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红州蓝州感染数说话 什么决定了疫情与选情

—信神或反神 决定了疫情与选情

作者:

副总统彭斯说未来日子里,“如果我们信靠和坚守神的意志,就将看到能让我们走出这段困境的道路。”上图仅为示意。(Bill Ingalls/NASA via Getty Images)

二零二零年全世界最瞩目的两件大事,无疑是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COVID-19)与美国总统大选。前者肇因新型冠状病毒,自去年十二月底爆发后,疫情迅速蔓延全球200多个国家,目前已有5500多万人感染,133万多人死亡;后者虽于本月三日落幕,已过了两星期,赢家依然悬而未决。

近一年来,单独探讨“疫情”或分析“选情”的报导、评论等,文章浩如烟海;但将疫情与选情两者相提并论,进一步阐述其间关联性者,则属凤毛麟角;明慧网近日刊登一篇文章《新冠病毒死亡率:红州仅为蓝州的一半》(以下简称专文),瞬间让身为医生的笔者眼睛为之一亮。

专文将美国大选选情的现有数据与新冠病毒死亡案例数的数据放在一起分析,发现从今年五月一日到十一月十一日,虽然疫苗还未发布,但疫情一直持续和明显下降。同时,发现红州(被认为川普获胜)的病毒死亡率1.46%(染疫数除以死亡数)仅为蓝州2.91%(被认为拜登获胜)的一半。

到目前为止,因为选举舞弊现象的揭露,还有六个州在重新计票、要求重新计票或进行法律诉讼,所以该六个州不包括在统计数据之内,包括亚利桑那州(AZ)、佐治亚州(GA)、密西根州(MI)、内华达州(NV)、宾夕法尼亚州(PA)与威斯康星州(WI),亦即专文采样只包括25个红州与20个蓝州。

一般读者或许有这样的疑问:蓝州平均死亡率高并不代表所有州都高,同样红州低也不表示所有州都低。假若某个蓝州的死亡率很高,可能把平均数也拉高。那么排除最高和最低死亡率,然后求其它所有州的平均死亡率为2.06%。20个蓝州里面,有12个(60%)高于此平均数,占一半以上;而25个红州里面,只有5个(20%)高出平均数。这充分说明了红州的死亡率低于蓝州是一个普遍现象,而非个体案例。

医学界都知道新冠病毒感染的死亡病例中,不乏老人和并发症患者,不同的人口结构也许会导致不同死亡率。那么,是否由于人口结构的差异导致了红蓝州死亡率的差异?举例而言,爱荷华州(IA)和新泽西州(NJ)分别是红州和蓝州,在65岁以上人口分别是IA为17.4%和NY为16.5%,而爱荷华州的死亡率为1.1%,远低于新泽西州的6.3%。也就是说,人口组成的因素也可以排除在外。

专文显示,虽然红州的感染数要远高于蓝州的感染数,(由多种因素导致,包括红州人口基数大)但是其死亡总数却低于蓝州。病毒的杀伤力为什么在红蓝州之间,出现了明显的差别呢?难道新冠病毒能识别政治倾向?

明慧网三月二十七日报导,网络上传出一份中共某单位内部统计的二月份死亡名单,显示该单位感染新冠病毒的死者当中,中共党员的比例竟高达88%。死者的年龄分布,50岁以下的中青年占总人数的将近一半(其中30-49岁的占了39.7%),并非中共官方报导的老年人居多。由此观之,新冠病毒似乎并不特别针对人的年龄,而是瞄准与中共关系紧密者。

无独有偶,另一份在网络广泛流传的死亡名单显示,死于新冠病毒的300多人当中,党员有200多人,也是占了大多数。如果再考虑每100个中国人中大约只有6至7个党员,党员和群众的基数严重不对等,更明显看出:新冠病毒具有超强的定向,能锁定共产党员。

若从死亡数据的统计与分析归纳发现,武汉肺炎向世界扩散的路径,总是依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攀沿。在这场瘟疫中染疾或不幸丧生的个人,很多是共产党员;而疫情最严重的几个国家,过去数年明显都是亲共者,没有例外,凸显瘟疫有眼,新冠病毒的目标性极强,瞄准的不是人的免疫力,而是各国与中共的关系,以及个人与中共的关系。

专文作者认为,红蓝州本身代表的是政党倾向,但这次美国大选却超越了政治所涵盖的范围。明慧网《原则和基点一定要明白和清醒》一文指明,“这次美国大选是正邪大战,是神魔之争。川普是神选之人,要回归传统,要解体中共;而另一方是要破坏传统,要在美国甚至全球搞中共的社会主义那一套。”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新冠病毒死亡率与这次大选之间的关联性。

简而言之,红州(被认为川普获胜)象征提倡传统的道德观与信神理念,蓝州(被认为拜登获胜)代表着不信神佛的共产邪灵。红州选民投给了秉承上天之使命者,因此新冠病毒死亡率低;蓝州选民的抉择,违逆了美国信神的立国之基,因此新冠病毒死亡率高。表面上是红蓝两个政党竞逐大位,争锋似在人间,实际较量却在天上,由众神裁夺。

所以专文通过数据分析所显示的,并非红蓝州本身导致的不同结果,而是因为该州人的选择不同而导致的不同结果,所以选民身在红州或蓝州并不重要。当然,大选前早已有染疫死亡的了,所以专文探讨的并不是大选与瘟疫的直接关系,而是通过此差别现象看到了隐身在后的本质,如此鲜明的对比已经忠实呈现在数据中。

既然新冠病毒如同长了眼睛,瞄准中共党员和与中共契合者而来,那么要想不被该病毒选中,首先就得与中共脱离联系。虽然多数的美国人并未加入少先队、共青团或共产党,但总统大选的投票行为,已经表明了你是认同或唾弃共产党,那一瞬间决定了生命要拥抱红魔或远离罪恶(包括瘟疫)。

中外历史上,许多王朝的末后,都伴随着天灾瘟疫。既然新冠病毒明显冲着中共而来,近墨者黑,任何和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或个人,都可能成为病毒选择性感染的目标。现实情况正如一盏指路明灯,揭示了趋吉避凶、缓解瘟疫的康庄大道:认清世纪浩劫的祸源,拒绝中共,就能远离灾厄、不受瘟疫侵害。

明确选择“拒绝中共”的台湾,印证了上述观点,堪称最佳实例,值得人们深思与借鉴。

台湾抗疫有成,有效阻绝了新冠病毒,博得举世赞誉:自四月十三日以来,已连续二百多天保持“本土零感染”的傲人记录。《美国之音》报导,这项超然不凡的成就,令全世界羡慕不已。澳洲国立大学医学院传染病学教授柯里诺(Peter Collignon)说:“台湾是迄今为止,唯一能够消除COVID-19社区传播的国家。这可能是世界范围内最好的成绩,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武汉肺炎肆虐近一年以来,世人已经越来越看清:中共是魔鬼,更是全人类的公敌。很多中国人的亲身经历验证了:只要退出中共相关组织,收回“卖身契”,就能逢凶化吉。平安走过劫难是世人的共同心愿,各国民众(包括美国人)能否得到苍天护佑而免于瘟疫灾难,只系于信仰神或背离神的关键一念。这场历史大戏已经进入枢纽时刻,每个人的命运与结局,端看自己慎思明辨的选择。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799.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