战:

总统先生@realDonaldTrump

&Biden先生@JoeBiden

我们在密歇根州的分析表明,计算机很可能用算法转移了69,000张票。我们愿意与您的代表一起对我们的结果进行严格且透明的审查。你们对此开放吗? 

【5】 

第四个思想武器:反向思考。 

若说网络上沸沸扬扬关于拜登的民主党造假的信息、关于川普一方抓到“实锤”的消息都是谣言,那为什么川普和共和党这里,却没有相似的负面消息? 

image.png

要知道,在长达四年与主流媒体对抗中,川普已经很难在主流媒体中有什么朋友,若有什么负面消息,他们还不掘地三尺?! 

【6】 

第五个思想武器:相信个体重于相信团体。 

原因很简单:团体内部总是鱼龙混杂,而个体、尤其是在专业领域建立了长期公信力、影响力的个体,在信息混杂的时候,这些个体的言论更值得重视。 

因为,如果他们这些个体说谎,个人所要承担的未来成本和代价,比团体需要承担的代价更大(对个人而言)。 

所以,在事关重大争议问题上,我更关注川普律师等相对独立的人发出的信息。比如专门为总统选举加入的、以维护个人名誉权利著称的林伍德大律师,川普的私人律师、令黑帮丧胆的朱利安尼等。 

无直接利害关系的第三方信息,尤其可靠。 

敢于冒险而发声的信息,更加值得重视。

【7】 

第六个思想武器:不迷信,不盲从。不搞学府崇拜和媒体崇拜,一看到哈佛耶鲁CNN纽时就下跪。 

有人嘲笑为什么不信CNN等主流媒体,而相信“小道消息”? 

要知道美国主流媒体和知识群体早已全面左倾化。他们在历史上对捍卫言论自由、揭露腐败、监督权力方面的确居功至伟,但数十年来,所有调查显示新闻界已为左派把持,早已丧失了“理性,中立,客观”的新闻准则,反向成为言论自由的杀手。一边倒选边民主党,仅7%的记者认同共和党,2016年大选96%的记者捐款给了希拉里谷歌、FACEBOOK等新闻平台,也频频屏蔽不利于民主党的信息。 

知识界亦然。这两个领域已空前堕落,成为本次选举灾难的罪恶之源。 

不要迷信知识分子的判断力。纳粹时期,德国大多数哲学家和科学家,都主动成了希特勒的粉丝,连海德格尔都不能幸免。冷战时期,西方思想界大咖罗曼罗兰,萨特,对待能让他们自由发表观点的欧美多有尖锐的批评,对苏联却赞不绝口。五四的那批掌握话语权的知识分子,除了留学过英国徐志摩(像今天的川普一样内心是君子,行动像流氓)等少数人,包括鲁迅等人都对北方邻国发生的那场革命及更早之前的法国大革命,无不热烈歌颂。 

姑且不论美国主流媒体多年来的全面左倾化,姑且不论美国主流媒体多年来与川普全面交恶的事实,就说最近,大选之后,美国主流媒体就或传播或制造了很多谣言,发出了很多事关重大的假消息: 

11月7日,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其他主流媒体意图先声夺人,发布拜登胜选的信息后,被川普和共和党人打脸称选举结果不由媒体决定。随即,CNN于当地时间11月8日援引所谓消息人士爆料称,美国现任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已建议川普接受选举失败的结果。 

然而,同一天,梅拉尼娅发推表示:“美国人应有公正的选举。每一张合法选票都该被计算在内,而不是那些非法的选票。要完全透明来保护我们的民主。” 

早些时候,CNN援引两名消息人士的说法称,川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正就“承认败选”一事与川普进行接洽。然而与此同时,川普的长子小川普及及二儿子埃里克·川普敦促盟友继续施压,并敦促共和党人和支持者公开否认选举结果。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童大焕/经纬西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7/1524209.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