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TVB男星去世:我对不起梅小惠 想谢谢古天乐

作者:

有些时候,很爱的人,却不一定能够相守到白头。

人生有很多岔路,一步行差踏错,往往就是与爱人的擦肩而过。

你也有爱而不得,没来得及说一句对不起,我爱你的人吗?

如果有,那么你一定懂曾伟权的一生不娶……

只是他的遗憾,将变为永恒了。

11月14日,香港著名老戏骨曾伟权因病去世,终年58岁。

他的名字,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已经陌生了。

但是对于看着港剧长大的一代人来说,他曾是亚视的当红小生,也曾是TVB的金牌绿叶。

1986年,曾伟权饰演了港版《白发魔女传》中的男主角卓一航。

《寻秦记》里的信陵君。

他有过辉煌也有过低谷,但患上肺癌,人生到了最后,他孑然一身,只有两件事牵挂——

一是,他将遗产交托给了古天乐,希望古天乐可以替他多关照流浪动物,这是他一直在做的事,现在他做不了了……

二是,他对前女友梅小惠心存愧疚:“感情虽无对错,但我到底蹉跎了她的岁月。”

那句对不起到底没有说出……

他一生未娶,她一生未嫁,如果那一年他更懂得珍惜,是否会有不同结局?

曾伟权是梅小惠的初恋。

曾伟权21岁那年,他加入了亚视的前身——丽的电视,并在最后一期丽的电视艺员训练班毕业,随后踏入演艺圈。

那时梅小惠16岁,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学生,被家人保护的很好。

前途未卜的两人,未知将来会有一段铭记终身的相遇。

1985年,正在演了5年配角后,曾伟权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部担当男主的剧集《白发魔女传》。

当年亚视式微,老艺人纷纷离巢,曾伟权迎来事业的高光时期。

此时,梅小惠也通过健美小姐比赛进入了演艺圈。

曾伟权对这个笑容灿烂的女孩,一见钟情。

1985年,电视剧《满堂红》即将开机,曾伟权得知,自己的搭档正是梅小惠。

于是,梅小惠见到的曾伟权,风度翩翩,年轻英俊,喜欢她。

戏拍完,两个人也毫不避讳地公布了情侣关系。

那是梅小惠的初恋,第一个爱的人,她以为爱情就是一生一世,一起笑一起哭。

他和她也确实这样相爱着。

梅小惠被安排扮丑搞笑,爱漂亮的小姑娘放不开,曾伟权在一边鼓励她。

乐观爱笑,一张喜气圆脸的梅小惠,也因此多次搭档周星驰

梅小惠的事业不愁,曾伟权却渐渐在亚视机会越来越少,于是他下定决心转投TVB。

但在亚视已经是当红小生的他,却在TVB受到冷遇。

事业的低谷,梅小惠陪着曾伟权熬。

即使没有大富大贵,即使他不再是初遇时谈理想谈抱负一腔热诚的少年人,曾伟权依旧是梅小惠想携手走下去的人。

从20岁爱上他,13年里,他们有太多回忆。

第一次牵手,第一次亲吻,第一次旅行,第一次畅想未来,梅小惠第一次想做妻子、做妈妈……

“我们结婚吧。”

“我想先以事业为重。”

没人知道这段对话在他们13年的爱情长跑里发生多少次。

梅小惠的期待几次落空,即使单纯如她,她在这份感情中没有了安全感

她跑去找算命大师,大师告诉她:

“你会有一段童话式的婚姻,还会生双胞胎!”

梅小惠安慰自己,再等等,等他事业有起色,等他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梅小惠想,如果此生披上嫁衣,他身旁的人一定是曾伟权。

她第一次恋爱的人,也会是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

她甚至从未想过另一个结局。

直到报纸上的一则新闻:曾伟权劈腿叶丽仪。

梅小惠不相信,也不敢相信。

第二天,媒体一早就拿着绯闻找到了她,梅小惠很自然地帮男友澄清:

“只是朋友,你们不要乱写,叶丽仪是我们共同的朋友。”

可是,现实总是残忍的。

心中有愧的曾伟权对梅小惠坦承了一切。梅小惠没有挽回,曾伟权没有辩白,13年之后,他们分手告终,

那一年,他们都还正当年。明明那么相爱过,却无法相守。她喜欢的是细水长流煮红豆,他想要的是声色犬马走天涯。

曾伟权去以为激情是爱情,转身投入叶丽仪的怀抱。

被闺蜜和男友背叛,梅小惠一蹶不振,刚分手时会失眠,会突然没办法一个人待着,每天情绪低落,把自己关在家里。

为了重新振作起来,她试图把曾伟权从她人生中剔除掉。

但是13年的相濡以沫,遗忘谈何容易,她只能转行退出娱乐圈,不再接触和他有关的人和事。

而曾伟权放弃了13年的相守追求的爱情,却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激情过后,他或许终于发现那不是爱。

只是成年人都知道,破镜难以重圆。

“还有没有可能?”有人曾问过梅小惠。

梅小惠的回答很决绝:“玻璃杯都破碎了,你把它重新粘合起来扮没事,继续用,就算它还能装水,但始终有裂痕。我接受不了。”

往后的20年里,他们再也没有联系,也从未见过面。

只是很默契,他未娶,她未嫁。

梅小惠依旧笑容灿烂,曾伟权却没有了当初的年少风流,他形单影只,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做公益。

曾伟权和梅小惠都喜欢动物,两人曾计划一起养一只狗。

只是后来未能成行。

曾伟权独自生活后,自己收养了一只流浪狗阿B。一人一狗,相依为命。

后来阿B走了,曾伟权头发白了,再回首20年已过,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说自己喜欢狗,因为“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它们会完全把心交给你。”

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起,曾经也有一个女孩,完全把心交给他。

2019年,他被查出患有肺癌。

或许是感觉到生命的易逝,20年闭口不谈梅小惠之后,他首次坦承:“是我辜负了她。”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单身了20年的梅小惠在2019年恋爱了。

迟来的道歉,什么都无法挽回。

此时曾伟权已经缠绵病榻,梅小惠说,希望他平安。

直到曾伟权离世。很多人电话、短信告诉梅小惠:曾伟权离开了。

“他是个好人,在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人,我会去见他最后一面。”

梅小惠爱了半生的人,离开了,她也放下了。

想起张爱玲说:我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然而,制造更多遗憾的,却偏偏是爱情。

当年站在岔路口的曾伟权做了一个选择,造成了两个人一生的遗憾。

爱情这回事,有时候错了一步,就走岔了一辈子。

不知曾伟权是否曾在回首往事时懊悔:

如果那一年,他给梅小惠梦寐以求的婚礼,

他们会一起养一只狗,会有可爱的孩子;

会像每一次一起去旅行一样开心大笑,会将孤独的20年变成美好的回忆。

可惜,没有如果了。

一路走好,这次没有再见,而是永别。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视觉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8/1524229.html

娱乐评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